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第142章 逞强·狼狈
最快更新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骨王郁思魂力不足,焰刑失败,骨王郁把从世间收集到的最纯净最深情的灵魂悉数输入邪婴郁体内,邪婴冷被封印,骨王郁的灵魂被焚烧殆尽……一名仅剩的焰奴追随了他去……”
     “那时,骨王郁也开启了指识古语再续前缘任务保全了魂体,得以转世……”天道顺着允岸的话语接下去。
     “那“骨同骨,无情属”这句话是何渊源。”所锦一阵唏嘘,抬头问向天道。
     天道也只是摇头,
     “那纯婴冷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呢。”
     “一个寡言心却有海的男子。”
     所锦心中一震……
     ————
     “噗!”所锦忽然吐出一口鲜血……
     所锦忽然脸色变得极其苍白,外界反对岳熵的人蜂拥而至……
     恶劣情绪的狂涌让所锦觉得整个心脏仿佛被灼烧……
     这就是所谓焰刑吗,果然……名不虚传……
     当初的骨王郁真是一个英雄……
     所锦皱眉,她不知道为何,自己竟然下意识地认为骨王郁会是男子之身……
     ————
     “阿锦,此地不宜久留。”焰刑阵法之内已经渐见崩塌的苗头,所锦的失败显而易见……
     所锦看见了冲入阵法的赋隐……
     赋隐也看见衣服被烧得凌乱的所锦,他忽然觉得心头一闷,脱下长衣披在所锦肩上……
     “你怎么会来。”
     “你认为我不能来?”赋隐的问话不明情绪……
     “我背你出去,一切到此为止了。”所锦没有动。
     赋裴隐皱眉,打横抱起她,往外飞去:“在生我气?”
     “没有,我们只是萍水相逢,怎么样都是应该。”
     赋隐眉头皱得更紧:“回去我任你打骂,先离开。”
     背后没有了声音,赋隐心中一慌,迅速将所锦放下来,他看见她七窍正在流血,显然是身体超了负荷……
     赋隐将所锦抱入怀,借由魂力为她修复着身体……
     但是所锦的身体已经严重创伤!
     “为何要逞强到这个地步!”
     许是骨王郁和纯婴冷的故事太吸引她,她竟没有察觉她吸收了无尽的恶劣情绪,或者意识到了,也不甚在意……
     ————
     “他们说的保全我是为我开启指识古语再续前缘任务吗。”所锦窝在赋隐怀里,忽然觉得身体已经疲惫地不像她的……
     裴风已经告诉了她,这个皆大欢喜的方法……
     “是,他们一开始和我商量的,本来我们的商榷应该拖得时间更长的,没想到实现地如此之快……虽然中间出了一些问题,但是现在你不要害怕,我站你这边。”
     赋隐作为唯一能够开启指识古语再续前缘任务的骨王,因为焰刑阵并不排斥他,本来已经跟着她来,以防她有不测便及时送她离开,但这焰刑之阵却迷失耽误了一些时间……
     焰刑阵摇摇欲坠,岳熵他们应该也能进来并赶来这里了……
     “阿锦!”纷杂的声音响起,所锦感觉到了很多人到了她的身边,但她的眼皮已经越来越沉重……
     所锦的手始终握紧古其玉……
     赋隐的法印结好……
     “阿锦,阿锦……”模糊间,一只大手抓紧了她的手……
     很温暖,所锦知道,那是岳熵的手……
     周围一阵沉默,他们都在等着所锦抉择,即使这个抉择已经如此明了……
     岳熵的表情忽然变得异常……
     “你在做什么!”岳熵的声音充满怒气……
     她抬头,一个入心动情的吻落在她唇上。
     “乖,听话。”所锦听见,岳熵在哄她……
     她的身体被不知名的防护罩包裹,隔离了他们……
     所锦半开的眼眸里映入他们慌张嘶吼的表情……
     “阿锦!”
     “阿锦!”
     “阿锦!”
     “阿锦!”
     “阿锦!”
     “娘亲!”
     他们伸出的手慢了一步……
     她拒绝了和岳熵的指识古语再续前缘任务……
     ————
     你为何要这样做呢……
     所锦听见她自己在问自己……
     在金殿的反光中,她看见自己满脸的血迹……
     为何要这样狼狈……
     现在只要你愿意,你可以得到你曾经想得到的一切……
     你的一切不是那个叫岳熵的男子吗……
     “以前我看着一片晶莹剔透的水域,看着看着我会笑,我的父亲总爱问我为什么笑,我会告诉他因为它很美,母亲总是说我傻,透明的水怎么会美呢?妈妈说的没错,空空如也的水怎么会美呢,但是你看它是透明的证明你没有仔细看,认真看。如果你用心去看,用心去感受,它就不会是透明的了,在透明的水里它也会有色彩!”
     “那时候我生活家境一般,自己很弱小,环境与人们并没有让我得到欢乐,故而我创造了一个唯一属于我的人,我把他放在水里,他陪伴着我,然后水就有了颜色,那是火一样温暖的颜色……只有我明白,水里有一团火……只有我……看得见他……”
     保护罩里,所锦虔诚地跪在了地上,轻轻絮叨着……
     ……
     ……
     所锦在一道脏乱的池塘里愤怒地扔着石头……
     “这个世界上有什么是可以随时随地陪伴着你,并且没有人能够抢走的呢……”对于生活中一次次的失落,小小的所锦思考起了这个问题……
     她的脸上还残留着不甘堕落的泪痕……
     “信仰!虚构一个信仰!”寻找了无数方法与事物,找到这个答案后即使所锦是一个孤僻的小孩,也不禁开心兴奋地在池塘之上走来走去……
     天道域内已经执掌天道域主地位的岳熵从睡梦中醒过来……
     远在千里之外,有个人和他有同样对世间至理,天道的思考……
     当他发现那竟然是一个十二岁的小女孩时不禁大吃一惊……
     天道即为信仰的真理他经过几千年才有所领悟了一点点……
     天道规则和他说过这种真理非天赋奇高的人根本无法参透,只会觉得那不过是在空想……天道规则本身也无法参透,只是按照久远的道则依样画葫芦地传授岳熵天道……
     那时岳熵便格外地关注起了所锦……
     但他很快发现了所锦心中各种各样的阴暗想法,并且所锦所领悟的道只作用在她身上没有更多为了百姓的效益,这样自私的道让他不耻,也因为天道主的事务繁忙,故而他很快对所锦置之不理了……
     一次所锦还是忧郁来到了荷塘里,把自己送给家人又被乱扔的物品一件件沉下河里……
     那样哀沉死寂的眼让岳熵临走也有了一丝不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