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云鬟酥腰 > 第42章
最快更新云鬟酥腰 !

    第42章

     秋赏之日转眼就到,庄丞相和庄夫人身体皆不好,两个都没来,庄怀菁身份有些特殊,皇帝特地允她与太子同辆车架。

     别家女子与夫婿成婚前几乎不会见面,他们二人这样算是违了常礼,但在乎的人并不多,更多的只是想看热闹。

     庄丞相从太子手中死里逃生,但庄怀菁求助于他时的拒绝也同样为真。庄家大小姐矜傲贵气,失了面子,就算嘴上一句话都不说,心中终归会有气,也不知两人会说什么。

     车架大而宽敞,到底是有皇家气派,有两个太监在里面伺候,归筑坐在一旁。庄怀菁穿着一袭淡白色罗裙,耳坠珍珠,手腕带白玉镯子,腰间有一红色的香囊。

     她前段时间向张御医要了几颗安神药,派人送去给了程常宣,想让他知道安心定神。

     程常宣说的那些话戾气太重,她可以信敦亲王那件事不是他做的,但她不想程常宣做出太过分的事。

     那是在冒险。

     庄怀菁身子坐得正直,纤白的手搭在细腿上,玉指微蜷。她抬头看了眼太子,他半屈着腿,身体靠着结实的马车壁,正在闭目养神。

     他不说话,也省了她的尴尬。

     皇帝的心思庄怀菁知道,但她和太子在一起大部分都是那般亲近,头次要这样交流,倒也实在不习惯。

     庄怀菁看着他,心里在想别的事。二皇子要对他下手,他如果没有半点准备,当真出了事,皇帝会不会连她也要责罚?

     庄怀菁不在乎嫁给谁,但也不想引起兄弟阋墙,背上狐媚的称号。

     可这要让她怎么开得了口?太子与二皇子本就不合,若是被他将计就计,害了程常宣怎么办?

     太子突然睁开眼,淡声开口问:“孤脸上有什么?”

     庄怀菁一惊,她的手撑住马车上的绒毯,心跳得厉害,她低声道:“臣女冒犯。”

     她还以为太子快要睡着了。

     太监跪坐在车门两侧,低头顺目,不敢听也不敢说,车门镂刻一字如意纹,细致精巧。这是太子和未来的太子妃,怠慢不得。

     车壁两旁的流苏随马车在微微摇晃,窗幔深蓝,遮住外面过于明亮的阳光。程启玉坐起来,修长的手指拿过釉色瓷茶杯,慢慢倒了杯茶,又推给庄怀菁。

     “喝吧。”

     庄怀菁微愣,抬头看他,不明所以。她身形曼妙,耳坠轻轻晃动,脖颈白皙精致,披在肩上的长发乌黑,只是眸中有些不解。

     “若是渴了,自己倒便行。”

     淡色的茶水在杯中微微起了波澜,庄怀菁硬着头皮端起来,红唇轻轻抿了一口。

     程启玉看着她唇上的润泽,修长的手指轻轻摩挲壶盖,又淡声开口:“前几日下了场秋雨,听说二皇子闯了庄府。”

     马车经过地上的坑洼地,摇晃几下。他的话说得突然,庄怀菁一时紧张,没拿稳手上的茶杯,茶杯摔在马车案桌上,茶水微微溅湿她的罗裙,杯子在桌上转了两圈。

     归筑连忙掏出手帕帮她擦身子的茶水,又把顺着桌面往下流的那些茶水擦掉。庄怀菁起身后退了一些,纤细的手腕突然被大手握住,太子把她拉到他身边。

     庄怀菁身子不太稳,倒在马车绒毯上,绣花鞋蹭着地,手肘不小心靠到他的腿。他双手又扶住她细腰,庄怀菁身子一僵,差点软了身子。

     程启玉大手扶她坐起来,皱眉道:“毛躁,还不快收拾干净。”

     那两个太监一个捡茶杯,一个用袖子擦掉案桌上的水渍,归筑手里的帕子都快湿透,案桌上摆的两盘糕点放到暗架。

     “多谢殿下。”

     “如果出去被人看见,”太子紧紧皱眉看着庄怀菁,“成何体统?”

     他最注重这些寻常事,刻板过头。庄怀菁忍着没说话,要不是他突然说起二皇子,她也不会手抖没拿稳。

     外面的马夫听见声音,朝里面问了一句:“殿下,发生何事?”

     暖阳和煦,凉风习习吹拂道路两边的树叶,马车门外有两个侍卫一同驾车,四匹大马高大,铁印马蹄落地,发出声响。

     后面跟着其他世家的马车,连成一长排,皇帝的在最前头。

     “无事,”程启玉抬头说,“还有多久到?”

     马夫恭敬回道:“约摸一个时辰。”

     程启玉应了一声,没再回他。

     庄怀菁有些窘迫,她抬手捏了捏微红的耳畔,坐在太子旁边,嗅见他身上淡淡的檀香味。

     上次庄怀菁一时疏忽在董赋那里中了药,太子那时用的还是龙涎香,不知道什么时候换的。

     太监把茶水都收拾干净,但绒毯上还是有些被水沾湿的痕迹,她没法坐回来,便坐在这,又不动声色往后退了一些。

     庄怀菁对太子终究有些抵触,在任何方面都是,方才他手扶她腰,只是一瞬便让她想起那些连气都要喘不出来的晚上。

     好在出了这点小乱子,太子没再问她程常宣闯相府的事。她松了口气,庄怀菁知道府上有太子的人,但庄丞相并不做表示,她也不想得罪太子。

     这一个时辰对庄怀菁来说颇为难熬,太子坐在她身边,他的视线一直看着她,她不敢有半分松懈。马车里面安安静静,似乎都能听见对方呼吸的声音。

     庄怀菁不知道太子究竟在打量她什么,他的视线并不惹人嫌恶,只是让她无处可逃,连白皙的手心都开始冒热汗。

     马车中的温度似乎热了许多,蒸得她面红耳赤,庄怀菁手背摸了摸脸,呼出口热气,她委实忍不住,抬起头,恰与他眸子相视,她开口问了他一句:“殿下想做什么?”

     他倒没有别的动静,只淡声道:“父皇让你明日同孤一起游小湖山。”

     他们此次是去一处皇家园林,名蜀沐,来自先祖帝的一句蜀中沐光。

     小湖山是一座高山,枫林最盛,离他们去的蜀沐不近,有些距离,景色虽然优美,但路途崎岖不平,山中多有山洞。能游赏的地方专门由官兵围出,其余地方少见人影。

     庄怀菁忽然想起程常宣的话,他让她少往远处走,她忽然一惊,难不成他是想在小湖山下手?

     那地方崎岖难走,如果失踪,恐怕得找上大半天,到时再出点意外,人可能都救不回来。

     她耐住心思问道:“旁人可知此事?”

     他上下看她一眼,似乎在疑惑没人和她说这件事,说道:“他在家宴上开的口,有心人如果想知道,自然有法子知道。”

     即是家宴,二皇子也肯定去了。庄怀菁踌躇了会,咬唇道:“我身子最近颇有不适,或许是吃坏了东西,应当走不得远路,殿下不如同我在园林中四处走走?”

     蜀沐园林中侍卫随处可见,想要行刺也得掂量着办。小湖山人多眼杂,不知里面人来路,万一真的出了大事,谁也顶不住。

     程启玉抬了抬眼皮,淡然说道:“孤从未去过那里,现在有机会自然要过去。你身子若是实在不好,也不必强求,孤一人去便行。”

     如果二皇子早有安排,那太子这就是去送死,庄怀菁手攥紧罗裙,对他道:“去还是能去的,只是有些走不远,陛下有了口谕,臣女自当遵循,只望殿下不要怪罪臣女体弱。”

     他没怎么在意地应声:“随你。”

     庄怀菁心想二皇子若真是为了她,那他的人见她在,应当会收敛几分。就算他是别有目的,只要多带些侍卫,不走小道,应该也不会出事。

     ……

     秋赏散心舒意,离京距离不怎么远,闲来无事,是个好去处。他们的马车停下来时,后面还有不少人没到。

     庄怀菁的手扶着车沿,她的腿有些酸,慢慢踩凳下了马车,归筑在一旁搀着。

     刚才发生小意外,太子在前,归筑没法开口冒犯,下了马车之后,才小声对庄怀菁说:“大小姐,先去换身衣裳。”

     淡白色的罗裙边上有淡淡的茶渍,一走近便看得清楚,庄怀菁点头应了声,朝马车中的太子行礼道:“臣女先行告退。”

     相府的马车还在后头,归筑让人把东西搬进屋内,等候在一旁的宫女领她们进去。

     程启玉唔了一声,他看着庄怀菁刚才坐的地方,那里有个红色香囊,他抬手捡了起来,拿在手上看了两眼,也没叫住庄怀菁。

     二皇子的马车随后也到了,他是独自一人,没让宫女太监在里面伺候。见到太子后,他没行礼,甩袖离去。

     太子身边的太监低声说:“二皇子太意气用事,成不了大事。”

     太子没有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