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第167章 姐妹篇《岚瞳》能力剥离·玛瑙——瞳桂(爱恨情仇篇)
最快更新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十天之后,她将打造好的正君令牌交到叠幽手上,同时昭告天下,引起轩然大波。
     “这是你设计的令牌?”叠幽修长手指轻轻划过精致的令牌,眼里有着惊艳。
     “嗯,喜欢吗。”
     “喜欢,很喜欢,正君,我从来没有想过你能给我,我一直知道皇室中人等级森严。”
     “量力而行,尽力而为,做得到便去争取就可以了。”叠幽好像情绪有些不对劲,她拉起他的手,打算去参加父亲的生日会。
     但是被他紧抱深深吻了起来……
     直到微微喘气,他才松开了她:“以后我叫你瞳,你叫我幽,可好。”
     “好。”她顺手替他理好有些凌乱的衣物,牵着他出去。
     低头的一瞬间,温柔醉人……
     生日会上。
     连其和允檀的鬼灵精怪让风然开心……
     叠幽让风然惊艳……
     其乐融融……
     瞳音陛下来。
     瞳染皇姐来。
     她去看允檀。
     刚刚虽然极力欢笑,但是她细致看得出来,他受伤了。
     在叠幽大婚那日被初晴皇女派来的人所打伤……
     她替治疗。
     她让连其好好照顾允檀,她要去寻那叫初晴的皇女,叫她付出代价。
     连其拉住了她的手,制止了她离开的步伐。
     “怎么了?”连其忽然变得这样安静,倒让她有些不习惯。
     “王爷,我和哥哥两个是巫族的双生子,天生具备控制梦境的力量,这也是在我们身边,王爷不会想起关于来羲那一段痛苦记忆的原因,但是……”
     连其忽然下了很大决心:“但是王爷有了叠幽公子后就没有再让我们侍寝了,哥哥不愿看到王爷受梦魇折磨,将自己的能力剥离己身传输到了王爷的身上,还替我承受了我那一份的痛楚,虚弱之际,被初晴皇女钻了空子,请王爷不要责怪哥哥。”
     听到连其的话语,瞳桂心中说没有一丝触动是假的,被父亲指定为她的侍郎,她完全当他们做了手下,没有过多的疼爱,不久还要眼睁睁看着她迎娶他人,自己还只能护卫,受伤之际还要参加生日会强颜欢笑……
     将从小到大伴随自己的能力剥离所受之痛,有多痛,从一向潇洒如风的连其掩饰不住的愧疚和难过便可轻易看出……
     怪不得她已经很久没有梦到来羲了……
     她必须要正视他们的身份!
     “连其,允檀他有没有喜欢的人,我会竭尽所能成全他。”
     “王爷,哥哥,他喜欢你,只喜欢你一个!”连其心中愤然,难道哥哥表现得还不够明显,还是这个女人装聋作哑!
     “……”
     说实在话,她不擅长于处理感情这些事,这样的她,很容易伤到他们。
     “你去忙吧,我来照顾他。”她越过连其,坐到了允檀的床上……
     即使身形修长,但允檀和连其都有一张正太脸,她认为他们太小,应该不懂何为感情,这是让她忽视他们感情的主要原因……
     她轻轻褪下他的衣物,为他轻柔地擦拭身子,她看见那些如同她身上的伤一般深深浅浅的伤痕……
     最触目惊心的伤痕在于他左肩上,而刚刚他还在用这左手在表演……
     她不爱允檀或者叠幽,故而晚上找谁侍寝对她来说都不是一件值得关心的事,但是他们一个个都在认真……
     虽然她已经成为另一个人的存在,但是她感情比一般人冷淡得多,这在现代时便是她的特性……
     这样的她,如何匹配这份认真?
     “王爷?”允檀醒了过来,很快发现自己被脱得只剩下亵衣亵裤,耳根微红,但很快便调整好了心态……
     “你醒了,我都知道了,你真傻。”她轻轻一叹,继续为他涂抹药膏。
     “王爷不要讨厌允檀。”允檀小嘴一瘪,现出可怜兮兮的神态来,这是他和连其经常对她用的一招,他知道她对他们稚嫩的脸没有抵抗力,每次他们用这一招,她都会心软,那时,可以看见她对他们的宠爱。
     “我不会讨厌你,允檀,我想问你一件事。”
     “王爷,你说。”允檀将她的手中的毛巾放下,轻轻蹭着她的手,神情乖顺,让她心中一动。
     “你应该知道在我身边有多危险,苍耳国,阮育国,还有我的皇姐,我一个都还没有解决,更何况我不够专一,不够认真,你当真要跟在我身边?”
     允檀挣扎着从床上起来行礼,被她制止住:“好好休息,行什么虚礼。”
     允檀狡黠一笑:“我可以将王爷的话语理解为王爷在心疼允檀吗?”
     “你该知道我的心也是肉做的。”她大方承认,倒出乎允檀所料……他耳根再次红了起来……
     王爷,已经在为了他而改变了……
     他的比任何女人都温柔的王爷……
     “王爷,你还记得主子交给你的关于我们两个的一件信物吗?”
     她想了想:“那是两块玛瑙。”
     “王爷还记得你在拿到那两块玛瑙时讲了什么吗?”
     讲了什么?
     瞳桂皱眉,她没有任何印象……
     那对她来说,实在不是什么大事,她能说她忘了吗……
     说忘了会不会显得自己太不重视他们?
     她沉默。
     允檀的神情有些幽怨,让她有些心虚……
     “其实王爷当时说了一句话,当然王爷并不是在主子面前说的,王爷说了多此一举。”允檀无奈,王爷对于其他事情都能做得非常精细,唯独对关于男人方面的事情,总是少根筋……
     瞳桂想起来了,那两块玛瑙是可以控制允檀他们的行动的,一旦捏碎,便可以要了他们的命,这是为了防止他们的背叛。
     也不能怪她父亲心狠,毕竟允檀他们两人是要和她同床共枕的,小心为妙。
     但是她当时觉得她的武功可以压制他们,外加关乎他们生命的东西她就要随身带,她经常要和人打斗,玛瑙显然是个累赘,并且如果被人抢了或者丢了,威胁她,她还要花费心力去弥补这个弱点,思及此,她便把两块玛瑙还给了他们,让他们把玛瑙上的术除去,恢复自由。
     没想到,这会让他们感念,并且萌生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