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第129章 失了神智的吻·嚣张男人
最快更新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你很轻。”岳熵抱着她,走进房间时,忽然呢喃了一句。
     而后看准她的唇,轻轻吻住……
     岳熵吻得很温柔……
     “你喜欢我的……”
     岳熵的声音,那么清朗,带着惆怅……
     让她的心宛若被什么重压着……
     痛意,无声无息,在她的周围,呢喃细语……
     燕子声声里,相思两千年。
     如果思念是酒,我已醉生梦死……
     所锦转过脸去,她想问他卜连的卦写了什么,让他转变如此之大,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岳熵没有想过,女子的唇竟然能够如此奇异,让他也失了几分神智……
     而后,岳熵让所锦坐在自己腿上,他褪下她肩上的衣裳,虔诚地吻着……
     “小砚山说你受伤了。”
     所锦不希望岳熵头脑发热,对她真的做点什么,便迅速地“关心”起了他。
     但显然岳熵看穿了这一点,却仍然顺她的意,没有继续下去,只是搂的更紧:“一点伤,不碍事。”
     “如果是一点伤,他怎么可能会到现在才去找你。”所锦眉毛微挑,她听见了一个男子冰冷的声音,但显然岳熵没有听见。
     意识传音……
     这种能力若非神力深厚,绝对不可能做到,还能躲过岳熵的耳朵……
     到底是谁……
     ……
     “答应我,不要找人验身,也不要喝一些伤害身体的药,我没有侵犯你。”岳熵的话语从她耳边传来,让她心中一惊。
     “我知道了。”所锦挣扎着从他身上下来,却仍被他禁锢着。
     “下次抓到你乱来,我不能保证。”
     岳熵在她耳边的暧昧,让她微微震惊……
     脖子上的古其玉传来灼热的温度……
     这样的岳熵让她心惊肉跳……
     但她还是假装听不见不去理会他:“放我下来。”
     ————
     岳熵很识趣,知道她还在气头上,也没有多加纠缠。
     所锦等到岳熵离开之后,便四处寻找起刚刚的声音来。
     “女人,这边。”
     所锦向着声音发出的地方走去。
     那声音来自岳熵的书桌……
     来自书桌上的纸张里的“皲”字……
     所锦指尖轻触纸张的“皲”字,一瞬间,她竟然进入了一个黑暗的界面内,那里有一间牢房……
     不知为何,她看见这个牢房,竟有一种永久不见天日的感觉……
     一阵掌风袭来,所锦感觉到了,却没有能力避开……
     古其玉锋芒毕露,完好地护住了她,所锦听到了一声肉体撞击墙壁的巨响……
     “他果然把古其玉给了你。”
     古其玉,有着深厚的神力,足以为所锦抵御无尽的伤害……
     岳熵对一个凡间女子,竟重视至此……
     所锦看向墙边,刚刚袭击她又被古其玉还击的男人嘴角留下鲜血,面容冷厉地看着她……
     他深邃的墨眸中散发着拒人之千里以外的冰冷,浓翘的长睫,刚棱有力的轮廓,微蹙的双眉之间好像藏有很多深沉的心事,却跟着眉心一道上了锁……
     挺秀高颀的体格,充满王族的高贵气度……
     乌黑的长发一泻而下,很奇怪的,寻常青年男子披头散发,总免不了要带几分疏狂的味道,可是他这样全无半分散漫,只多了几分清雅,俊美的不得不使人暗暗惊叹……
     他的身边围绕着一股冰凉的气息……
     所锦才发现她不在牢外,而在牢内,一个男子与她相对而视……
     那男子虚脱地坐在地上,显然伤得不轻……
     所锦一瞬间了然了男子的身份……
     天道规则化成的人形……
     回刑卓……
     两千年前对她下了极杀令让岳熵毫不犹豫动手的男人……
     ————
     “你也有今天。”所锦笑道,语气嘲讽。
     所锦看见回刑卓的狼狈,便知道关于岳熵此次出现带来的一切,并不简单。
     “把事情告诉我。”
     所锦话音刚落,便感觉自己的脑袋传来一阵刺痛,疼得她恍若窒息……
     回刑卓的额头留下淋漓的鲜血……
     即使知道攻击所锦,自己会被古其玉伤得更重,回刑卓还是选择了给所锦一个下马威……
     所锦咬牙。
     这个男人,实在嚣张!
     但好歹,所锦还是从回刑卓传来的记忆,了解到了一切……
     原来,岳熵早已和天烬他们联起手来想对付回刑卓。祁烨和天烬向四大护法透露他们为所锦放弃天道主的身份不过是在引诱他们放松警惕继而夺取他们的神力,再不断地攻击各族的神,取得神力。
     最终让天道规则化形回刑卓亲自追踪,却未料被已经有了和天道规则抗衡实力的岳熵和裴风反戈暗算,关进纸墨空间内……
     “该死的混蛋!”
     天烬了解到岳熵把所锦劫走了,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和祁烨他们被岳熵利用了,不禁火冒三丈。
     祁烨和裴风脸色也极其难看。
     连一向漫不经心的赋隐都黑起了整张脸……
     赋隐和天烬他们,往无期客栈赶去……
     赶到之时,却被一道强大的屏障阻碍了步伐……
     在无期客栈屏障之外的,还有另一个人……
     贝琴筝神情恍惚地站在湖边……
     她在仙山上不断修习法术,便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够与那么优秀的四位天道主哥哥站在一起,但在不知不觉,她却遗失了记忆中四位只会对她温柔笑谈的少年……
     他们的眼中不再只有她一人了……
     时间真是太可怕了,轻易夺取一切过往……
     但为何如今还有另外一种东西,在超越时间而存在……
     两千年的时光,岳熵他还没把那个叫所锦的女子忘怀……
     但她对那样的女子,恨不起来……
     卜连已经把所锦的过去全数告知了她……
     “没想到,岳熵那样理性的男人也会有感情用事的时候,他竟然为了凡间那个女子,失手放过了你这个祸害……现在岳熵所做的事情已经人尽皆知了呢……”
     一阵香风拂过,魅且坐在了湖边,玉足踏着湖边浅浅的水……
     魅且一向喜欢对人落井下石,即使过去拥有与天道主一同修炼的机会,她对所有人的态度都不远不近……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