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第136章 腥红之月·黑手
最快更新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为什么你也偏袒她!”贝琴筝睁大双眼盯着回刑卓,心里极度不甘心……她无法反抗天道规则的命令……
     “我答应过她,会好好护着她,这是一个交易。”回刑卓还算友好地解释,手下也没有放慢攻击岳熵的速度……
     岳熵手中的琴刃消失,如果没有回刑卓开口,下一刻,他会让贝琴筝,人头落地……
     看着小砚山脉衍梭和所锦,一个个地受伤,岳熵知道,他不能再拖了……
     岳熵再次加大对神力的使用……
     回刑卓与两大家族渐渐不敌……
     不得不说,岳熵确实是一个非常强劲的对手……
     回刑卓预感到战局对自己,并不利……
     ————
     贝琴筝忽而十分温柔地笑了,她的指尖滴着血……
     她的血引……
     能够让人……断魂……
     天烬他们再度受到控制……
     贝琴筝公然违抗天道规则的命令……
     当清冷的银光披上那妖娆的红纱,格外的迷人,让人为之倾倒……
     炽热的心开始冰冷,褪去的冷清面具重新戴上……
     今晚是,腥红之月……
     贝琴筝的眼眸有一丝红色的妖娆……
     贝琴筝手上的血丝向着所锦攻去……
     贝琴筝会医术,却鲜少人知道她用毒更可怕……血引之术,这是贝琴筝最恶毒的术法……
     触者必死!
     ……
     ……
     贝琴筝站姿肃穆,她的背后飞来的是岳熵的琴刃与回刑卓的刀刃……
     下一刻,她的发丝轻扬……
     唇角留下汩汩的血液……
     她看见,脉衍梭为所锦……挡住了……她的血引之术……
     她缓缓倒地……
     柔美飘飞的发丝遮盖了她眼里的不甘……
     岳熵……我不会让你有机会……与其他女人……厮守终身……
     ————
     岳熵伸手想抢过所锦,但更靠近所锦的赋隐却先他一步挡在了所锦面前,向他攻击了起来……
     两人很快撕斗了起来……
     所锦脑袋有些模糊,但她还是感觉到了,有一个人紧紧抱住了她……
     为她挡住了贝琴筝的致命一击……
     那是动用了自身所有神力化成人形的脉衍梭……
     “记住我的话,我会加紧修炼,回到你身边的,我会为他好好守护你,等我。”
     他的话语还能回荡在她耳边……
     脉衍梭虚脱地将下巴枕在她的肩上……
     他的手在地上找到所锦的小手,他执起她的手,深情一吻……
     “去找岳熵,他是你唯一能够信任的人。”
     执手一吻,名唤怜惜……
     脉衍梭靠在所锦肩上,失去所有气息……
     “此地不宜久留……我带你们走。”回刑卓加入对岳熵的攻击,赋隐适时地退出战局……护着所锦他们后退……
     一个人抱起了所锦,一个人背起了脉衍梭,所锦慢慢地向着脉衍梭伸出手,但是脉衍梭的手已然垂下……
     ……
     ……
     “等等,小砚山有办法救脉衍梭,我们去找他,再不行我们去找岳熵。”所锦挣扎着从裴风怀里下来,走近赋隐,正确的是靠近赋隐背着的脉衍梭。
     “把他给我。”赋隐看着眼前固执的所锦,有些生气:“不要闹,我们先找个安全的地方,他,已经没救了……”
     赋隐一挥衣袖,所锦与赋隐便出现在了骨宅内……
     骨宅内,不见裴风他们的影子……
     甚至赋隐背着的脉衍梭都已不见……
     “他们呢。”所锦疑问出口。
     “他们被我遣散各界,自生自灭了。”赋隐的表情忽然变得轻松起来,又恢复了那副风流倜傥的模样……
     你唯一能够信任的,是岳熵。
     脉衍梭这样和她说过。
     太迟了……
     ————
     “为什么。”所锦不觉问出口,她自问没有任何挡到赋隐的地方。
     “说起来,你也非常无辜,怨奴们有了思想,但是还是有少数怨奴无法拥有思想,作为一位思想始祖骨王,你的身份很特殊,用你去作祭祀,你死后的怨气会是怨奴们的福泽,这种情况会因为你而改变。”
     “虽然很抱歉,但是用你一个去换怨奴的世世代代,我觉得划算,有必要提醒你一点,我是新一代的骨王,我忠于的,是怨奴一族。”
     所以,从一开始,赋隐对所锦的接近,都带着目的……
     所锦忽然觉得与赋隐没有任何可说的话了,只是问了一句:“贝琴筝是你放出来的?”
     “是,不然以她的神力,逃离我的禁制,简直痴心妄想。”
     “还有贝琴筝的药对我没用,那时不过是在假装受制于她,但出乎我意料的是,她那样聪颖的人,竟然会因为心中的嫉妒被怨气所控制,继续对你下手……我本不愿看见伤亡……”
     显然,赋隐也对脉衍梭的死抱有一定遗憾……
     “贝琴筝如此,岳熵也为你失去了一定的理智,阿锦,你还不知道呢,你是一个了不起的人。”赋隐语气里掩藏不住的是对所锦的赞赏……
     所锦瞳孔微微收缩,她一瞬间领悟到,赋隐之所以会留她到现在,是为了让她作为人质威胁岳熵……
     让回刑卓与岳熵两败俱伤后,坐收渔翁之利……
     这个男人竟是如此地野心勃勃,他要的,是超越神的权利……
     “你怎么知道岳熵会胜过回刑卓。”
     “因为你。”
     赋隐忽然无比靠近她,他的手指指尖轻轻抚着所锦脖子上的勒痕,似乎在透着她这个伤痕看见她过去的伤痕累累……
     “你不是一个会轻易相信人的人,这一点,我们两个很像。你救回刑卓的时候和他定下了某些契约吧,我看得出来,回刑卓和岳熵在争斗时,在顾忌着什么。”
     ————
     “你真的很聪明,作为骨王,你比我优秀太多。”所锦眼里划过一丝寞然。
     同样深深忌惮着天道的她和他,一个选择退守,一个选择进攻,她惨淡收场,他会成功吗……
     “岳熵不是一个会为情所困的人。”所锦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眼里有着叹息……
     “男人比女人更了解男人,他看你的眼神,骗不了人,他是实在心系于你。”
     “女人比男人更清楚,男人的野心永远比女人重要,你把筹码压在我身上,可能会让你血本无归,还白搭上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