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云鬟酥腰 > 第56章
最快更新云鬟酥腰 !

    第56章

     大理寺的人查了两天之后,终于找到了一丝线索。那帮刺客刺杀失败之后,咬毒自尽,没留下一个活口,但他们用的佩剑及衣服布料却有出处。

     大理寺顺着线索往下查,居然还真查到了可疑的人,但他们晚到了一步,人早就没了性命。

     人虽没了,但购买账簿还在,上面指向的柳家,恰是柳贵妃的母家。这事尚有疑点,大理寺呈禀上去时舒妃也在,还十分惊讶,跟皇帝说姐姐不可能做这种事,皇帝看了她一眼,未置一词。

     事情到底如何至今未有真相,太子似乎也不着急,他忙于别的事。

     二皇子在出事前天调动过人,这事知道的没几个,被皇帝压了下来。

     在太子回宫之前,他到底是最受宠的,派御林军带他回来,禁足不许外出,都是为了压下那件事。

     庄怀菁回来之后,隐隐约约想了明白。虽说此事因她而起,她也希望二皇子无罪,但对于太子来说,事情好像的确有失公平。

     也难怪他当初对她说了那种话,恐怕是因为早就想明白了。

     太子现在似乎已经忘了他自己的话,那时候说的应该能是句气话,什么饶不了她,根本不像太子的性子。庄怀菁也不好说出来,免得提醒他,便假装什么都不知道。

     太子有政务要忙,庄怀菁却无事可做。大婚前一月不得外出,还剩些日子,又恰好珠宝铺要对账本,她在家中闷得无事,就去了一趟。

     庄家底下有很多间铺子,这间珠宝铺是庄夫人给她的嫁妆,赚钱不少,她以前也约过人来挑首饰。

     她离京这几日,庄夫人又陆陆续续往她的嫁妆里添了许多东西,皇宫送来的聘礼庄夫人也全部加了进去。

     归筑同庄怀菁一起出来,她的屋子出了事,要办些东西。

     庄怀菁在乡下庄子的那两个贴身丫鬟身子染病,还托人照顾着,现在回不来,庄夫人就又给挑了几个。

     铺子里的张管家是管事的,矮小胖实,脸常带笑,十分讨喜。他听说她要过来,连忙把东西都准备好,呈递给她。

     他跪下来行礼道:“大小姐,上次的事是老奴疏忽,夫人已经找过老奴。”

     从前庄夫人管得紧,张管家没敢做手脚。但庄怀菁前些日子来的时候,出过点小纰漏,张管家给解释过去了,庄怀菁那时忙着庄丞相的事,也没来得及管。

     她坐在案桌前,面前有好几本大的账本,庄怀菁抬手翻看了一本。

     “张管家起来吧,”庄怀菁低头翻书,“下次若是再犯,就不会像现在这样,简单翻过去。”

     张管家擦额头上的汗:“是是。”

     他觉得庄怀菁和庄夫人果真是对母女,强硬的时候都让人有些怕。

     “今年有座玉石矿塌了,有几件玉石制品价格便高了些,其他先收回库内,有贵人前头定了,其余用鎏金首饰摆上……”

     他小心翼翼和她说铺内情况,其中账目都对得上,庄怀菁倒没为难他。

     她抿了口茶,柔白的手合上账本,抬头让小厮带一本回去,张管家微惊,忙道:“大小姐,这些铺子内的事,怎么可以让外人看见?”

     “张管家,”庄怀菁淡声问,“你在说什么?”

     张管家忙跪下来道:“老奴失礼,大小姐恕罪。”

     这间铺子以后都是庄怀菁的,她想怎么处置,便怎么处置。

     “你若是尽心尽力,不会有难为你的人,”庄怀菁扶着桌沿站起来,“往后最好多注意些。”

     大街之上行人来来往往,商贩走卒络绎不绝,热闹非凡,庄怀菁往外看了一眼,道:“今日人多,我便不再久留,母亲给了你机会,便是认同你不会再犯错。”

     她出铺子门时,见外面这样热闹,想起归筑有东西要买,心想反正都出来了,不如去茶楼喝口茶,顺便看看这边生意。

     她记得前边不远处就有所茶楼,以前没去过。

     张管家听她要来这里,亲自送她过去,忙套近乎,和她说道:“这间茶楼看着朴素简单,里边却还算雅致,幔帐分帘,阁楼分割,以梅兰竹菊喻名,里边有雅间,小姐进梅房,刚好可以看到铺子正门。”

     看他这样,便猜得到最近生意很好,庄怀菁点头道谢。

     这间雅间分两屋,用珠帘幔帐隔开。一是小厅,中间摆红木的圆桌,有四个圆凳,靠墙边的案桌上摆有烹茶的用具,干净整洁,有一扇半支起的雕花窗牖,光亮照进屋内。

     另间用珠帘幔帐隔开,掀帘进去,才能看见里面摆两对黄花梨木桌椅,不留灰尘,有张用于休息的床榻,被褥干净。

     小厮在雅间外守着,庄怀菁在小厅坐下,归筑习惯性用帕子四处擦了擦,又进里间摸了摸被褥,讶然道:“这儿倒是干净,看着也不比旁的茶楼差,怎么从前都没听过。”

     她是丫鬟,伺候得用心,又爱干净,出来时常常会这样。

     “约摸是外边看着一般,便少有人进来,”庄怀菁纤手轻轻拿起茶壶,倒了杯茶,轻抿一口,“你说有想用的东西,给你一个时辰去买齐全,我有些累了,在这等你。”

     她还不打算回相府,等归筑回来后,庄怀菁还要去趟琴铺,她约了人,是个卖琴的老板,准备问些事。

     太子所赠的那把琴很得她喜欢,她虽是有法子养琴,但还是想问问别人。

     归筑行礼道:“多谢小姐,奴婢尽快回来。”

     庄怀菁笑道:“不着急,今日出来得早,回去也没事,我再这歇一会儿。”

     归筑犹豫了会,便道:“那奴婢再去置办几件衣服,可能会费些时间。”

     庄怀菁颔首道:“还有时间。”

     归筑回来的时候发现屋子遭了耗子,咬坏许多东西,根本用不了。

     旁的用品府上倒有,但胭脂水粉这些得自己置办,女人天性爱美,她又是庄怀菁身边的丫鬟,这些都缺不了。

     归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相府那么多间屋子,偏偏就她遭了殃。

     也不知道得罪了谁,竟然用这种法子。

     归筑打开门,轻轻迈步出去,又掩上门往外走,她要买不少东西。

     庄怀菁环顾一眼这间小厅,虽然不怎么大,但盛在干净雅致,墙上还挂了几幅字画,虽不知出于那位之手,但此人颇有造诣。

     庄怀菁放下手中的茶杯,站起身来,茶杯的茶水轻轻荡漾,波纹淡淡,碰到杯壁。

     她走了几步,停在这些字画面前,正准备凑近看几眼时,外面守着的小厮突然敲了门,朝里道:“大小姐,您约的琴师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