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第138章 吞噬·契约
最快更新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我知道了。”岳熵退下之后,他第一次有了对于天道规则本身的质疑,一个可怕的念头开始植根在他心中……
     在绝对的力量面前,没有任何事,是需要去烦恼的……
     他会让一切回归正轨!
     ————
     之后岳熵将所锦命不久矣的消息告诉了天烬他们,天烬他们和岳熵联手暗算了天道规则……
     那天所锦寻找皲木回来,祁烨给她喝的水便是回刑卓神力的幻化……强大的神力让她沉睡……
     之后,没想到岳熵竟然先下手为强,将所锦掳了来……
     但好在岳熵每日以天道规则的神力喂养所锦,才让她如今能够安然无恙……
     之后发生的一切,便在所锦的已知范围内……
     “发现了不得了的东西呢。”赋隐轻松一笑,看来不止自己一个人发现所锦思魂力的秘密……
     他发现岳熵和所锦之间真是“趣事”多多,不枉他来此一趟……
     “你打算如何。”赋隐忽然想知道所锦的想法。
     “作为一个工具等死。”看完前因,所锦依旧没有多明显的表情波澜……让赋隐倒是吃了一惊,面前的女子完全找不到曾经痴情的痕迹……甚至一丝动容都不见……
     感情,实在是一件奇特的事情……
     赋隐发动魂力,岳熵与回刑卓的较量以冰幕的形式出现赋隐和所锦面前……
     在天道域内的战争依旧在持续……
     所锦被带走,岳熵被激怒,暴烈攻击,回刑卓到了山穷水尽的境地……
     岳熵用神识扫探着所锦的踪迹……
     “真幸运,我猜中了。”赋隐站起身,拍拍身上的灰土,正打算和岳熵来一番角斗……
     忽而发现本该无力回天的回刑卓竟然在吸收古法族与医仙族的神力,化为己用……
     魅且看着自己的族人被回刑卓一个个吞噬,而自己却安然无恙,既庆幸又苦痛……
     “哥哥!”魅且用力拉住卜连不受控制向着回刑卓飞去的身体。
     “魅且,放手。”卜连大喊,回刑卓力量的吸附让他头上的罩纱翻旋落地……
     露出了被火烧过的疮痍痕迹……
     岳熵斩开了回刑卓的吸噬,卜连才得以逃脱一劫……
     “卜连,你先带着魅且走。”岳熵对他们升起一道屏护罩……
     魅且没有想到和她最没有交情的岳熵会帮她,但她一瞬间又明白过来,卜连与岳熵竟然认识,并且好似交情不浅……
     但下一刻魅且却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哥哥的举动……
     只见岳熵挡在他们面前,但卜连竟然对岳熵施出破碎神力的古法,岳熵皱眉看着卜连,脸色苍白……
     岳熵没有攻击他们,只是迅速撤离,他的神力在流失,这样下去,他必败无疑……
     但回刑卓却步步紧逼……
     ————
     撤离不成功,岳熵只能迎难而上……
     所幸岳熵平日最钟情于收集天材地宝,天材地宝聚集的灵力能够为他所用,这是他作为天道主的能力……
     天道主,擅长倾听自然之道的物语……这项能力……鲜为人知……
     岳熵发动这项底牌,又在与回刑卓的逐斗中,险胜一筹……
     不得已,回刑卓吸噬起了古法族最具神力的两人——魅且与卜连。
     卜连推开了魅且:“去找赋隐,他会帮你!”
     魅且坠落下来,伴随她落地的还有一枚古旧的信牌……
     卜连被回刑卓抓着脖子,神力不断传输至他的身上……
     “别忘记你答应过我什么!你不怕遭天谴吗!”卜连被火烧破坏依旧不减神逸的脸上现出一丝狰狞……
     回刑卓看着卜连的眼神轻蔑而死寂:“天谴时时与我同在,又有何惧。”
     ……
     ……
     魅且眼看着卜连在她眼前,被吞噬殆尽,她的泪,夺眶而出……
     在他人手上只能发挥一半力量的神力,在回刑卓手上能够发挥十足甚至超常的力量,这就是天道规则!
     第一次领悟,在天道规则,在绝对的强者面前,她原是这样不堪一击的……
     回刑卓吞噬的神链向魅且伸来……
     ……
     ……
     一道黑影闪过……
     一阵快速的眩晕后,魅且才知觉自己竟然在一个男人的怀中……
     是赋隐!
     这世间能在回刑卓手上抢人的人不多,赋隐算一个……
     “没有人能够躲得过我的剑。”回刑卓神链化为长剑入鞘,卓然对立赋隐。
     赋隐咬牙,吞下喉咙涌起的气血……
     赋隐的背上,是一条深可见骨的链痕……
     回刑卓迅速闪近赋隐,赋隐脚踩大地,蹬退一大步,而后在原地消失……
     在撤离的那一刻,赋隐和魅且看见岳熵用剑直逼回刑卓……
     他们都为岳熵的出手相助感到惊讶……
     毕竟,他们于岳熵,一个无恩,一个有仇……
     ————
     “你怎会落得这副田地。”
     赋隐将魅且关在和所锦相对的牢房,便消失不见迅速去为自己治疗……
     魅且看着同样被关的所锦,诧异问道,在那么多男子全力守护下还能被抓,所锦还真是低眉倒运……运气坏得可以……
     “赋隐不是什么良善之辈。”所锦既是回答魅且的问题,又好似在提醒她……
     魅且苦笑……
     没想到所锦不过和她不过是寥寥无几的几次照面,便能轻易洞穿她的感情……
     确实,在赋隐抱起她,为她扛下回刑卓的那几乎致命一剑的那一刻,她听见自己的心遗落在他身上的声音……
     轻而易举地动心……
     这还是她第一次看戏,把自己搭了进去……
     “赋隐那样的男人不会做亏本的生意。”所锦继续讲了一句后便不再开口。
     意在提醒魅且,赋隐会救她可能出于一定的目的,让她多留一个心眼……
     所锦自己已是前车之鉴……
     算是在死前做一件好事……
     魅且握住卜连最后留给她的信牌,头死死抵住……
     她现在能够相信谁呢……
     ……
     ————
     魅且施动古法,口中喷出一通闷血来……
     她在窥探卜连的往事……
     但却受到了反噬……
     但她还是固执地唤起卜连的记忆影像……
     卜连竟然是能够看透天道规则的人的司命者!
     卜连在一次擅自主张中看见了古法族和医仙族被天道规则吞噬的未来,因此他在与魅且在外竞争时被天道规则用天火剿灭,但却被岳熵险救一命,两人有了一些交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