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第132章 若隐若现的痛苦·傻子游戏
最快更新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我没见过什么大世面,今天的打斗让我吓得魂都快没了,我很累,我们改天再玩。”
     所锦猜测岳熵这样疑心极重的男人,重要的东西必是会放在身上的,那张纸应该在他身上……
     但是要查看便需要岳熵脱下衣服……
     脱下衣服的结果可能是一无所获外加搭上自己,所锦权衡了一下,还是觉得不要轻举妄动最好。
     ————
     “我错了。”
     岳熵轻轻抬起所锦的下巴,让她看见他眼里的诚挚。
     所锦只是微微一笑:“我还是第一次看见有人高高在上地在认错,说说而已的话请少爷不要再多余地去讲,我知道您很高尚。”
     “我有错,我也希望你能把自己的怒气发泄出来,发泄在我身上,不要那样沉默,只要你不要离开,无论如何折磨我,我都不会怪你。”
     岳熵制止了她的动作:“你乖乖听话,我不会强迫你。”
     “少爷的乖乖听话指的是什么呢,还不是你自己随心所欲说了算吗,糊弄人就这么好玩。”
     所锦看到岳熵在听到她这句话后,眼眸微垂,竟让所锦感觉得到他痛苦……
     从这次遇见岳熵起,所锦发现,他眼里有了一些痛苦,从来都是很少表现出来,也摸不着,却时时刻刻伴随着……若隐若现……
     让她感觉得到岳熵好似真实存在于她的身边一般……
     为了打消心中奇奇怪怪的念头,所锦立刻行动起来:“如果我说我要你脱光站到门外去,你会去做吗。”
     所锦敏锐地嗅到了岳熵想和好的心思,她正愁没办法控制岳熵,他倒自己愿意送上门来让她虐,她不利用,太可惜……
     “好,只要你喜欢。”
     岳熵一跃而起,在所锦面前毫不犹豫地脱下衣服,所锦的目光毫不回避……
     那张纸并没有在岳熵身上……
     所锦心里有些失落……
     岳熵不着丝缕,自动自觉地往门口一站……
     岳熵竟然会如此顺从,倒是出乎所锦的意料……
     房门关上的那一刻,所锦脸上的柔顺一瞬间变得冷然……
     一面紧逼强迫,一面又试图民主……
     这个男人,简直幼稚……
     让岳熵去把天道域最心高气傲的神乐师请来,让乐师教唱岳熵世上只有妈妈好这首歌,让岳熵这样的大男人不着边调地跳舞演唱,所锦在一旁对他的身段指指点点,让他毫无男人的尊严……
     让岳熵骑着快马,一天之内把天山最纯净的雪水带回,而后让岳熵对着雪水照照自己虚伪的模样……
     让岳熵找到天道域最精致的首饰,跪着捧到所锦面前,然后她亲手在他面前扔掉,践踏……
     让岳熵给所锦洗脚顺带洗袜子……
     让岳熵自己制造毒药喝下去,再自己救自己……
     如果所锦这样身心皆折磨地捉弄岳熵,岳熵也会在他能力范围内照盘全收……
     但是所锦却并没有这样做,她没有要求首饰衣物的精致贵重;她没有要求岳熵千里送荔枝的深情;她也没有想动用十八大酷刑将岳熵大卸八块的怨恨;她也没有运用现代各种先进知识嘲讽岳熵是一只井底之蛙,践踏他的尊严……
     她只是和岳熵玩起了一个非常幼稚的游戏……
     故事接龙……
     “我现拿现用,现在一个男人囚禁了一个女人,她想逃离,奈何力量太小,请接下去她的结局。”
     当小砚山听到所锦幼稚却又古怪刁钻的问题,他自己都有了一种石化的感觉……
     这种问题在任何书籍都没有记载,故而没有任何能够搜寻的答案……岳熵纵容饱读诗书,却也施展不开手脚……
     这种考验不费财力,也没有任何成本代价……但真正下心思去玩的人却并不轻松……
     接龙的故事要求符合逻辑与事实,不能异想天开……
     接龙的故事还要得到所锦的认同,最好能够猜中她的心,接龙她想要的结果……
     所锦在以自己为例让岳熵续写她的未来与命运……
     她要玩的是心,是情……
     小砚山忽然同情起岳熵来,这个问题绝对能够让他头疼一段时间……
     从上次小砚山没有在游船里帮助所锦,所锦从那之后便没有和小砚山讲过一句话,小砚山忽然觉得所锦不理他的惩罚绝对是最轻的……
     岳熵答应了所锦,没有想到她想要的答案,他不会来骚扰她,但是他也有条件,如果他的答案让她满意,她要成为他真正的妻子,永远不能离开……
     所锦将房间里的一束百合花插在花瓶里递给岳熵,在他面前关上了房门:“只有傻子才会玩这种游戏。”
     百合花的花语:一切顺利,心想,事成。
     日子渐渐过去……
     婚期渐近……
     ————
     岳熵通过观看闻情杯内所锦的童年得知,所锦的“故事接龙”是她自己发明的小游戏,每当她希望与一个人交心时,她都会用这样一个游戏去试探人们对她上心的程度……
     但是从来没有人认认真真地陪她玩过这样的游戏,尽是敷衍,毕竟这游戏在人们眼里是那样的空洞,虚幻,毫无意义……
     每当他人不能给予所锦想要的答案,她总是会笑着告别那个人,然后对自己说:你老是喜欢神经兮兮的……
     那时,她的眉眼温柔而沉寂……
     ————
     从岳熵没有来打扰所锦之后,她便对房间,对无期客栈展开了地毯式地搜查,但还是一无所得……
     日子飞逝,所锦心里愈加烦闷……
     她不知道她为何急于想从岳熵身边逃离……
     明明她应该高兴他先低头,让他们从未如此靠近过……
     所锦双手抓紧身上的衣服……
     她,必须要出去!
     这是当务之急,其他的找到根源再考虑吧……
     ————
     “琴筝,帮我们炼就破坏神力的药物。”
     医仙族内,贝琴筝为难地看着天烬他们……
     “天烬哥哥,没有天道规则和古法族的帮助,我没有办法帮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