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第161章 背叛·爱和理想
最快更新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岳熵——
     岳熵已经没有了一身神力,故而皲木邀请岳熵到了骨宅,和他下了一盘棋……
     岳熵最精湛的技艺……
     骨宅之内,三天的时间得以延长……
     幻阵棋,皲木自己一力完成的发明……
     “这里是哪里。”岳熵看见烟云周围的群山……
     “未知的一个山巅。”皲木站在他的身边。
     “跟我走吧。”皲木先一步走在岳熵前面,向着山下走去……
     一路上,皲木都没有开口……
     山峰极高,山路极其曲折狭窄,一路上,岳熵擦肩各种各样的上山的人,他也没有言语……
     对于岳熵如今的凡人肉体来说,路程极其艰险,但皲木却没有理会他,只是自顾自地走着……
     岳熵只能小心行走,论体力他也不会差,但越是下山,他的心脏越有一股沉闷而又空落的感觉……
     好似永远找不到尽头处的出口……
     岳熵看向皲木,他好似完全不受影响……
     越是走下,岳熵越是感觉呼吸困难……
     一个大汉撞到了岳熵,岳熵在被不知名的气息控制,他的反应都慢了一些……
     岳熵脚步不稳,身体摇晃了一下……
     他的旁边是万丈深渊……
     一只手及时拉住了他……
     是皲木。
     岳熵站稳后,看着皲木的眼多了几分感激……
     皲木很快松开了手……
     ……
     ……
     ……
     几个时辰过去,岳熵抓住了皲木的肩制止了他继续走下去的倾向……
     他的脸色已经苍白……
     皲木转头看他,终于开口说话:“这座山峰本来是一片海,她的意识海。”
     岳熵知道,皲木所指的她是所锦。
     “聚集在这里的每一粒尘埃都是一份痛苦与孤独,无声无息地堆积成山,这些是静止着的,而你只相信你所看见的,这些她从来没有摆在你面前,你以为她不知道你一直在监视她吗!”
     皲木忽然狠狠地给了岳熵腹部一拳,岳熵一晃,皲木的手臂挡住了他的后腰,制止了岳熵摔下去的趋势……
     “她完全能够在你窥测她的心理之时向你展示假象欺骗你,不排除被你识穿的可能,但那样她的胜算便多了几分,她做不到对你狠下心来。”
     “她选择逃避,但你苛刻于她,想要她像你一样心怀天下大义,她做不到的,就像下山时,你会永远看着他人,但她却只会看着你,她弃了整个世间,只要了一个你。”
     “你背叛了她。”皲木忽然将岳熵从半山腰推了下去……
     岳熵落崖,他没有害怕,他知道皲木不会伤他性命,但愈是往下,他便愈是感受到一股强烈的苦涩,让他的心缠满愧怍……
     愈是卑微,便愈能感受卑微的苦痛……
     他曾那样高高在上地看着在低谷的她……
     心心念念的人,却无时无刻不在怀疑她……
     想到那女孩是如何将自己的种种悲痛在他的眼皮底下潜藏的,他忽然觉得一股铺天盖地的孤寂感……
     “岳熵。”
     岳熵坠落的过程,他看见所锦随他一同坠落,他接住了她……
     那一刻的温暖,他忽然有了一种想和眼前人相依为命的念头……
     沉溺虚幻也没有关系……只要能够留住眼前人……
     只要有她……他就能度过所有苦痛……
     所锦的身影渐渐消失……
     “不可以。”岳熵皱眉看着自己怀中的空荡荡……
     心中怅然若失……
     得到又失去的感觉尚且如此伤人,何况他对于所锦而言,还不止是一个男人对于一个女人的失去,而是一整个信仰的崩塌……
     要多隐忍,要多勇敢,才能在重逢之日面不改色……
     ……
     ……
     岳熵的脚终于踩到了平地……
     终是放下……
     岳熵想起所锦问他的故事接龙游戏……
     他忽然有了答案……
     他往深林处走去……
     所锦提出的问题并不在于问题本身,而是需要一个影子。
     她在找寻过去的影子……
     她一直有着一份疑惑,为何她和岳熵的故事不算美丽,却如此难以忘记……
     故而她要的从来不是他的认错,也不是快乐,更不是喜爱,而是一个信仰般的人。
     曾经带给她信仰的力量的,过去的他。
     “我现拿现用,现在一个男人囚禁了一个女人,她想逃离,奈何力量太小,请接下去她的结局。”
     “你想逃去哪里呢,你要找的人就在你的面前,我会重新为你构造一个信仰,这一次,我不为他人,只为你。”
     如果当时他的答案是这样,会不会是不同的结局……
     “你做得到吗。”一个磁性的声音响起,浇灭了他所有的幻想……
     岳熵看见了已经等在那里的皲木。
     是的,他做不到的,无论如何,他想到的都是他的众生,这在之后他依旧选择让她成为焰引背负一切时,就已经明了……
     “你知道我会来这里。”岳熵看见了深林里的一个小屋……
     所锦最简单的愿望……
     同样是岳熵向往的爱和理想……
     但是,承载着爱和理想的东西,不正是一个家吗……
     他推崇有国才有家,所以他否定她的自私;她相信有家才有国,所以她执念于雕琢他在她心中的完美,她愿意把所有的时间花在他一个人身上,甚至可以为他而死,她的所有自私是因为对他的无私……
     “你看见世间的自私自利,把改变这个世间为己任,殊不知人性弱点如此;岳熵,你和天烬他们是万中挑一的极有担当的男人,试问这世间多少人能够做到你们如此这般。她本不是和你们为同类人,你所推崇的天道也是她在深爱你的情况下用尽耐心险而又险地明白,你以为这世间有多少人会这般待你,你认为她沉溺虚幻,你凭什么认定你的天道不是虚无缥缈之物,凭什么认定人们能够理解这样的道,从而被你所拯救!”
     “够了!”岳熵推倒皲木,坐在他身上,双手拽紧他的衣领,几近崩溃的边缘……
     “她看见世间的自私自利,选择独善其身,这种封闭并不是对于世间非常有益的行为,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她没有变坏,你要做的是给这样没有变坏的人一个平台,让他们避免变坏,你所认为人们变好的标准是什么,是希望他们不自私自利,那就对他们精准到个人地好好安排,引导他们把作用发挥出来;给已经变坏的人一个监狱,让他们不至于害人的同时也能悔改,而不是把天道甩在他们头上,让他们自己去领悟后做到一个良民的模样,焰刑所带来的天道的美好可以当做信仰,天道固然好,但是没有落实到个人身上的,都是不长久的。”
     皲木的话语似针般扎在岳熵的心上,终究让他低下头来……
     ……
     ……
     ……
     ……
     ——————
     因为皲木的暗箱操作外加定情私奔,所有男人见到所锦的时候,已经是三个月之后的事,所锦明显感觉到岳熵他们整个人气质都变了许多……
     所锦看见天烬和祁烨一路呕吐,她询问时只是说着没事没事,自从皲木的教训之后,天烬对于女人,祁烨对于男人都有了阴影,见到就吐,等到他们发现只有看着所锦才不至于呕吐时,他们便把视线黏在了所锦脸上做起画来,让她汗颜……
     所锦看见裴风把各种佛法摆到她面前,一字一句翻译给她听,奈何她一句都听不懂,只能认真听教,听裴风说是有人说她喜欢佛法,所以他特意找了几百本佛法来为她讲修,她不着痕迹地询问是谁这么了解她,裴风只笑不语,所锦心里暗嚎:不要让我抓到谁如此“暗恋”我!
     所锦看见回刑卓少了几分盛气凌人,当她为允岸购买衣物时,他赶着马车出现在她面前,让她上车时,她觉得她是否应该把对于回刑卓在她心目中煞星的评价抹掉……
     “快上来,本尊等你很久了。”
     “我自己走吧。”
     回刑卓大手一拉,便拽着她的衣领将她甩上了车,冲着回刑卓的粗暴,她决定煞星的评价永久保留……
     所锦看见赋隐竟然亲手为她编织了一件过冬的暖衣,魅且半路杀出来对她莫名其妙地一阵满怀斗志地下战书,说要和她抢男人,导致她绞尽脑汁使出十八般武艺险胜魅且,最后才发现魅且不是要抢她的皲木,而是赋隐,赋隐在旁边扇着扇子,一副“我已经是你的人”的模样笑得欠揍……
     所锦看见岳熵带着小砚山和各种野营的工具,悄悄地带她去爬山露营,走了不到几里的路便蹲下背着她前行,硬是把整个山头都走遍,有着好好的帐篷不让她睡,让她睡在他腿上,她不敢压得他的腿疼,只敢僵硬着减少些力度,却把脖子扭了一下,让他心疼又好笑地为她按摩脖子,等到真正睡过去的时候,她听见了小砚山嘹亮的歌声还有岳熵的箫声……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