宏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云鬟酥腰 > 第61章
最快更新云鬟酥腰 !

    第61章

     离皇帝和太子遇刺一事已经过去了许久,大理寺那边终于出了消息。不是众人所猜的柳贵妃,御林军把舒妃拿下了。

     皇帝身体肉眼可见的衰败,已经许久未临幸后宫。舒妃底下只有一个公主,她还年轻,不甘于此,与四皇子母妃勾结,意图谋夺太子之位,陷害柳贵妃与二皇子,一箭双雕。

     只可惜太子活得好好的,二皇子也只是被禁了足。

     柳贵妃先前才自请一个月禁足,没过多久宫门又重新锁上,现在才再次下钥。但二皇子的禁足还没解,谁也看不出皇帝这是什么意思。

     庄怀菁听到这件事的时候松了口气,虽说皇帝还没撤回旨意,但二皇子应当不会有什么大的罪罚,她到底不想连累他。

     婚期越来越近,还有五六天,相府上下忙得不可开交,不是在安排官员坐的位置,就是在摆放屋中的摆设,庄丞相不能说话,但他往原地一站,小厮和丫鬟连休息都不太敢。

     庄鸿轩后知后觉知道嫁人是什么意思,哭闹了起来,抱着庄怀菁不愿让她嫁。

     庄夫人训了他一顿,说这话以后不能说,要不然掉脑袋,他才抹着眼泪抽泣不说话。

     庄怀菁哄他小半天,笑道:“我以后常回来看看,离得又不远。”

     庄鸿轩依旧呜呜哭个不停,庄怀菁好笑不已。

     深秋渐渐转凉,落在地上的树叶微微发黄,庄怀菁回屋时,归筑在帮她整理用得少的东西,等日后再看要不要拿去东宫。

     庄怀菁在红木圆桌上看见太子先前给的玉佩,装在盒子里,她那时忘了还回去。桌上还有庄夫人上次给她带的平安符,从秋赏回来后,她怕掉了,就没带过。

     她拿起庄丞相以前给她的玉盒,打量了会儿,让归筑帮她收好。庄怀菁不知道里面装着什么东西,她没有钥匙,这盒子看着宝贵,她也不想弄坏了。

     泉云掀开帘子,手里有个檀色托盘,上面放盘水晶糕。庄怀菁前天在庄夫人那里吃了块,觉得合胃口,这几天便都让丫鬟备着。

     “这点心这么甜,奴婢还以为小姐不喜欢,”泉云把这盘水晶糕放在罗汉床小几上,“夫人都觉着甜不想吃,但相爷爱吃,一直摆着。”

     庄怀菁撩袖轻捏一块,放进口中。她小时候吃过一块,当初只记得甜腻极了,喝了好多水,前几日闻着香,吃了一次,竟也觉得还好,合她胃口。

     她道:“父亲爱吃这东西,我小时候觉得甜过头,一直理解不了,没想到过了十多年,突然就觉着好吃了。”

     一块解不了馋,庄怀菁又抬手拿了块,软甜可口,她也只吃了两块便摆手让泉云拿下去,这东西好吃,但不能吃太多。

     她素来克制惯了。

     “小姐要是真馋了,再吃几块也不妨事的。”

     归筑回头道:“您好歹是相爷的女儿,总有些随他。”

     庄怀菁倒了杯茶水,轻抿几口后才道:“轩儿也是随父亲,爱吃甜的,但他年纪小,不敢让他吃太多。”

     门外的丫鬟小跑进来,说有人送了贺礼,庄怀菁抬头看这丫鬟,她说道:“来的小厮在外面,说主人姓陶。”

     庄怀菁手一顿,是陶临风。她慢慢放下手中的茶杯,抿抿嘴,又想起父亲和他的事,她还没跟他说过自己知道。

     “磨墨备纸,让他等等,我写些东西过去。”

     庄怀菁扶着小几站起来,头微微晕,又坐了回去,泉云忙问:“小姐怎么了?”

     光亮透过窗牖的麻纸,茶杯中余下的茶还有些热气,庄怀菁的指尖微白,方才只觉眼前黑了一下,她揉了揉额头,摆手道:“无事,起得急了些。”

     “要不要让吴老大夫过来一趟,”泉云过来扶她,“还有几天就是婚期,别出了差池。”

     庄怀菁无奈道:“许是前几天晚上没睡好,休息会儿就行了,不必担心。”

     她以前也有过这种情况,那时是身子不好,大夫也只说好好休息,不要太过劳累。

     陶临风的小厮还等在外面,庄怀菁在书房中,临下笔时住了手,心觉戳穿之后,恐怕再也挽回不了,最后还是叹口气,向他致了歉。

     庄丞相说过这事不用担心,太子心中有数,她也有私心,不想让那些事影响现在,可家仇二字终究不是简简单单就能翻过页的,她不想失了陶临风这个兄长。

     庄怀菁召见了陶临风的小厮,他接过信后,抱拳离开。

     陶临风后来只回了一句安好。

     府内处处都是一片大红之色,庄丞相和庄夫人试了大婚当天要穿的衣服,依然觉着有瑕疵,又让裁缝加紧时间改了改。

     他们在这事上十分用心思,相府现在已经收了许多贺礼,庄丞相说不了话,不能同客人交谈,只能让庄夫人来。

     她的腿疾现在已经快好了,倒也不怕那天出意外。

     但庄怀菁发觉自己愈发不对劲,她开始爱吃甜的,胸口中时常有种淡淡的恶心感,又不是很严重,只有深夜醒来之时,那种感觉才会特别明显。

     有的时候,甚至有了呕吐之意。

     她心里隐隐有些慌张的猜测,又觉不可能,浴池子的那次意外太子亲手弄了出来,还让她脸直红,近来独有的一次亲近,是半个月前在藏书阁。

     那次他们都知道时间还剩不久,心照不宣,要了一时的欢愉。

     虽说也留了,但很显然没有这么快。

     又一个晚上醒来之后,庄怀菁坐在床上,靠着床栏,纤白玉手紧紧攥住衣襟,也不敢同谁说。

     她小日子一向很准,前几天就该来了。丫鬟觉得她是过于紧张,所以往后推迟,归筑甚至还担心她会在大婚那日来红,样样都事先准备齐活。

     房内挂着红绸缎,喜庆艳人,嫁衣礼袍和凤冠玉钗都放在一旁,只待后日穿上。大婚第一日东宫歇息,第二日进宫觐见,第三日归宁。

     事事都有安排,怎么会突然在此时出了意外?庄怀菁坐在床上,紧紧咬唇,有些慌乱,不知道该怎么办。

     现如今都到了这种时候,当如何才是好?

     万一她真的有了,那要不要留?如果她只是吃得不好,胃腹恶心也不是不可能。

     庄怀菁实在没想到会出这种事,明明她前段日子才喝过避子汤药,她慢慢放下手,抚住肚子,心跳异常剧烈。

     她那晚几乎没睡,以为要自己一个人撑,没成想第二天太子下午便递了封白信。庄怀菁知道他准备来一趟,心中松了口气,虽不知他是不是知道了些事,但她怕得不行。

     她现在周围都是嬷嬷丫鬟,除了晚上在闺房安睡外,根本没有一个人的时候,庄怀菁也只能等。

     那天晚上,整个相府的灯都亮着,白天有得来忙,庄怀菁便撤了守夜的丫鬟,让她们晚上好好休息。

     闺阁之中燃着淡淡的灯,窗牖打开,屋内只有庄怀菁,她一个人坐在床上,抱着被褥,望着眼前的太子,眼眶微涩,上前搂住他的腰。

     嫁入东宫后有孕,是好事;提前有了孩子,坏事一桩。

     太子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似乎只是怕庄怀菁今天晚上太紧张,所以才来陪陪她;也可能是因为他昨夜根本没睡着,今天的政务同样没处理几件,便遵从了本心。

     他坐在床榻边,幔帐遮挡住他们的身影,庄怀菁整个柔软的身子都在他怀里,有淡淡的女子香,太子手放在她后背,护着她,问道:“怎么?”

     庄怀菁穿的里衣有些乱了,她肤色白皙,琼鼻微红,美人如美玉,便是慌乱也没有瑕疵,她声音里夹杂着微淡的哭意:“我好像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