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第163章 姐妹篇《岚瞳》对手·出征——瞳桂(爱恨情仇篇)
最快更新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来羲温柔请喝茶。
     “在遥远的相思崖里,有一个仙人,仙人之徒不可动情,来羲,你可知此事。”
     “来羲知道的。”
     “在更远的苦情桥里,一个毒蛊世族,他们擅长用蛊,可制造一个真人,也可以操控,你可知。”
     “来羲,知道。”
     她拍拍衣袖告别:“我想你的时候会来看你。”
     来羲站原地,她既然知道他身边的女人不过是障眼法,为何不强求回去。
     这次的她,让他不解。
     却又一丝吸引。
     风然知道她去找来羲,所以找人伺候她。
     连其,允檀。
     自己人。
     双胞胎。
     可心灵感应。
     专治疗她的心疾。
     “你们除了暖床还会什么。”
     “王想玩的,连其,允檀都会做到。”异口同声。
     她浅浅一笑。
     既然是侍卫,她还是把派出去各种各样地执行任务。
     去青楼候着。
     于是她留恋花楼。
     他们和她说的话大多公事。
     她知道有汇报给父亲。
     同样试探功夫,稍微差了芈殇一些,但是两个人应该差不多。
     她每天玩他们,训练他们。
     他们被累成狗……
     看着她离开。
     “哥,我觉得王爷变了很多。”连其擦汗。
     “是啊,主子可能多虑了。”
     这样的女人,怎么可能会吃亏。
     岚瞳染邀请。
     介绍来羲给她。
     她介绍连其和允檀。
     互相恭喜。
     她看来羲,陌生平静眼神。
     有了连其和允檀,她已经不需要来羲。
     宴席刺客。
     很多冲向她的。
     有太多波势力。
     叠幽也有人要杀。
     但是一向柔弱的伪装不能动武。
     他靠近瞳桂,她的剑架在他脖子上:“王爷,救救妾身。”
     她将他拉过来,继续奋战。
     他站在那里,莫名一丝安全感。
     “很多是死士,不要去碰他们。”她揽他腰让躲剑。
     她挑眉,他肯定是故意不早说的。
     她的衣服有被溅的烟雾。
     终于解决。
     但是尸体全部爆炸……
     她没有再让沾染半分。
     叠幽探究眼神,她的武功,深不可测。
     “皇妹,受惊吓了。”
     “无碍,皇姐保重身体。”
     惨烈一战,她的手臂被腐蚀了一些。
     但是面不改色。
     叠幽心里一丝赞赏。
     叠幽昏迷,她扶,将他还给他的侍卫。
     突如其来的男尊国战争。
     领帅之人,爵又。
     帝王。
     岚瞳国节节败退……
     弥昼竟然是别国的丞相。
     虎落平阳被犬欺。
     他的王为出气。
     她去看弥昼。
     竹一般的人物。
     她皱眉,不知从何说起。
     “我想补偿你,你可以给我一个机会吗。”
     “放我走。”他表情有着冷,来这里是他大意。
     “好,还有吗。”
     “没有。”
     “真的没有?”她皱眉。
     “没有。”
     她心中一叹,他极自尊的,要条件也是踏平岚瞳国之际。
     “我知道丞相大人不想看到战争,不然苍耳国爵又陛下不会时隔两年才来,故而瞳桂想到了一个私了的办法,可否听一听。”
     “你说。”瞳桂对这样理智男人还是极其有好感的。
     “丞相大人无欲无求,却雅致过人,故而瞳桂想以文才和丞相大人相较一番,若是输,瞳桂自愿成为苍耳国人质,若是赢,请丞相大人有大量,切莫挑起战争,我必倾力补偿。”
     弥昼脸上依旧没有表情。
     她静静站等考虑。
     无欲无求,缺的是一个对手。
     但愿他有文人的傲气。
     “我,不过是王出战的幌子。”
     她点头,像早已猜到。
     “丞相大人尽力而为即可,战场之上,我会守护好我的国家,我在意的,是丞相大人的心结。”
     “你是谁。”她和凌辱他的那个人,相差太多。
     “我是死过一次的瞳桂。”她不打算告诉事实,也不打算隐瞒,答案模棱两可。
     他以战场做譬喻,和她战一场。
     她有条不紊地给出解法。
     一天下来
     他终败。
     他心里有着震惊,面上不露。
     “这岚瞳国的皇位不是你在坐,不得不说是一种损失。”
     她浅笑:“战场风云变幻,人心叵测,这些不过是瞳桂粗鄙之见。”
     她将孙子兵法给他。
     她看见他眼里的波澜。
     “丞相大人,岚瞳国并不太平,故而瞳桂斗胆请你随我至偏道离开。”
     闻着竹林总是有的血迹浓味,他知道她说的不假:“好。”
     已经放出消息,送走,她站很久,他没有回头。
     皇上皱眉,人质没有了,但是没有责怪她,只是询问原因。
     她请命出征。
     先斩后奏,风然哭的很惨。
     她替擦眼泪:“父君,桂儿已经长大,要承担自己做错事的责任,更何况,身为皇女,这是义务。”
     风然微愣。
     终究同意。
     她早已以来羲名义合谋磐重,造武器。
     三年时间,已经够了。
     男人给留在家里,但是她看阵法图累了后,睡着竟然床上有人。
     她手有匕首:“什么人。”
     是连其和允檀。
     很快又有人。
     连其他们躲起来。
     磐重来,他有疑问要问。
     三年他才查到武器图是她画的。
     又有人。
     叠幽来。
     这女人一直行踪不定,一躲就是三年,三年后一见她就要出征,简直,嫌命长。
     正想说话,躲起来,来羲来。
     来羲被磐重追问,看了那些图后也对瞳桂有着好奇。
     大家都出来。
     她有些不解:“你们来做什么。”
     她一个个回答:“现在,回去吧,这里不是你们应该来的地方。”
     “难道你不知道岚瞳国现在已经是强弩之末吗?”叠幽发问。
     “我会打好这场仗的。”
     她挑眉,他们留了下来。
     “我看你怎么打。”叠幽眼里有着不屑。
     有武将进来:“你们是什么人,离王爷远点!”
     叠幽“吓”得缩到她怀里:“王爷,我怕。”他看清了她太有吸引力,没有早点下手,可能来不及。
     对她有这样的想法,他觉得啼笑皆非,但是这是事实,他不排斥。
     她微微皱眉,将轻轻推开:“这些是我的朋友,有什么事吗。”
     将军汇报。
     她冷静指挥。
     将军各种惊叹。
     这场战,有胜算。
     这是他们每个人的想法。
     “你们真的要随我去?”
     去烧粮草,会自动请缨。
     感觉有古怪,但是还是下命令。
     埋伏被破。
     不折一将地烧了粮草。
     爵又勾唇,脸上阴寒。
     “这样的女人是草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