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第156章 哥哥·成婚
最快更新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所锦发愣的片刻,岳熵已经将她揽入了怀里……
     与此同时,岳熵受到了极大的反噬……
     所锦的眼里恢复了一丝理智的清明……
     岳熵抓起了她的手,所锦察觉到了岳熵想要强行开启指识古语再续前缘任务救她……
     所锦咬牙摇头,坚持将手抽回,但却无法抽离:“岳熵……岳熵……你是我哥……你是……亲哥哥……”
     所锦的泪一滴一滴从脸上滚落,让人轻易能够感受到她的伤心欲绝……
     “没关系的,来世你做我哥哥,我一样可以拥有你。”骨王郁的愿望作用在了她和岳熵身上……
     “赋隐!”岳熵反应过后便是一句怒吼。
     赋隐迅速结起指识古语再续前缘任务的法印……
     焰刑阵法崩塌……
     一阵倾斜中,所锦碰到的手,是天烬……
     正应了两千年前天烬找人占的卦卜:所锦即是他的情缘之人……
     ……
     ……
     ……
     ……
     ……
     ……
     眨眼之间,岳熵所锦和天烬他们在原地消失……
     ……
     ……
     ————
     所锦醒了过来……
     她的头有些痛……
     但是她还是迅速站起来,迈开脚,意图离开……
     她看着围簇在她周围的几个男人,但奇怪的是他们被右脚绑左脚,右手绑左手两两“连”了起来……
     岳熵醒来发现自己和天烬“连”在了一起……
     祁烨和裴风“连”在了一起……
     赋隐和允岸“连”在了一起……
     “这是怎么回事。”所锦走向他们,却无法帮岳熵和赋隐分开连着的手……
     岳熵抓住了她的手……
     为她把脉……
     脉搏正常……
     “你感觉如何。”
     “我没事了。”所锦一说完,竟然倒了过去……
     一双手牢牢地接住了她……
     皲木……
     ……
     ……
     ————
     半个月后……
     一面梳妆镜前,岳熵亲力亲为地为所锦戴上各式各样的首饰……
     “你怎会对女子的打扮如此娴熟……哥……”所锦惊讶地看着岳熵为她打粉妆,画眉,更衣……挑眉问道……
     “不是皲木这个意外,和你成亲的人是我……”岳熵的眼神深邃得让所锦看不懂……
     “……”
     “滚,阿锦还有我。”天烬一手还连着岳熵的手……但挥起的另一手足以表现他的凶恶。
     这是强行启动指识古语再续前缘任务的后果……
     需要一个月后才能解除……
     “让皲木那混蛋占了便宜!不行,我要闹婚!”
     所锦当时握着承载有皲木一身魂力的古其玉,也因为所锦对他的动情,故而皲木得以重生……
     ……
     ……
     ……
     那天,十里红装,桃花红的灼伤了眼,满城落花失了颜色,她一身嫁衣如火,凤冠霞娉,周围传来鸣乐声,不远处的皲木一袭红装,嘴角上扬,望向她,单脚一踏,翻身上马,动作流畅至美,她见他已上马,一步一个脚印,缓缓上轿……
     ……
     ……
     ……
     岳熵从轿子背她下来……
     靠上他宽厚的背那一刻,她的心是从未有过的安心……
     她忽然莫名其妙地落下泪来……
     岳熵的身体一顿……
     ……
     ……
     ……
     一支力大无穷的手将所锦从岳熵背上带落入怀……
     “没想到堂堂天道主竟然背地里对我未婚妻意图不轨。”所锦头上盖着喜帕,耳边传来皲木带有怒意的质问……
     所锦感应到了周边是无尽的森林……
     天烬竟然调换了她的婚轿……
     所锦这时才明白天烬所说的“闹婚”不是说说而已……
     ……
     ……
     “皲木,从我手中抢走她吧……”天烬迅速和皲木打了起来,当然被拖着的岳熵也出了手……
     所锦对于天烬,也是百般无奈……
     “如果是来喝我和阿锦的喜酒的,随时欢迎,但是如果要捣乱,那就做好觉悟吧。”皲木甩下一句话,便迅速以魂力幻化成剑攻击起天烬……
     电光火石之间,已过百招……
     祁烨拖着裴风也加入了战局……
     皲木依旧不见下风……
     天烬欣赏皲木的一点,除了所锦,其他人六亲不认……
     并且,下手从来全力以赴,却会点到即止……
     这样的男人,挑不出一丝毛病……
     这样的人才能保护所锦……
     天烬曾发誓除非所锦看上的男人比他强,否则他绝对不会将所锦让出去!
     看来自己是该放手了……
     ……
     ……
     所锦揭下喜帕,一时失措……
     “不用担心,他们有分寸的,不会错过吉时的,看来以后都有好戏看了,我就说跟在你身边趣事多多。”赋隐在一旁好整以暇地看着皲木和天烬他们的“又一场战争。”
     “有没有考虑和我逃婚,我才是真正的骨王。”赋隐眼里有了一丝戏谑,几分认真,他用左手轻挥骨扇,却不减半分风流……
     “你还是先好好考虑如何自救吧。”允岸也不是任由他人在自己眼皮底下抢人的人,还是抢的他的娘亲……
     不可饶恕!
     赋隐用骨扇挡住一枚飞过来的飞镖……
     下一刻,几千枚飞镖同时而出,让他不敢大意……
     飞镖上还蓄满了毒……
     赋隐心头一跳……
     这孩子是谁?这杀人不眨眼的架子……
     怪不得要把他关起来……
     ……
     ……
     ……
     ……
     ……
     场面一片混乱……
     ……
     ……
     直到察觉到时间差不多了,皲木才下了重招,用无尽魂力幻化出一个剑阵困住天烬他们……
     便自顾自地抱着所锦往成婚高堂走去……
     留天烬他们面面相觑……
     却不得不说,皲木用剑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不知和已经魂灭的回刑卓一比,谁更胜一筹……
     “留步!”不得不说,这世上确实有活见鬼这种事……
     眼前拿剑向着所锦击去的人不是最坏兴致的回刑卓还能是谁……
     “阿锦!”
     “阿锦!”
     “阿锦!”
     “阿锦!”
     “娘亲!”
     众人只觉得心脏再次被拽起……
     “铿!”强劲的两股力量相撞……
     一只剑挡下了回刑卓的剑……
     皲木站在所锦面前,屹然不倒……
     回刑卓……从来……没有被接下过的剑……
     “呵,你果然不错。”回刑卓的眼中赤裸裸写着对皲木的欣赏与战意……
     几千年来终于遇到对手的兴奋……
     回刑卓是被上天宠爱有加的男人,他的“消灭”不过是进入长久的沉睡罢了……
     皲木眼中杀意波动……
     所锦拉了拉他的袖子……
     他的情绪很快控制了下来……
     “拜完堂之后我会找你。”
     回刑卓眯了眯眼,细细考虑了下才点头,第一次妥协……
     “在这之前,让他陪你好好玩吧。”皲木将手中的剑松开,剑下一刻像有了神识一般直取回刑卓的眼睛……
     皲木将所锦打横抱走。
     走着,皲木抱着所锦的力度渐渐收紧……
     “抱紧我。”皲木在所锦耳边轻语。
     “好。”所锦乖乖地抱紧了他的颈项……
     皲木满意一笑……
     “放心,他们死不了。”
     所锦看向他,好似第一次看见他这样的凶残……
     皲木浅浅地吻了吻她……
     此刻只剩下温柔……
     ……
     ……
     ……
     ……
     ……
     那之后,所锦便有了姓,为郁所锦,皲木以重为姓,岳熵以冷为姓,他们都找到了根……
     天下大和……
     ……
     大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