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第137章 舍得·她的卦语
最快更新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看来岳熵让你不止失望透顶啊,没关系,我相信我看人的眼光,如果这一次,你能活下去,我也会对你,献上我的真心……”
     赋隐吻向了她颈项上的勒痕……
     ————
     所锦的时间所剩无几,赋隐哪里也没有去,只是在她身边,握着她的手,静静陪伴着,赋隐忽然觉得心里有些煎熬……
     他,并不希望她的死去……
     但她的表情浅淡,似乎离开他们,她也不会有一丝难过……
     “你有没有什么未完成的心愿,我会尽全力帮你完成。”
     “帮我照顾好裴风他们,谢谢你。”
     “还有吗,为了自己的心愿。”
     “没有。”
     赋隐一噎:“真是一个擅长压抑情感的女人,岳熵在你身上,吃了不少苦头吧……”
     到了这个关键时刻,赋隐还不忘幸灾乐祸……
     赋隐是一个让人能够轻易放松心情的人,如果能够与这样的人成为朋友,生命必是能够再增添几分乐趣的……
     所锦心里也有些可惜……
     放松下来之后,所锦才发现她的手中竟然紧握着一个物件……
     脉衍梭的猫铃儿……
     他临死前,竟然将他身上最重要的东西送予了她,只是她精神高度紧张,忽略了它……
     所锦将猫铃儿捧在手上……
     忽然,骨宅里面场景变化起来,赋隐迅速建立防护罩保护着所锦……
     ————
     “原来你才是最狂妄的……”她的语气带着嘲讽。
     “你说什么。”岳熵还是平静地不曾皱起眉头,但语气也有了些许疑惑……
     “我说,没有什么人会在原地等你的……明白吗……你……一文不值……”
     她看见岳熵眉宇之间透露出了一丝难堪,她心里有了一丝快意,眼中也有一丝晶莹。
     皲木把指识古语再续前缘任务的权利交给她,为他在众生里寻来各种和她相知的人,看见他们的深情,不就是希望她重新开始吗……
     她怎么能够让他失望,她答应了他要连着他的那一份好好活着的……
     “不过因为你是神,你依旧尊贵无比……你不用在意我的胡言乱语……”
     她笑得明亮,却在他看来,如此刺眼,似乎他所拥有的一切,在她眼里,就是个笑话……
     她趁着他没回神时,甩开了他的手……
     他听见她说:“人大概,是生来不一样的。”
     ……
     ……
     赋隐与所锦竟然通过猫铃儿重现了过去的情景……
     “我想知道要如何让所锦原谅我。”
     所锦看见岳熵向卜连求助,卜连动用了占卜之术。
     “占卜术是需要耗费一定神力的,神力珍贵无比,卜连愿意帮岳熵,看来两个人是旧识呢。”
     赋隐在旁边说出自己的猜测,思考着要不要把卜连也绑过来,增加威胁岳熵成功的可能性……
     经过繁杂的施法过程,卜连说出了他的结论:“此女天生孤命,你和她不会有好结果。”
     当岳熵听到所锦天生孤命的结论,眼里划过一丝痛意,但还是隐藏起情绪,起身打算离开:“我知道了,多谢。”
     “咦……”卜连的诧异声拉回了岳熵的步伐。
     “是有帮助她的方法吗。”问出这句话时,岳熵的心还是抱有一定期望的,但卜连下一句话却让他从内脏到外肤,浑身发冷……
     “我看见她的魂魄少了一块,整体灵魂也非常虚弱,她灵魂受损不小啊,她,生命线很短啊。”
     “我知道,她没有了魂力,只能在人界度过她的一生,仅此一生……”岳熵的语气有了几分伤感……
     “一生?谁告诉你的,她只有人间一年的寿命可活了,你还是抓紧时间和她告别吧。”
     听到这句话,岳熵和赋隐以及所锦都是同样的震惊……
     “有方法救她吗!”所锦看见了岳熵的慌张……
     岳熵是无可奈何才来询问卜连的,如果他没有机缘巧合来询问,所锦是否就会在他的眼皮底下,无声地死去……
     那一刻,他才领悟到,他对她,竟忽视至此……
     “生老病死,没有人能够左右,你节哀。”卜连的语气始终淡淡。
     对卜连来说,所锦不过是一时引起了岳熵的兴趣,岳熵那样理智的人,很快就会忘记她,故而他一丝也没有担心……
     却不知他的话,竟让岳熵“较真”起来,变成了一个何其可怕的人……
     ————
     岳熵之后找到了所锦生命线极其短暂的原因,两千年的怨奴肆虐的时期即将到来,新的骨王已经上任,她竟然还暗中收集着上一任骨王皲木的魂力,后王生而前王灭,这本身让所锦的灵魂日渐虚弱。
     但更可怕的是所锦收集的魂力竟是皲木特意留下的精华思魂力,而这思魂力则是焰刑自开天以来最为难寻的焰引——有着悟道天赋的魂体。
     焰引之人有着无尽的悟道天赋,但相应的,其寿命也极其短暂……
     恐怕皲木也未料到,他送给所锦的最后一件礼物,竟会因为太过珍贵而让所锦承受不起……
     岳熵一生追寻终极天道,所锦作为焰引的奥妙让他下定决心要得到她。
     岳熵尝试无数方法希冀能够延长所锦的生命线,岳熵最后得知只有和所锦相契合的魂魄才能转输给她魂力,岳熵找到了脉衍梭,皲木曾经用一块魂魄让脉衍梭恢复了正常的视力,他的神力应该能够与所锦交融……
     听到所锦现在面临的困局,脉衍梭也只叹一句所锦命运多舛,他奉出所有的魂力,打算帮助所锦……
     然而,皲木给他的魂力竟然对所锦毫无作用……魂力一旦离开骨王的身体,便没有再次收回的道理……
     魂力如此,神力亦是如此……
     岳熵找寻了无数神力高强的人,为所锦输送过神力,连岳熵自己,都因为排斥性,而无能为力……
     唯一不与魂力,神力相排斥的是天道规则,天道规则,有着超越一切的权利……
     之后岳熵向天道规则郑重地跪下,请求回刑卓助所锦一臂之力,给她一条生路……
     “骨王,卑劣之族,有何价值让我以三分之一的神力相助。”回刑卓在王座上擦拭着自己的王剑,眼里带着睥睨天下的傲气……
     岳熵没有任何条件,没有任何资格与回刑卓谈判……
     那时,他的耳边响起所锦质问他的一句话:“公子,怨奴难道不是人吗!”
     他在那一刻慨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