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第141章 邪婴少年·根源
最快更新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所锦的疲惫不堪写在脸上,天烬他们只恨自己不是焰引,不能同所锦一起分担这一份苦痛……
     佛是什么,道是什么……
     所锦在一片漆黑里轻轻问自己,思绪慢了许多……
     佛是什么,道是什么……
     所锦又向周边问了起来……
     没有人回答……
     为什么会这样……
     不是让她来悟道的吗……
     “道是我。”忽然四周金光乍起,所锦面前出现了一座佛殿,一个仙风道骨的男子走到所锦的面前……
     那是……岳熵……
     只一眼所锦便否定了他:“你不是岳熵。”
     “对,我不是岳熵,我是众生的天道,岳熵是我的幻化形,一个具体的神更能为人所接受,并去追随。”男子和善地拥抱了所锦……
     “你受苦了,你所有的苦痛让你来到了这里。”所锦从他清润的声音里感觉到他的怜悯……
     “请指引我真正的道吧。”所锦没有挣脱他的怀抱……她的话语里有着疲惫……
     “你已经得到了,你看。”天道拂袖,所锦看见了岳熵担忧心疼的深情……
     如今她已经没有那份悸动……
     “你知道,我如果得到了,我就不会是如今这幅模样……”所锦看见佛殿里照射出的自己,冷淡而凉薄,没有一丝忧国忧民的慈悲……
     ————
     “我就说这什么破天道对她来说简直多余。”所锦的手忽然被一只小小的手牵住……
     金光下,看得见那小身影约摸十岁的少年模样,淡雅如雾的星光里,光洁白皙的脸庞,高挺的鼻梁,乌发高高束起绑着白色丝带,浅蓝无暇的袍服,于手肘处松松挽起,简洁略带华美……
     柔美光线下的小男孩宁静而狡黠地望着她,仿佛希腊神话中望着水仙花的美少年……
     所锦站在那,看着那小小的身影……眼神有一丝恍惚……
     ……
     ……
     ……
     “娘亲,我叫允岸。”软濡的声音响起,所锦看见小少年咧嘴一笑,露出了极其可爱的小虎牙。
     “娘亲?”小少年的称呼让她挑眉,疑惑不已。
     “嗯嗯,万年前,天道那混蛋把我困在了这里,说要等到这世间焰刑的焰引找到出现之时,我才能出去,她的思魂力能够让我控制自己的力量。”
     “对了,娘亲,我是邪婴,你会不会嫌弃我。”小少年脸色有了几分不安。
     所锦微微一笑,她直觉小少年口中的“邪婴”应该是极其危险的存在,但从小少年口里别扭地说出颇有喜感,让所锦对于眼前的小少年有了几分喜爱。
     “你告诉我,为什么我是,娘亲。”所锦表情古怪,她还未成婚……
     “现在还不是,但是很快就是了,天道那鬼东西总喜欢装神弄鬼,但焰刑这种东西他做不了手脚的,这是我们骨王特有的强大之处,骨王和邪婴具有天命般的渊源哦。”小少年蹭了蹭所锦的手,显然对于焰刑带来的命定骨王非常满意……
     “你被困了多久。”
     “数不清多久,”
     “他们为什么困住你。”
     “如今的怨奴一族,在万年之前我们的光荣之名叫做焰奴,取意:荣誉的奴隶。我们一族团结,忠诚,理性,强大,负责,所有的好的品质都叫我们占全了。”允岸说起焰奴一族时,眼里是无尽的光荣。
     “因为焰奴一族有最具有思想力的骨王郁和最具有力量的纯婴冷。”
     “焰奴一族过着隐世的生活,但也常常运用自己的聪慧帮助世人,渐渐有了极好的口碑,但是万界境域各族打听到焰奴一族之所以如此完美的根因在于骨王郁和纯婴冷,因着私欲,各族联手向我们一族发起战争。纯婴冷,也就是我的祖先,因为不愿血流成河,在打败了各族之后放过了他们,希望他们能够改过自新。”
     “但是那些人仙魔向骨王郁求赐思想力,骨王郁知道自己的极限,他的思魂力无法给予万界如此多的人们,他将自己的一部分本命思魂力分给了各族的首领,但他们非但没有运用这一部分极其珍贵的思魂力去造福苍生,反而用思魂力强大队伍而后再次向焰奴一族发动攻击……”
     “这次各族不再是强攻,而是用苦情计哄骗了纯婴冷,设法夺取他的魂力,以世间第二聪慧古族天道族为首,这便是天道极刑的由来。杀了纯婴冷得到强大力量后再强攻,焰奴一族没有一个人做逃兵,却难敌手,相继死去,纯婴冷死后,族人尽灭,骨王郁大怒,散尽最后的思魂力,逃离敌手,从此立誓焰奴一族与天道一族势不两立!”
     “骨王郁智绝天下又清高孤傲,厌恶了卑鄙龌龊的人仙魔,他创造指识古语再续前缘任务收集最纯净最深情的灵魂,但那样的灵魂太少,根本无法让他复仇。”
     “他发现世间丑恶无数,但人们所做的丑恶行为都报应在同一种类中,有人得利,有人失意,故而他帮助弱势的人去疯狂夺取,但他大限将至,已经失去所有的思魂力,他把自己的怨气植根在那些弱势的人身上,一半是因为要丑恶的世人自食其果,一半是因为对弱势之人的怜悯……焰奴久而久之变成了怨奴……”
     “骨王郁与纯婴冷同骨而生,同心而存,骨王郁的怨气让与他同在的纯婴冷的魂体变异成了邪婴,并且他找遍世间无数方法都无法将这种变异逆转。”
     “骨王郁为自己的错误行为痛不欲生,他想到了焰奴一族极其久远的焰刑,焰刑需要纯婴作为焰引,骨王郁历尽艰辛将纯婴冷被夺走的力量抢回。那时焰奴一族灭后,天道一族的天道岳成为空前圣主,需要功绩巩固自身地位,故而骨王郁给天道岳一个杀了他这个千古罪人扬名天下的机会,相应地天道岳需要帮助骨王郁开启焰刑,以骨王郁自身做焰引,吸取世间所有恶劣的情绪,指引世间众生做到像焰奴那般完美……”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