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第135章 混斗·各怀心思
最快更新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所锦心中疑惑,她竟然能够听懂岳熵的琴声……
     回刑卓利剑挡击,但仍然有一些攻击没能挡住……
     剩下的琴刃在回刑卓的颈上一抹,回刑卓雪白的颈上立即沁出殷红殷红的鲜血,美的有些不真切……
     岳熵杀不死身为天道规则的回刑卓,故而他才会将回刑卓囚禁起来……
     回刑卓受创,却没有死……
     回刑卓以剑指天,号令天下:“制裁叛天者,岳熵!”
     ————
     岳熵在所锦周身设下保护的禁域:“在这里好好看着我,我不会让你的问题无解的。”
     岳熵对着所锦胸口前的古其玉施法,滚烫的感觉又出现……
     万军阵前,岳熵旁若无人地抬起她的脸,深深吻住……
     岳熵转身离开,迎着众人激战……
     所锦手握紧古其玉,她竟然有一瞬间发觉岳熵的吻,比古其玉带来的灼热,温度高上百倍……
     “阿锦。”裴风他们赶到……
     隔着屏罩,所锦都能感受到裴风他们的消瘦……
     裴风向着所锦走近,但很快一道虚刃便向他攻来……
     小砚山小小的身躯立在所锦面前……
     岳熵也有多数种族投靠他,但还是略逊于回刑卓的势力……
     甚至赋隐的无尽怨奴兵也是岳熵一边的对手……
     岳熵用神力幻化无数神兵……
     战争一动……
     怨奴们和天道域各族的神用神力魂力互相打斗着,发泄着几千年互相的看不惯……
     神力魂力微弱的人,神则用斧子互相砍着……用鞭子、用木棒互相殴打……
     眼见时鲜血染红了战袍,耳听见战鼓鸣鸣、呐喊声声……
     左边的神右臂上插着一支箭,却用不熟练的左手死命地砍着,面目狰狞;右边的怨奴杀红了眼,大声的吼叫,嘴角甚至流出血来,踢开脚边的尸体,重新冲锋……
     咆哮、呐喊、女人的要命的哭声、孩子的叫喊……
     刀剑声在耳边远去……
     稍稍停战……
     血红的晚霞在渐渐消退,双方就这样死死对峙着,既没有任何一方撤退,也没有任何一方冲杀,无期客栈前尸首遍野,让人看的惊心动魄,胆战心惊。累累尸体和丢弃的魂魄,没有任何一方理会……就象两只猛虎的凝视对峙,谁也不能先行脱离战场……
     就这样,一个美好的地方,变成了一座充满杀气的地狱……
     小砚山与赋隐打了起来……很快便显现出一丝吃力……
     回刑卓让卜连一族与医仙族一起围攻岳熵……
     祁烨和天烬加入岳熵的阵营攻击着回刑卓……
     裴风他们与魅且和卜连来带走所锦……
     但是所锦身上的古其玉让他们无法靠近……
     “让我们来。”魅且勾唇,自信一笑。
     神力无法恢复,但却能够破坏……
     然而当魅且与卜连想用古法将所锦脖子上的古其玉毁了的时候,脉衍梭化成的绿猫竟然出手挡住了魅且与卜连的功法……
     所锦这边的场面,也一时僵持了下来……
     裴风和脉衍梭打了起来……
     魅且和卜连依旧看戏……
     ……
     ……
     ————
     面对强者,坚强能让人在黑暗中看清前方的光亮,坚强能让人在荒漠中寻到清源,坚强是振作的呼唤……
     面对实力悬殊的强者,坚强是让人清醒的耳光……
     面对恐怖如斯的赋隐,小砚山毫无悬念地落败……
     正在与裴风相斗的脉衍梭,忽然被赋隐袭击重伤……
     “赋隐,不要伤了他们两个。”
     赋隐连伤小砚山和脉衍梭,让所锦惊叹于他的魂力深厚的同时,也不得不担心他会失手杀了小砚山他们……
     脉衍梭与小砚山无力阻拦,所锦脖子上的古其玉很快便被毁掉了一半……
     赋隐与裴风他们终于能够靠近所锦……
     所锦忽然无力跪了下来……
     “阿锦!”天烬最快地扶住她:“你怎么了!”借着所锦的倒势,天烬干脆地拥她入怀……
     天烬倒出一口冷气,所锦的身上竟然无比冰冷……
     “感觉怎么样……”
     所锦睁开眼睛,看见天烬担忧的眼神,她一瞬间心里有了安心的感觉……
     “古其玉,很烫。”所锦没有说出刚刚的感觉,那种撕裂灵魂的感觉让所锦一瞬间怀疑天烬他们的古法之术,想害死她……
     “不要再继续了,天烬,带我走。”所锦双手抓紧天烬的衣襟,那样的虚弱,惹人怜爱,让天烬心中一动……
     “好。”天烬迅速将所锦横抱起来,打算离开。
     “但是古其玉没有破坏殆尽,岳熵还能再找来的。”赋隐不清楚所锦的情况,只希望她能坚持下去……
     所锦咬牙,她一时竟然讲不出话来……
     她竟然会虚弱成这样……
     ————
     “不能再继续了,那个古法有问题。”看着所锦的模样,对所锦了如指掌的天烬迅速反应过来她想表达的意思……
     天烬更加搂紧了所锦,挤开众人,打算带所锦离开……
     但天烬的手竟然不自主地掐住了所锦……
     天烬一惊,使出蛮力想松手,手上的力度却越来越大……
     “你在做什么,放开阿锦!”裴风与祁烨以及赋隐想拉开天烬的手……
     却只能待在原地,无法动弹……
     众人心中警铃大响……
     “是你们!”赋隐眼里含冰地看向魅且和卜连所站的地方……
     魅且无所谓地耸耸肩:“别误会,不是我们,还不出来吗,我早知道你是个大祸害。”魅且对着无期客栈的一棵树喊道。
     一个人影静悄悄地走出……
     一身白衣的贝琴筝……
     她明明应该被赋隐困住了……
     ————
     “贝琴筝!停手!”天烬双眼现出血丝,怒不可遏地吼叫着……
     他已经看见所锦气息微弱且已神志不清……
     她两只手本能地拉扯着天烬的铁臂……
     “不,她必须死。”贝琴筝的脸色十分平静:“你们在向我求助的时候便被我下药了,那个古法也是假的,那样的术法只会让所锦死无葬身之地,所锦,你不死,我不会有机会,岳熵,是我的。”
     “贝琴筝!放了她!”
     所锦耳边传来回刑卓冷厉的声音……
     她感觉脖子一松……
     她无力地跌倒下去……
     天烬反应过来,迅速从地上抱起了她,满心自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