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第162章 姐妹篇《岚瞳》扎根·部署——瞳桂(爱恨情仇篇)
最快更新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瞳桂醒来,皇女。
     杀了师傅。
     她呆呆的,一男人抱哭。
     “我的桂儿……”
     他是她的父亲,风然。
     女尊国。
     她因伤情郁结攻心,很多夫侍和暗卫被惩罚。
     她的脸上很脆弱。
     他照顾了她七天七夜。
     终于七天之后,她对他笑:“谢谢。”
     她扶他休息。
     他惊讶,他女儿以前很少体贴他,只会宠爱其他美艳男子,有些娇纵。
     一个贴身侍卫,她招过来:“你叫什么名字。”
     “芈一。”
     “抬头。”
     她读取了记忆。
     原主,岚瞳桂,荒淫无度……
     她浅浅表情。
     她需要势力。
     她第一个去找被罚的暗卫,芈殇。
     一连几天守,让芈殇不解。
     暗卫与主人同存,所以她没有怀疑他,也没有用言听计从的术。
     “把我的势力告诉我。”
     她过度的平静,让他疑惑。
     她告诉他真相。
     震惊,被掩饰。
     “不要背叛,会死。”
     她说。
     她的平静,让他心中凛然。
     跪下道是。
     她交代很多事,芈殇越看越惊讶。
     他酷爱军法。
     不由欣赏。
     跪下,带着一丝敬意。
     “还有,查一下风然父亲,他的喜好。”
     接连几天,她会去陪风然。
     人说,她截然不同。
     平静很快打破。
     送去给风然的食物有毒,她亲手做的。
     她引蛇出洞,是她很喜欢的一个娇纵少爷。
     她让他变成军妓。
     “以后,我做的东西你亲自送过去。”对芈殇说。
     暗卫被这样浪费……
     她觉得这里吵,各种理由赶出去,不过没有亏待。
     还有一个是破身了,没有赶。
     还有一个是选择离开,的最爱。
     去看看破身的弥昼。
     政治婚姻,丞相之子。
     她失爱,故而发泄。
     她在他眼里没有看到厌恶。
     下人欺负。
     她帮助清理。
     各种好药送。
     没有再踏进门。
     她自己也总是一个人练武。
     每天明里暗里刺杀不断……
     芈殇看见她看着尸体皱眉:“暗卫全出来。”
     她攻击,诡异招数……
     他们勉强,震惊。
     她给训练书:“没有做到就换人。”
     芈殇唯一留下的一个。
     调来新的人。
     每天依旧腥风血雨。
     她似平常去上朝,批改奏折。
     “你最近很不同。”她的皇姐说。
     皇姐是帝,岚瞳音。
     极其宠她。
     “皇姐可以理解为一场失败的爱恋让我长大了一些。”
     “你何必纠结一个男子。”
     她没有解释。
     皇姐是真的待她。
     但是现在局势危急。
     她请命各种赈灾……
     也了解地理。
     也做生意。
     依旧刺杀不断。
     训练差不多已经五个月后。
     她的情报组织也可以了。
     自保能力有了。
     但是暗卫们一回来就被派了三分之一去风然那里,几个去护弥昼。
     其余任务极重。
     她实在不怕死,把暗卫全派去执行任务,毒蛊行刺。
     她为芈殇挡了一下,不过没事。
     芈殇跪下:“王那样做,缺乏考虑。”
     “你护我,我护你,还需要什么考虑。”
     芈殇心中一震。
     再跪,心情复杂。
     她画了图样,要打造一把剑给他。
     但是招人抢。
     她很少生气,但是让她生气的人不会好过。
     她用药速战速决。
     “小姐,我家公子有意于这把剑,请小姐开个价。”
     “不必了,我拿来送人。”她将剑手帕擦拭递给芈殇。
     “谢小姐。”芈殇暗叹精致,不由对她有了一丝探究。
     她会很多东西?
     天机阁阁主有请,芈殇让去,不能得罪。
     她去了。
     那人极冷,天机阁阁主,磐重。
     她不想高调,假称是贵人所画的图,说出名字,来羲。
     心脏剧痛……
     她脸色苍白,皱眉。
     磐重很快放离开。
     他知道她的臭名,那精妙之剑不可能出自她的手。
     只是她给了他一种奇怪感觉。
     芈殇练剑,她依旧规划。
     芈殇进来时,她已经睡在桌上。
     他不明白她为何如此拼命。
     他替她披上外衣,防止着凉。
     她还有一个二皇姐,岚瞳染。
     野心之人,无所不用其极。
     让她气血攻心,将她推向崩溃之人。
     她爱弥昼,但是因为身份悬殊,他被赐婚瞳桂,还被破身。
     这份屈辱,她会代他还!
     一夜春宵。
     府内管家。
     精明强干的人。
     “继续找机会杀了她,这是新的药,我知道你会为我办到的。”瞳染吻了吻额头。
     男子,太容易欺骗……
     ……
     ……
     她一连几天脸色苍白,即使瞳桂隐忍,芈殇还是察觉不对劲。
     “王爷心疾复发,还是不要太过牵念来羲公子。”
     “我知道。”她脸上已经冒出冷汗。
     她不是未经世事的人。
     这种感情,太深……
     她没有办法解除……
     一点也没有被拖慢效率。
     她着手准备情报组织移动到青楼。
     一个最好的青楼,忘情阁用官资收不起来。
     没查到半点资料,她的组织还太弱。
     形势太逼人。
     她亲自跟踪。
     明面身份是商人。
     终于有弱点,他的姐姐。
     去见面。
     让等很久很久。
     她依旧等。
     这脾气……
     她站起,离开。
     “反正病情耽误一刻,损失的是别人。”
     他终于出来。
     惊艳的一个男人,叠幽。
     “你会医术?”
     “一点点,但是治她没问题。”
     接下来不断的试验,施金针……
     芈殇知道昨天她受伤了……
     她用一天治疗他姐姐。
     叠幽看见她施针时的沉静。
     和调查的王爷大相径庭。
     “我要这个楼,只要一家即可。”
     她脸色苍白,提出条件。
     似看出他的疑惑。
     她解释:“我可以让她醒过来,自然可以让她永远沉睡下去。”
     这是控制着他的那个人,所做不到的……
     她几乎一无所有,只是虚张声势。
     没有人知道。
     她疲惫扶墙。
     那个来羲,太影响她……
     芈殇出现在她身旁,要为她疗伤。
     她拒绝:“去把关于来羲的资料给我。”
     大概了解。
     各种皱眉。
     心痛难忍。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坐在屋顶上,看着来羲牵着其他女人的手,还有孩子。
     公子如玉。
     她心情平静了,好像只要他在,她心就平静。
     她调虎离山。
     来羲看见她,有着惊讶。
     一国皇女,爬墙。
     她下来:“好久不见,来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