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云鬟酥腰 > 第54章
最快更新云鬟酥腰 !

    第54章

     庄怀菁回屋后净了手,用干帕子擦手,又让宫女把面盆架上的水倒出去,她脱了衣衫,并没有沐浴,早早便睡了。

     红木圆桌上的古琴精致古朴,柔软的纱幔放了下来,遮住里面的人,锦被微暖,没有宫女守夜,屋外漆黑一片,零星几颗,屋内只留两盏灯。

     庄怀菁柔白的手轻轻抚着嘴唇,仿佛还能感受到太子呼出的热气。

     她颤着睫毛同他小声说不能闹出痕迹,要不然她的人会怀疑,他也应了,只是搂住她的腰,让她香汗不止。如果没有死死咬住唇,她恐怕会被刺激得叫出来。

     月亮隐藏在浓重的黑云之下,没透出半点光亮,假山石处处构造都不同,精妙无比。

     结束的时候,庄怀菁浑身无力,他轻啄她的汗珠,庄怀菁头次明白什么叫耳鬓厮磨的缱绻。

     庄怀菁根本没注意到烟火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她听着太子的心跳,凉风不时从四处传来,他们运气好,没什么人经过。

     她只记得太子轻声问她:“下次,还出来吗?”

     庄怀菁额上全是汗珠,良久之后,才轻轻应了他。

     他的大手轻抚她后背,在她耳边说让她休息会,热气淡淡,让她听出少见的温柔。

     黑夜给人的感觉是不一样的,庄怀菁自诩冷静,也不得不因此乱了些阵脚。

     她甚至开始胡思乱想,太子和她做这些事,莫不是想和她培养感情?

     男女间的那种事确实很容易让她产生感觉,她再怎么身份高贵,也只是个女子,只亲近接触过太子这一个男人。

     难道他是发现了这一点?

     这、这怎么可能?又何必呢?他们已经是板上钉钉的夫妻,何苦要提前做这么多?她又不会再乱怀疑他,庄怀菁辗转反侧,有些睡不着。她想他是太子,应当完全没必要,他们之间不需要感情,或许只是单纯地因为他是男人。

     庄怀菁躲进被子里,微蜷缩住身子,没有睡意。她心中唾弃自己沉迷于这种不合礼仪的事,一方面又抑制不住地想起太子,不知道他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

     ……

     庄怀菁第二天起得迟了,归筑大清早过来看她的时候,纱幔依旧垂落置地,里边人影躺在床上,脚踏刻着光滑的云纹,掺杂几个干净的福字。

     归筑知道她最近受累了,只是悄悄掀开纱幔往里看了一眼,见她半个淡绯的脸颊藏在锦衾中,也没叫醒她,转身打开旁边的榆木灯罩,轻轻吹灭了灯,庄怀菁微微睁开了眼。

     皇帝和太子遇刺一事仍旧没有着落,事情好像是柳贵妃做的,又好像不是,庄怀菁只能肯定不是二皇子做的。

     而太子……她怕了他那天的威胁,也不敢胡乱怀疑。

     午时回程,庄怀菁与太子依旧是一趟马车,归筑搀扶她从大门出来,青石板地落着火红的红叶,被风吹动。

     庄怀菁远远便望见太子在和别的官员交谈,他脸色肃正漠然,俊朗中透着浑厚的成熟,只是一眼,便知道他和那些尚带青涩的男子不一样。

     太子往她这里瞥了淡淡的一眼,庄怀菁纤白的手指攥紧斗篷衣,乌黑长直的头发遮住耳畔透出的红润。

     回去的时候,太监拿了本书,对庄怀菁说:“太子殿下想和庄小姐继续讨论昨天的这本书。”

     归筑皱了眉,和庄怀菁对视一眼,只小声在她耳边道:“大小姐,您还没吃过东西。”

     太监在旁有些犹豫,庄怀菁对归筑摇了摇头,只低声说道:“不要得罪太子。”

     在旁人眼中,她是典雅娴静的,太子同样刚正不阿,两人因为庄丞相的事存了很大矛盾,遇刺一事或许缓和了些,皇帝便又让他们二人再处处。

     他们两人的关系确实是麻烦,不少人都在想如果当初被赐婚的人是二皇子的话,肯定会好上很多,至少关系不会僵得这么难看。

     归筑扶庄怀菁上马车,自己要上去的时候,被御林军拦了下来,说是怕刺客,若非庄怀菁让她下去看着行礼,她怕是要和人吵起来。

     庄怀菁端正跪坐在马车上的小几旁,微掀窗幔往外看了一眼。

     外面的人已经快准备完毕,午时也快到了,庄怀菁慢慢放下窗幔,打开太监方才送的那本书,吃了块小小的糕点。

     “恭请太子殿下圣安。”

     庄怀菁听见外面侍卫的声音,她抬起双眸看向马车的车门,没一会儿后,太子掀开的帘幔,高大的身体弯腰进来。

     庄怀菁用帕子擦了擦嘴,垂眸朝他请了个安。马夫从外拉住车门,帘幔遮住透过镂空车门的光亮,今天有些凉快,不闷热。

     太子坐在一旁问她:“没吃饭?”

     庄怀菁犹豫了会,点头道:“今天起得迟了,又得备着东西,便来不及吃,只吃了两块糕点垫肚子。”

     马车慢慢往前走,旁边有御林军随行保护安全,庄怀菁看见太子突然俯身过来,他的大手按住她纤细的肩膀,她的视线看着他,又微微转开头,脖颈白皙修长。

     他倒没做别的,只是解开她的斗篷衣,看她的伤口是否涂了药。庄怀菁攥紧罗裙,任他检查。

     “往后还是早起些吃饭,”程启玉和她说,“糕点不顶事。”

     庄怀菁轻轻嗯了一声后,他的大手按住她的后颈,鼻息让她的脸颊发热,庄怀菁缓缓转回头,看他英俊的脸庞,耳边能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急速而又大声,难以控制。

     马车的轱辘轴在慢慢转动,发出声响,昨天晚上子时烟火结束后,还有不少人在斗诗会,没比出谁输谁赢,倒是累得睁不开眼睛,现在躺在马车上呼呼大睡。

     她慢慢抬起柔白的双手,轻轻搂住他的脖颈,身子微微前倾,细腰上搭着太子的大手,她的宽袖顺着白皙的手腕下落了一些。

     太子总是能让她尝到接近死亡的极限是什么滋味,下一秒便又让她活在无尽的欢愉之中。

     明明他们并没有做太多事,但马车的温度却无缘无故上升了好多。庄怀菁嘴唇莹润,靠在他怀里,同昨晚很像。

     程启玉拿块糕点喂给她,她轻轻咬了一口,抬起微红的眉眼,仰头望着太子,细细咀嚼,慢慢咽了下去。

     没人知道马车中发生了什么,庄怀菁也不可能冒险做太过的事,她好歹要为庄家的名声考虑。

     秋赏的地方离京城并不是很远,用不着在外过夜,当然也不是很近,有些时辰来熬。

     庄怀菁没吃什么饭,只能吃马车上的桂花糕充饥,她不喜欢太甜的东西,寻常桂花糕的甜味太浓,她不是很喜欢,太子马车上的却刚刚好。

     但吃得太多还是容易腻,只能用马车上的茶水来解渴,太子倒也没难为她,只是说了一句:“糕点已经冷了,别多吃。你要是回府,庄夫人应当帮你做好了饭菜,回去再吃。”

     庄怀菁点了头。

     刚才太监拿过来的那本书,除了庄怀菁刚开始翻那几页之后,没再被翻开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