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灵异小说 > 一代天师 > 第797章 鬼中鬼
最快更新一代天师 !

    第797章 鬼中鬼

     “大姐,您女儿得病前去过什么地方嘛?”

     妇女道:“你是指?”

     “一些阴气比较重的地方,比如白事场,废弃的老楼,或者是是一些无人看管的寺庙等。”

     “最近这一年多了,没有出过白事。废弃老楼,寺庙,想着也不太可能,她去那种地方做什么……”妇人顿了顿道:“不过她出事之前跟几个同学去山里玩过一次,回来后不久就这样了,但她那些个同学也都没事啊。”

     “你们是哪里人?”

     “九江的,”妇人道:“也是没办法才跑这儿来的,几家大医院都看过了,也瞧不出个所以然来。真送到精神病院去,也舍不得这孩子,所以就先来这儿想试试运气。”

     查文斌又道:“大姐,还有一件事,您得说实话。您女儿之前是不是小产过?”

     “小产?”妇女一惊道:“这个我倒不知道,先生是怎么看出来的?”

     “您把您那女婿叫出来,一问便知。”

     男人出来了,妇人将他拉到一边小声低语了几句,不一会儿便就见那妇人甩起巴掌拍打那男人。男人则红着脸,一脸委屈道:“妈,真不是我有意要瞒着您,是娇娇不让我说……”

     原来这对小夫妻结婚已经有三年了,刚结婚那会儿,女的就怀孕了。可是两人以太年轻,还没准备好为由,打算继续二人世界。当时医生是建议留下的,因为这女孩的身体比较特殊,怕后面再怀恐有难度,可二人心意已决,最终还是瞒着家里把孩子给拿掉了。

     又过了两年,双方家长也一直催,身边的朋友更是都有了孩子,这两口子便也就把生娃的事情提上了日程。一晃大半年过去了,好不容易怀上了,可还没来得及给家里报喜,检查出来胎心就停了。

     做完手术不过才一周,几个同学约了娇娇出去玩,娇娇觉得身体好像也没什么大碍了,便就跟着一起去了。

     那妇人是又哭又骂的:“糊涂啊你们,娇娇不懂事,你也跟着不懂事!这小产也是月子啊,你是怎么照顾我女儿的……”

     “这事儿问题还是出在源头上,小产后的女性,身体是极虚的,阴邪之物最是容易找上门来。这样吧大姐,明天呢,我先跟你们一起回老家。”

     “回家?”男人拉过那妇人道:“妈,这个人靠不靠谱啊?万一要是个江湖骗子,会不会耽误了娇娇,我看还是明天上山吧。”

     那妇人听他这么一说,心中不免也有些犹豫,不过到底是过来人,经验还是丰富的。她又拉过查文斌小声道:“先生,这事儿,您是怎么收费的?总不能白干吧。”

     她的想法很明确,如果眼前这个先生开的价格很离谱,那就拒绝。同样,如果他开的价格很低廉,那也拒绝,因为她深信便宜没好货。在这个宗教氛比较浓厚的地区,叫得上号的先生,基本都有自己的行情,根据这一点她就能大致判断出对方的真伪。

     不成想,查文斌却道:“大姐,您放心,我不收钱。”

     “不收钱?”妇人一愣,道:“那还是算了。”

     胖子笑道:“嘿,你这人好奇怪,不收钱反倒还不乐意了。”

     妇人正了正身子道:“这年头,不收钱的才是最贵的。我也说实话,你们这么多人,何着跟我跑老家去一趟那么远,分文不取,这不现实。万一到时候,事情弄到个半上不下,你们再找个理由要求半道加价,我就成了案板上的肉,随你们整了。

     所以,我宁可要明码标价,至少心里得个放心。”

     “这个大姐,哈哈。”胖子笑道:“她这是看不起我们呐,来来来,我觉得查爷您恐怕还真得问她要个香火钱,免得人真把你当成江湖骗子了。”

     “这样吧,如果您女儿好了,您就给我做一碗面条,这样也不算是我白干了。”查文斌顿了顿又道:“我们本来就是四处旅游,遇上了也是缘分一场,我要真是骗子,您啊到时候就报警抓我。”

     一听他把话都说到这份上,再加上查文斌之前露的那两手,讲的那些话,妇人的戒备心也就慢慢放下了。就这样,双方约定次日一早就赶回九江老家。

     当天中午回到老家,男人就找来了和那日和娇娇一同出去的同学,一问这才知道他们去的那个地方叫做九龙峡,也是个典型的丹霞山谷,有山有水,不过还没开发。

     据这个同学回忆,九龙峡的山谷两侧,有不少悬棺,这也是过去当地人的丧葬风俗。那一天,他们就去过其中几个悬棺区。

     一听女儿小产后还跑到那种地方去,那妇人也是气的不打一处来。不过事情既然已经出了,现在也没办法,只能让女婿小龙带着查文斌去那九龙峡看一看。

     这九龙峡,一共有九条蜿蜒的河流在此汇集,因此得名。山是通体泛红的玄武岩,水是湛清碧绿的峡谷水,这种地方没有陆路可通,水道密布,进出靠的都是船只。风景着实是好,但人一走近,便能感觉到空气里迷茫着的那种特殊的腐烂气味。

     山崖的两侧,或凹陷处开凿,又或在山体上打孔洞插入木棍,三三俩两的总是能够看见几口棺材。据小龙说,他们这地方过去的习俗,是只有死于非命的人才葬在这里。

     “我也是听老一辈的人说的,”小龙道:“非命死的人不能进祖坟山,只能悬在外面,不过这都是以前的事儿了,现在早就火化了。我们这地方前些年也来过好几拨开发商,可不知道为什么,每一次到最后都因为这样那样的事儿不了了之。老人们都说,是地仙不让开发,怕扰了先人们的宁静,要我说也是,哪有把坟地给弄成旅游景区的。早知道娇娇他们是来这儿玩,我说什么都不会同意的。”

     看着头顶的太阳从山谷间照射下来,查文斌道:“但凡有悬棺的位置,都停一下,找个石头缝,插三根香进去。宁可多跑,不要错过,解你媳妇儿的关键是要找到那口惹事的棺材。”

     临行前,他们带了一大捆的香,这一路插过去,也着实是要好好忙活一阵子。折腾到了傍晚,总算是是差不多了,带的香也用完了,查文斌又让小龙开着船从头开始寻香。

     这香烧的情况各不相同,有的全部烧完了,有的则长短不一。查文斌要做的,就是根据这些香燃完后的状态来判断哪些位置的悬棺可能会有问题,再把这些有问题的地方做上标记。

     “这是个体力活,也是个技术活,但大体的跑不过今晚子时之前,我一定会把它给揪出来!如果我猜的没错,应该是鬼中鬼作的祟。”

     胖子道:“什么叫鬼中鬼?”

     查文斌笑笑道:“这个到时候你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