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灵异小说 > 黄河镇妖司 > 第900章 尘埃落定(终)
最快更新黄河镇妖司 !
    第900章 尘埃落定(终)
     我握着照片的手,因愤怒而颤抖,手臂上的青筋一根根绷了起来。
     “他在什么地方?”我一字一顿地问。
     局长说:“背叛祖国以后,获得了东瀛的庇护,改名为库俊重则,得到了一大笔钱,目前在拉斯维加斯赌城逍遥快活!”
     我点点头,将照片塞进了文件袋里面。
     吉普车在餐厅门口停下,局长问我:“决定好了吗?”
     “我没能把杨小茹他们带回来,这一次,算是我对他们的一个交代!”我扬了扬手里的文件袋,走进餐厅。
     餐厅里面,张梦瑶已经点好了美味佳肴等着我。
     “有事么?”张梦瑶问我。
     我坐了下来,将手里的文件袋放在桌子上:“有件事情必须要去处理,害死小茹他们的那个叛徒找到了!不管怎样,我要为小茹报仇!”
     张梦瑶点点头:“好!咱们什么时候举行婚礼?”
     我笑了笑:“明天就去领证吧!等我回来,再举行婚礼!”
     张梦瑶笑了笑:“可以!筹备婚礼的事情交给我吧,你放手去做你的事情,但你一定要平安回来!”
     “我会的!”我握着张梦瑶的手,轻轻说。
     三天后。
     我的身影出现在了拉斯维加斯,一家豪华赌场的门口。
     拉斯维加斯是世界四大赌场之一,跟澳门相似,博彩业是这座城市的主要经济支柱。
     拉斯维加斯赌场遍地,每个赌场里都是人头攒动,聚集着大量的游客和职业赌客。
     灯红酒绿的背后,也存在着很多跟赌博相关的罪恶,所以拉斯维加斯又叫做“罪恶之城”。
     我掏出文件袋,再次看了一眼库俊成的照片,然后用火机点燃照片,将照片扔进街边的垃圾桶。
     这个叛徒,会像这张照片一样,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我戴上墨镜,衣着光鲜的走进赌场。
     在赌场了逛了一圈,我的目光锁定了一个正在玩扑克牌的年轻人。
     这个年轻人的面前已经堆积了很多筹码,看得出来,他是一个精于计算的高手。
     我走到赌桌对面,再一次确认了这个年轻人的身份。
     虽然他戴着一顶鸭舌帽,但我犀利的目光仍然能够清楚地辨认出,这个人,就是我要找的目标人物,库俊成。
     叛我华夏者,虽远必诛!
     库俊成赢了很多筹码,高兴地将筹码换成钱,然后直接乘坐电梯,到赌场上面的酒店休息。
     在电梯门即将关闭的时候,我挤进电梯,和库俊成站在一起。
     库俊成走出电梯的时候,我也跟着走出电梯,假装从库俊成身边经过,确认了他的房间号码。
     等到库俊成走进房间以后,我又回身走到房间门口,敲响了房门。
     门口传来库俊成兴奋的声音:“哟,我点的妹子,这么快就到了啊!”
     房门刚刚露出一条缝,我伸脚卡在门口,强行挤了进去。
     库俊成看着我,面露惊异之色:“你是什么人?你跟着我做什么?”
     我关上房门,摘下墨镜,冷冷看着库俊成,从衣兜里摸出一盒还没拆封的扑克:“你赌博很厉害,我想跟你赌一把!”
     “赌什么?!”库俊成疑惑地看着我。
     “赌命!”我冷冷从牙缝里蹦出两个字。
     库俊成惊讶地张了张嘴巴,随即骂道:“有病!滚滚滚,滚出去,哪里来的神经病,老子没兴趣和你赌!”
     “不赌也得赌!我赌的不是我一个人的命,而是第七局的几十条冤魂!”我盯着库俊成的眼睛,口吻冰冷地说。
     当库俊成听见“第七局”三个字的时候,脸色瞬间就变了。
     “我不认识你!什么第七局,你肯定认错人了!”库俊成后退一步,伸手就去抽屉里摸枪。
     库俊成刚刚摸出手枪,我顺手抄起咖啡杯里的勺子,把勺子当做刀子,按着库俊成的手背,狠狠扎了下去。
     “啊呀!”库俊成一声惨叫,勺子贯穿了他的手背,疼得他浑身发抖。
     我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直接将扑克牌拆开,丢到库俊成面前,扑克牌散落一地,我对库俊成扬了扬下巴:“抽一张!咱们赌简单一点,比大小!”
     “你……你这个疯子……”库俊成疼得五官扭曲,倒抽凉气,但还是从地上拾起一张扑克牌。
     库俊成看了一眼那张扑克牌,随即得意洋洋地笑了起来:“红桃A,哈哈哈,红桃A,我的运气一向不错,我看你怎么赢我?”
     “哦?!”我挑了挑眉头:“我的运气可能没有你好,但我相信天意!”
     我一边说,一边抽出一张扑克牌,当我将扑克牌翻过来的时候,库俊成脸上的表情瞬间僵硬了,面容就像吃了屎一样难看,再也笑不出半点声音。
     因为我手里拿的牌,是一张黑桃A。
     虽然我们都是A,但是基于“黑红樱方”的原则,黑桃A是最大的,刚好胜过红桃A,所以,我赢了。
     “我赢了!”我一脸平静地对库俊成说。
     “不——不——不——”库俊成瞪大眼睛,发出绝望的嘶吼。
     几秒钟后,房间里突然安静下来。
     我理了理衣领,走出了房间,库俊成趴在房间的地面上,一张黑桃A的扑克牌,就像刀子,割断了他的喉咙。
     我走出酒店,抬头望天,拉斯维加斯的天空是湛蓝色的,阳光有些刺眼。
     一切,尘埃落定。
     叛徒已死,小茹,还有第七局的那些兄弟们,你们终于可以安息了!
     一个月后,我和张梦瑶的婚礼顺利举行。
     我不缺钱,张梦瑶也不缺钱,但我们并没有选择在城里的高档酒店举办婚礼,而是回到了我的故乡,石磨村。
     石磨村对于我和张梦瑶来说,有着重要的意义。
     当年我们一起浪迹江湖的时候,曾在石磨村居住过一段时间,而我们的感情,也是在那段时间滋生暗长,悄然萌芽。
     所以,石磨村是我们爱开始的地方,回这里结婚,是我们共同的选择。
     婚礼那天,整个石磨村都是张灯结彩,热闹非凡。
     村里的一些亲朋好友都来了,有周村长,有老校长,还有周波他们一群玩伴;黄河九门的人也来了;以及排教的诸位掌灯全都来了,挂着红布的婚船,在黄河上排成了长队。
     锣鼓喧嚣,礼炮隆隆。
     我和张梦瑶在黄河边上拜过天地,又焚香跪拜父母。
     今天的张梦瑶格外漂亮,穿着传统的中式婚裙,盘着高高的头发,古典大气,宛如神话中走出来的仙子。
     我牵起张梦瑶的手,对着黄河喊道:“爹,娘,这是你们的儿媳妇,张梦瑶,你们看见了吗?”
     黄河潺潺,远处的黄河上,幽幽飘来那首熟悉的歌谣: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 君恨我生迟,我恨君生早。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 恨不生同时,日日与君好。
     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 我离君天涯,君隔我海角。
     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 化蝶去寻花,夜夜栖芳草。”
     【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