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第159章 英雄·吸引力
最快更新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你知道吗,很久以前,地面上没有火,人们只好吃生的东西,有一位名叫普罗米修斯的天神来到了人间,看到人类没有火的悲惨情景,决心冒着生命危险,到太阳神阿波罗那里去拿取火种。”
     “自从普罗米修斯从阿波罗那里拿取了火种,人类就开始用它烧熟食物,驱寒取暖,驱除猛兽。人们敬重普罗米修斯,但这一切被宙斯看到后,派火神把普罗米修斯押到高加索山上,双手和双脚戴着铁环,他既不能动弹,也不能睡觉,日夜遭受着风吹雨淋的痛苦。宙斯又派了一只凶恶的鹫鹰,每天用尖利的嘴巴,啄食他的肝脏,心脏长起来又被吃掉,就这样承受着没有尽头的痛苦。”皲木淡淡地讲述着一个久远的传说。
     “那是一个英雄的故事,你也是一个英雄,你应该得到他那样的荣耀,同样,应该承受他那样的苦痛,我让你削发为僧,发丝长长之后又落,周而复始,如何。”
     皲木知道对于裴风这样的人,忠孝仁义看得最重,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削发为僧视为对祖先的大不敬,这会是他的一个痛点……
     果然,皲木看见了裴风一瞬惨白的脸,也许裴风比皲木想象的还要看重他所认为的大义……
     “实属应该。”裴风轻轻一叹……
     裴风解下了自己的发,长发披散下来……
     他手中凝起法印,往头上浮去,裴风闭上眼睛……
     一道黑色的魂力消散了他的法印……
     裴风睁开眼:“这是何意。”
     “我的目的只在于让你们认清自己的错误,你的觉悟比他们高,没有必要。”
     “你最后都会帮他们恢复正常的吧。”裴风确信,眼前的这个男人对所锦的爱意超越他的任何情绪,所锦不会愿意看到他们相互残杀,他便不会是那个挥刀人。
     “你的佛法她很喜欢听,有空多给她讲讲吧。”皲木临走之前,看了一眼裴风摆在地上的木鱼……
     裴风眼里升起一丝敬然,皲木知道他的无欲无求终会想要了却红尘俗世,他确实也觉得红尘已经不需他的价值,他愿意用余生去为那位曾经对他一片真心的女子忏悔……
     但是皲木的话,不正是在告诉他,她并没有恨他,她需要他吗……
     他已然做到这个地步,皲木还在给与他从头再来的机会,让他情何以堪……
     皲木这样的男人,足够坦荡又足够细腻……
     打蛇七寸却又处事进退张驰有度,更重要的是,足够包容的胸怀……
     和皲木相比,他,差太远……
     也许这样的男人,更适合她……
     ……
     ……
     ……
     ……
     ……
     ————赋隐————
     岳熵法力尽失,祁烨天烬不知所踪,回刑卓被困剑阵,皲木带走所锦和允岸,他不会插手天道域的事,只剩下一个裴风……
     收着怨奴传来的消息,赋隐坐在王座上,沉思着,心里蠢蠢欲动……
     第一次他没有夺位成功……
     如今天道域陷入这样的落魄之内……
     他的机会……再次来到……
     他该不该……卷土重来……
     时机……时机……
     赋隐忽然觉得心里一阵疲惫……
     “王,魅且姑娘来了。”
     赋隐眉头轻皱……
     这个女人,自从他救了她一回后,她便每天必上门“拜访”对他嘘寒问暖一番……
     魅且的嘘寒问暖便是各种娇媚……那种让人头皮发麻的那种……偏偏自己还答应了卜连好好照顾她……
     更要命的是,魅且还掌握着他私密空间骨宅的钥匙信牌……
     间接掌握了他的私生活……
     ————
     “让她进来。”赋隐轻轻揉了揉太阳穴……
     不一会儿,婀娜多姿的魅且步步生姿地走进来……
     “你来做什么。”赋隐从王座上起来……
     “你真是没心没肺呢,我看见你的天命有血光之灾,特意来帮你的……”魅且走近赋隐……
     今天的魅且身上似乎有了几分致命的吸引力……
     赋隐立刻检查起自己身上,待察觉到没有中媚药时,他才微微松了一口气……
     除了对卜连的誓言,赋隐更忌惮的便是魅且的制药能力……明明不是医仙族的神,不知为何,魅且总能从各地搜罗或自己研制各种各样的古怪药物,让他吃尽苦头……
     “是吗,你说说看。”赋隐对魅且的窥测天命还是产生了兴趣……
     魅且邪魅一笑:“那可不行呢,你用什么来和我换呢……”
     果然,有备而来……
     赋隐脸上现出一丝无奈……
     “今天你想试什么药……”魅且喜欢他,故而赋隐对她在他身上的“试药”还是相对宽容的……
     “一个让你生不如死的药……”魅且拿出一袋的药液……轻轻摇晃着……
     赋隐掩下心中古怪的感觉……
     他不知今天是怎么了……
     他竟然对魅且……有些移不开眼……
     ————
     “哦,生不如死?让我生不如死?那你大可试试,是谁让谁生不如死……”赋隐忽然出手……攻向魅且……
     魅且丝毫未动……
     赋隐的手钳住了她的下巴……
     “你要杀就杀吧,反正我这条命是你救回来的……”
     赋隐手中的力度加大……
     魅且伸长舌头,轻轻吻了吻赋隐手掌窝……
     赋隐的气息在一瞬间有了一丝紊乱……
     今天的魅且,异常地……动人……
     他竟然有些喜欢她身上的气息……
     “你喜欢我,为什么不承认呢……”魅且将头轻轻贴在他的胸膛……
     “我可以很确定地告诉你,我手中的药便是春药……我这个人很奇怪,越是喜欢一个人,我便越喜欢折磨他……我想了无数的方法想着来折磨你……最后还是觉得让你爱上我,我再狠心把你甩开最好……这瓶药一定会让你生不如死……你敢和我赌一场吗……”
     魅且喜欢靠在他的胸膛上……小的时候有无数的人……巴不得能够将他的心从心腔里挖出来……
     她曾经靠在他的胸膛过,但是她没有动手……从来没有对他动过手……
     她有着最真挚的情……
     但是他对她……只有哥哥对妹妹般诚挚的感情……
     他轻轻推开了她……
     魅且的眼泪一瞬间掉下来……
     ————
     赋隐从身上拿出黑色的手帕,放在她的手中……从她身边走过:“找个好人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