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第145章 罪孽·浴血之人
最快更新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当闵皑受人欺辱时,她疯狂打击那些混蛋……
     他抓住了她力大无比的手。
     “他,已经没有反抗的能力了。”
     相对而立,四目相视。
     他在她眼里看见痛心切骨的恨意。
     那时,他自知,自己罪孽深重……
     “人真的是很奇怪的生物,苛刻、严厉、坏脾气都给了亲近之人,而温柔、大方、和善却给了不过几面之缘的人。你在一个人面前是什么样子,取决于你和她的熟络程度,你表现得越真实,越说明她很重要……主人……你还要欺骗自己到什么时候……”
     他对她的情感从心中的不可控到渐渐显露,连没有感情经历的小砚山都察觉得到……
     “我说,没有什么人会在原地等你的……明白吗……你……一文不值……”
     他听见她说:“人大概,是生来不一样的。”
     她把自己写了已久的签约小说申请完结了……
     她无数的举动与话语都在昭示着,她不会再回头……
     他不知如何去同她相处,取得她的原谅,从头再来……
     他偷偷看着她孤寂的身影,只敢默默无闻地关心她……
     他变得软弱而卑微……
     他不愿贝琴筝的势力找她麻烦,他以缓兵之计假意成亲……
     他看着祁烨和天烬他们回到天道域,对欺负过她的人,一一暗中扫除……他虽然没有出手,却选择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完全不该是他会做出的行为……
     他在天道域受伤,他不想让她知道,怕她担心,怕影响到她的正常的生活……
     他身负重伤也在绞尽脑汁想着如何向她表达自己的感情……
     他变得不像自己……
     但是,她竟然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和其他男人拥抱亲密热吻……
     能够给她幸福的,可以是别的男人……
     对于他,她真的做到了放下……
     我很平凡,但我只有一个。
     所锦曾经这样描述自己。
     他花了两千年,才领悟这一点……
     他,真是,太愚蠢了……
     岳熵曾经看过所锦的小时候,那时,小小的所锦,把一件件微小得可笑的小赠品送给家人,渴望他们的夸赞与疼爱……
     但无数次她从各个角落看到自己的“礼物”被随处丢弃,那时她没有说话。
     只是默默地把各个小东西从臭沟水,杂物堆,荒草丛,门前墙角,或是父母的鞋底上抠落,捡起……
     而后,把自己仅有的重新偷回的小物品放到小水缸里“保质”,神情里有几分肃穆的深刻的令人颤栗的哀伤,茫然若失的眼睛盯着清水变浊,好似埋葬了自己的一颗颗心脏,看着它,腐烂……
     岳熵拽紧自己的心脏,那里有着痛不欲生的疼……
     原来这就是埋葬的感觉……
     ————
     他知晓了她的生命线有多短,也知晓了自己如果再度失去她的恐惧。
     他向天道规则回刑卓求助,这是他第一次低声下气。
     但是回刑卓毫不在乎的决定终于让他有了异化的思想……
     他的理智几近疯狂,他将她掳走,她甚至在睡着的时候也在喊着其他男人的名字……
     那一刻他想占有她,从身到心……
     他狠狠地吻上了她……
     她变了……
     他说不出一句责怪她的话……
     他像发狂的兽般啃咬着她的唇,她的颈子,甚至她的衣服……
     最终,他只是紧紧地搂着她……
     发出无可奈何的低吼声……
     他尝试从头再来,但却屡屡受挫……
     岳熵从未遇见过如此让他焦头烂额的时候,但奇怪的,他并不排斥这种受制的感觉……
     一阵喧闹声让他不悦地看向声音来源处……
     “快走快走,那傻子死了。”几个混混一般的少年一哄而散……
     岳熵探了探地上躺着的少年的鼻息,他已经没有了声息……
     少年是一个痴傻儿童,被殴打也是家人所托……这样的人对岳熵来说,是完全没有必要去救的,救活了也是对国家与家庭是个累赘……
     “公子,难道怨奴不是人吗!”岳熵耳边响起所锦曾经质问过他的那句话……
     岳熵动手施用神力为傻子治好身上的伤……
     傻子少年悠悠转醒:“是公子您救了我吗,谢谢您。”
     岳熵眼里划过一丝惊讶……
     他的救治竟然能够让没有神智的人开了灵智……
     看着少年看向四周新奇的眼神,岳熵灰暗的心也明亮了些许……
     他忽然在一瞬间真正理解了两千年前的所锦……
     ……
     ……
     之后他制定了可怕的计划,他想去争夺,他情愿为她而疯狂……
     但是她竟然会是百年难得一见的焰刑之阵的焰引,他一直追求着的正道和她的诱惑让他百受折磨……
     他多害怕,他不可避免地伤了她,甚至再次重创她的心……
     他害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抉择带来的后果……
     此刻他们的距离从未如此地接近过……
     但他们的影子却早已分道扬镳……
     时间的落晖,悄然将他们染成了……浴血之人……
     ————
     “你有你的众生,我有我的世间……我欠你的,我都会还的,我欠你的人情,欠你的子民,欠你的道义,欠你的荣誉,欠你的前程……都还给你。”所锦意识不清地喃喃细语……
     “我钟情于你,你没有欠我任何东西!”说出这句话时,所锦看见了他眼里满满的怒意!
     “是我的错,一直都是我的错!我负了你……”岳熵的声音有一丝癫狂……
     两千年前,他毁了她的真心与自尊……
     他辜负了一个深情而又决绝的女子……
     他践踏的是一个顽强不屈的灵魂……
     何时起,他也有了逆鳞……
     何时起,他也有了情感……
     何时起,他也有了执念……
     “你相信我,不要做傻事,我不知这些复杂的情绪从何而来,过去我也在问我自己。”
     “那些疑惑我后来明白了,因为你织的围巾很温暖,因为你做的饭菜很香甜,因为你雕刻的古章很奇妙,因为你的眼神那么执着而深重地看过我,因为你对我的笑从来不曾虚假,因为你痴傻而认真地爱过我……有人懂到深处,有人疼到骨子的感觉,会让人沉迷,会让人习惯……无法摆脱,不能忘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