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第133章 喜服·交易
最快更新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古法族因为能够看破天命,本是天道域内除天道主外地位最高的种族,但却被医仙族暗中袭击,地位降低……
     故而古法族与医仙族素来相看两厌,并且古法族直接听命于天道规则,要让古法族帮助他们,机会渺茫……
     裴风他们瞬间心情便沉重了起来……
     “琴筝小姐,得罪了。”
     一声好听的男声落下,贝琴筝便被赋隐困住了。
     “赋公子,你什么意思。”琴筝看着自己周身一道光罩,微微心惊……
     “赋某听闻琴筝小姐对岳熵情有独钟,为了防止琴筝小姐有私心,赋某不得不这样做。”
     赋隐少了平日嬉笑的模样,他直截了当的话语让琴筝脸上一热……
     “那边的少侠,有事,请出来指教。”赋隐眼含冰寒,拂袖挥掌攻击在树上偷窥的人……
     因为在岳熵那边的受挫,赋隐近日的情绪状态……并不好……
     魂力向着魅且攻击过来,她不闪不躲,当看见一个人影挡在她面前时,她的嘴角微开,心情愉悦……
     她就知道,卜连不会对她“见死不救……”
     “真是粗暴的男人,我们,是来帮你们的。”
     ……
     ……
     ————
     距离婚期只剩下最后五天……
     岳熵把无期客栈的牌匾拆了下来,想着给牌匾题一个吉利的字……
     但不知为何他的心竟然无来由地不安起来……
     虽然所锦不让他靠近她,但他晚上还是会偷偷窝进她的被窝,为她输送神力,专注地看着所锦的睡颜,早晨离开,无论所锦如何不喜,这个癖好他还是不愿改变……
     即使每天晚上都能见到所锦,他现在还是想马不停蹄地去看看所锦,一刻都不想自己一个人呆着……
     思念是一种奇妙的东西……
     但想到自己对她所问的问题还没有头绪……
     轻轻一叹,岳熵决定借着与所锦商讨牌匾上的题字这一名头,带所锦出去透气加“心灵沟通”……
     当岳熵打开门的时候,沁人心脾的幽香传入他的鼻腔,令人沉醉,他一脚踏进房间,浑身便都浸染了浓浓的花香……
     所锦的房间……
     太静了……
     岳熵心头的不安愈来愈甚……
     当他看见所锦在床上眼睛紧闭,脸色苍白无力的模样,心头立刻揪了起来……
     快步向前走到所锦床前,岳熵惊呼出口:“阿锦。”
     所锦的眼皮缓慢地张开……
     原来是睡得太沉……
     岳熵提着的心稍稍放下了几分,眼里的担心也少了一些……
     岳熵将窗户打开,让浓郁的花香消散了一些……
     窗外的光线照亮了房间内满地凌乱的衣裳……
     所锦从床上坐了起来:“你来了。”
     “又发脾气了?”岳熵将一件外衣披在所锦身上,拥她入怀,语气里有些无可奈何……
     “没有。”所锦挣扎开来,赤脚踩在地上,但很快便被岳熵重新困入怀中……
     她看见他低头用宽厚的手为她扫去脚底的灰尘……
     她往床下看去,她的鞋已经被他悄悄掩藏……
     “五天后是我们的拜堂之日,我自己开始学着去化妆搭配衣服,还有我做了你的衣服,在桌上。”
     岳熵眼里掠过一丝惊讶,所锦竟然会如此主动……
     掩下心里一抹怪异,岳熵从桌子上拿起了一件红色的喜服……
     ————
     喜服叠得非常整齐、干净,一袭绛红色的黑边金绣锦袍,上面绣着雅致竹叶的镂空花纹,一条镶边腰系金丝滚边玉带,灿烂夺目,贵气天成……
     又轻又薄的长中衣,红得像朵朵怒放的山茶,随风飞转,也像一片片燃烧的篝火,照彻夜空……
     衣袍胸前别着一朵极具真实性,喜气逼人的红花,上面嵌着一块宝石,在阳光下像闪烁着的火舌一样……
     即使岳熵对穿着极讲究,也从这件喜服细密的针脚,精巧的设计里,有了一种天衣无缝的感觉……
     岳熵试穿了一下喜服……
     喜服很舒展地贴在他身上,整洁,没有一点尘垢……那件衣服那样合身地裹着他的全身,那样轻盈飘逸,鲜艳明亮……
     眼前的人,似画中人般,既远又近……
     天下间,能把喜服穿出飘飘欲仙的感觉……
     只他一个……
     所锦的眼神有一丝滞然……
     察觉到所锦眼里的欣赏,岳熵的心情都变好了起来……
     ————
     岳熵捧着喜服,神采飞扬地向着所锦走来:“怎么会想着为我做衣服了,莫累着自己。”
     下一刻所锦的话语便让他脚步停滞不前……
     “你可以把这件衣服看做我对你的讨好,我想见脉衍梭。”
     所锦前一刻的欣赏消失殆尽,剩下的只是公事公办的平静诉说……
     “当然,如果你觉得这件衣服廉价得很,不足以达到我的要求的分量,你也可以拒绝我。”
     人们说,直到失去了你才会知道自己拥有过什么。事实上,你一直知道你拥有什么,只是你以为你永远不会失去它……
     对于所锦,岳熵便是这样,所锦对他有情,他一直都知道……
     他以为只要持续不断地温暖所锦,她终有一天会重新喜欢上他……
     他以为,爱是一种宿命的感觉,她强迫自己忘记他多少次,只要她遇上他,就会再次爱上他!
     他以为……
     岳熵忽然觉得心中一空……
     继而是满满当当的失落感倒灌进胸腔……
     ————
     岳熵深深地吸一口气又沉沉地呼出……
     “你非要惹得我不快活才高兴……”岳熵忽然靠近所锦,拉近她,惩罚似的狠狠地深吻……
     “你喜欢就好,怎样都好。”岳熵轻轻为所锦缕好散乱的发丝,岳熵此时的目光如温暖的阳光,如湛蓝的大海,如深邃的佛陀……
     所锦好似看见她的心中一株柔弱的藤蔓,在这样温暖的抚摸下,正以势不可挡之势向上向高处蔓延……
     “那现在就让我去见他吧。”所锦再给岳熵泼了一盆冷水……
     “你真是……”岳熵第一次被气得词穷……
     “晚上必须回来。”岳熵大手一挥,一副无期客栈的地形图便出现在所锦手中……
     岳熵匆匆离去,他必须要让自己冷静一下……
     ————
     所锦拿着地形图,她的手中是自己用各种花香制作的迷魂药,并且岳熵在进门时已经中招,如果心平气和这招不成功的话,她只能和岳熵硬碰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