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第150章 来路不明的男人·祸水东引
最快更新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姐姐,那个男子除了姿色有什么好的,王好像很重视的样子……不会是王的相好吧……”妃俞愤怒地为妃妍打抱不平着……
     “来人。”妃妍眉间现出一抹狠色……
     “主人。”医仙族的长老用着人们无法听懂的语言与妃妍交流着……
     “找到这个男子,给本宫灭尸。”
     “是!”
     ……
     ……
     妃妍甩袖回宫……
     “来人。”妃俞眼里划过一丝嫉妒的恶毒。
     “主子,请下令。”医仙族的另一位长老无声出现在妃俞面前……
     “等到妃妍这个蠢女人伤了王的宝贝时,把他救过来,我一定要让王对我刮目相看!”
     “是!”
     ……
     ……
     “我要这个男子的信息。”魅且坐在古法族的埋葬着卜连的山丘上,抬头看着眼前温润如玉又暗藏杀机的男子……
     她也听说了岳熵发布天榜找寻一名男子的事情,她没有想到,先来求助她的,竟然会是他……
     裴风……
     “许久不见,我以为你是来祭拜我哥的……”魅且看着裴风手中的用来拜祭的一团簇菊花……
     裴风将菊花放在了卜连的墓碑上……跪下虔诚地祭拜……
     魅且从哥哥卜连失踪后,她便从此不再执着于使用古法窥探天命……
     毕竟古法无法助她寻到她哥哥……
     但是冲裴风这一个祭拜的举动,她便决定帮他一回……
     “我终于明白,为何那位叫所锦的女子会独独愿意与你交心了……”
     这个男子,那般清淡闲适,确实能够让人轻易卸下心防……
     “我没办法看透这名男子的来由命运,但是他与所锦的天命有着密切关系,具体的你可能要去问一下岳熵了……”
     “哦,看来他也不见得知晓呢,你们叙叙旧吧……”魅且看着远处站立着的岳熵,对他摆出一个爱莫能助的手势便从他身边离开……
     ……
     ……
     ————
     皲木了解着岳熵他们的动向,他的眉目冷冽而沉郁……
     她哭了……
     那天,几乎每一个世族都接收到了四大天道主的命令……
     命令竟然是找到一个连名字都没有的男子……
     那天,天道域人影攒动……
     不久,一系列有鼻有眼的男子现身的说法引得无数人们集聚又自相残杀……
     祸水东引……
     暗杀,幻杀,毒杀……
     天道域陷入了前所未有,周而复始的疯狂当中……
     这些所锦都不知……
     直到动静太大,所锦才逼得皲木将实情告诉了她。
     她第一次强硬地勒令他停手,不要再惹事……
     皲木解释他会借他人之手……
     “啪!”
     一声清脆的响声伴着呼呼的风声从耳旁刮过,他的脸上多了一个殷红的巴掌印……
     以骨王强大无比的力度……
     所锦,伸手甩了他,一耳光……
     他的脸上有一丝难看……
     她从他身边擦肩而去……
     他没有资格,拦下她……
     那时,任性的是她,先认错,先服软的却是他……
     ————
     皲木把她拉到后面,强硬又不失温柔。
     “你这次来的目的还是想灭口吗……”皲木的这句话直指岳熵。
     他想让她活在太阳底下……
     皲木迅速出招,在护住所锦的同时,大有压制岳熵的实力。
     积石如玉,列松如翠,两个英华发外的男子在一瞬间便已经过了十余招……
     “不要杀他……”所锦忽而开口。
     跟着皲木那么长的岁月,皲木的冷酷无情她是早已明了的,但她还是乞求出口……
     她不知道自己以什么样的资本与资格要求皲木,但皲木对她长久以来的相护,还是让她抱了一丝希望……
     皲木看了所锦一眼,迅速废了岳熵的经脉,把剑收了回来。
     “我要你签订契约,永世不得再找所锦的麻烦……”皲木忽略心中的焦躁,强势说道。
     ……
     ……
     皲木被岳熵暗算施以极刑……
     他眉头深锁,摇摇欲坠,似乎忍着巨大的痛苦。
     “你怎么了……”所锦赶忙扶住她。
     他摇头,脸色异常,似乎无法发声。
     皲木拽紧了所锦的手腕:“我们走……”
     皲木额头冒汗,提前启动了将所锦送达现代的魂术。
     “听我说……你在现代没有肉体,所以只能代替其他人活着……你会有自己的身份……好好活着……”
     那时,他轻轻推开她,舍不得弄疼她……
     皲木转身走回岳熵跪着的地方。
     以守护的姿态……
     ……
     ……
     她抱住了他……
     却无法感受着皲木的心跳……
     所锦眼里有了一丝震惊。
     即使被岳熵杀死,她也从来没有如此心痛过,这个陪伴她两千年的男人竟然早已死去……
     他的脸已经开始皲裂……
     所锦站在皲木面前……
     皲木抬头依旧把重要消息告诉她,以让她迅速了解自己未来要走的路:
     “岳熵把过去已经碎了的纽章送到了你身边,你的怨气造就了我,但我只是一团怨气,没有生命,当我醒来的时候我已经是一个男人的模样,我带走了你,不断变强守护你,我从哪里来,这一点一直让我困惑与不安……”
     “‘骨同骨,无情数’,我后来从这句话研究出来了我来自于你,自己是无法对自己产生感情的,故而你一直对我毫无感觉……”
     “在我不明白自己的来由之前,我不敢冒险,所以我从来不让你接触魂力,情愿你手无搏鸡之力,这样如果天道主追杀,他们追杀的时候才会是我,与你无关,我太贪心,想一辈子守护你,也太自大,所以我想逼迫岳熵放弃对我们的追杀,我只相信,这个世界,只有我可以把你照顾好……”
     “但是我还是败给了岳熵,他早已在两千年前下了保险一招,那段碎骨他可以任意操控,还好那段碎骨我移植到了自己的身上,我的生死早已掌握在他手中,并且我的不断变强,积累越多魂力,被制裁后释放回百姓的神力便越充盈,这是他一直没有杀了我的原因……”
     “他的使命决定他绝对不能放过我,但我也早已对他下手伤了他的性命,如此,便扯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