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第144章 难控·缭乱此心
最快更新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外面的局势是不是让公子很为难……”
     “善恶?公子认为何为善?何为恶?公子当初认为怨奴没有灵智,无知不明事理,判为无可救药的恶,如今怨奴们已经有了思想,为何公子不能像当初怜悯我一般怜悯他们……”
     “伤害了百姓的怨奴已经得到应有的制裁,为什么还要连同着屠杀全族呢……难道一个百姓犯罪便要诛连千万百姓吗……公子可以把我当兽一般相看,但求公子把怨奴当做人一样看待!求公子恩准!”
     那时她在他面前跪了下来,额头叩地……
     “公子,怨奴难道不是民吗!”
     “我所说的证据并非这样的……”所锦无法动弹,但嘴里依旧不肯服输。
     “天道主,你和他们解释一下可以吗……”
     那时她无数次,在他面前挣扎,希望,乞求……
     “和我回去。”
     “不,我不回去!”那时,他的语气是不容反抗的严厉,那时她退后一步,逃离之后她不相信他了……
     再次被抓回,她自启骨刑,他和天烬等人为她护法……
     “开始吧!”那时,她对着他大喊,她的声音回荡在辽远的天际,也回荡在了他的心间……
     漫天飞雪,他远远地看着,她逃出生天,缓缓走在埋葬了她所有族人的土地上,眉宇间的面无表情……
     他永远忘不了他对她最后施以极刑时,她转头,对他投来的复杂而疲惫的眼神……
     “骨王的身份一定经历了无数代代的主人的死亡,而且一定会跟随我到最后的吧,但如果我毁了所有的怨奴,是不是我的身份就解除了,我没有任何不必要的使命,我就可以毫无顾忌地喜欢你了,我是这样想的,像个傻瓜一样……为什么……”
     说出那一句为什么,她带着微笑推开他,那一刻她冷的像冰……
     “愿化作你的红色满天星
     不经意间藏进你的眼睛
     拼尽全力守护你一颗真心
     好像我们距离真的那样近
     ……
     ……”
     她留下的哀歌……
     “小时候,我很喜欢一种叫满天星的花儿,满天星,一种非常不起眼、经常用来点缀、映衬别的鲜花、近似野草的花。她很可爱、玲珑、美丽……”
     “满天星很容易养,你只要把它插进花瓶里,每天早晚换一次水,就能维持它的生命……”
     “满天星的样子朴素无华,这种平凡无奇的装扮,令人一时难以说出它到底美在哪里……”
     “后来我知道了,它美在爱着太阳,所以它的样子才能超越世上的任何一束花,成为我心中百看不厌的影子。”
     “公子,如果有一天,我死在你手上,希望我能像这样一朵不起眼的小花一般,因为痴情,被你百看不厌,永远铭记……”
     无期林坚硬的土地上,镌刻着用手指一笔一划写下的话语。
     他后知后觉,她写下的竟是遗言,无奈而深沉的感情让他心中掀起波澜……
     “你这次来的目的还是想灭口吗……”
     “你没有说不的权利,你如果做不到,那我便杀了你,我会说到做到”
     “同归于尽也是一个不错的结局,至少你不会再有后顾之忧了……”
     皲木话语里没有因为即将死去的落寞,反而多了几分轻松……
     “你有她的记忆吗……”
     皲木流着血的耳朵勉强听见岳熵的问话。
     “我有她的全部记忆。”皲木闭眼回答。
     皲木是变相的另一个所锦,但他只感受到皲木与所锦截然不同的冷漠……
     对岳熵,她曾经痴爱的人,再也找不到,昔日的半分情意……
     那时,他第一次产生了对她的迷茫……
     “世间所有聪明才智都叫你占全了……”皲木微微轻叹,却听不出夸赞的意味来。
     过去的所锦必是会用各种道理,来和岳熵争辩平等之类的爱情观。
     但如今知道自己还是躲不过死亡的皲木只是转身离开:“求之不得。”
     世事消销,不复明了,唯他清风一笑。
     岳熵在那一刻感觉得到,自己在失去……
     “你还来做什么。”
     皲木眼里有了一丝昏黑,他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生命力在流失……
     皲木通过感知力判断岳熵的方位,盘腿坐在他面前。
     他的眼睛已经失明,他的浑身是蚂蚁钻心般的阵阵刺痛,这熟悉的感觉,在他的心中鸣起了警钟。
     骨王极刑——粉身碎骨。
     “你有着所锦的全部记忆是因为你夺走了她的思想,借由她的魂力与骨王身份苟且偷生,才让她终日处于一种恍恍惚惚的神态之中。”岳熵的表情极冷,他的神力带着惩罚性地攻击皲木。
     那时他下手没轻没重,他不知道自己在愤怒于什么,是皲木利用了所锦还是他能够了解她的全部……
     直到他明白错怪了皲木……
     皲木临死还在布局的理智清醒……两千年才解开的局……棋逢对手的感觉……都让他叹服……
     偶然和必然之间,他看见所锦在五指处刻下的涡痕,她总是喜欢做一些荒唐得让人生气的事,但那时他竟然在想,这样痴傻的她,才是最动人的……那时他忽然怀念起了她为他刻的断骨古章……
     “她是你永远无法读懂的。”皲木轻蔑一笑。
     在皲木面前他有了挫败感……
     所锦自毁……
     小砚山紧紧拽着皲木的军装。
     他听见小砚山说:对不起。
     “这与你无关,你无需自责。”
     小砚山向他道歉了,他没有,但他们同样,没有被原谅……
     所锦轻轻把头靠在骨宅门边,好似靠在一个人的肩膀上,闭眼,一夜无声……
     所锦轻轻捧住了邀请函,微微笑起来,而后眼泪也落了下来……
     他在归南居前,看见她又只是孑然一身的苦痛……他自知不能挽回……却有了想默默守护她的想法……
     “我的书,已经烧了。”
     “这已经没有留下的必要,公子的心软,似乎,多余了。”
     所锦转身离开,眼角尖锐而刺寒。
     “原来,你也荒谬。”
     对她的感情越来越不可控,他三番五次地去见她……但她一次次拒绝着他的靠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