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第127章 恐慌·囚禁·驯寂–––所锦(执念篇)
最快更新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确实,让所锦遭受女人们的指责,遭受新的天道主的质问,遭受各种照片的曝光,遭受网络上的唾骂,遭受亲人朋友们的排挤,遭受心理上的折磨,遭受七罗的攻击……
     都是她,在暗中推动……
     贝琴筝忽然领悟到,好似万界境域被袭击的种族以及被袭击的上仙,都曾经伤害过所锦……
     袭击他们的,是岳熵……
     他在为了那个女子……报复……
     “你比想象的更聪明,但是你猜错了。”
     岳熵对贝琴筝有了几分欣赏,能够一瞬间反应过来他所行动的千丝万缕……
     伤害众仙的事并不是他出手的,而是祁烨他们,他不过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可惜……”岳熵捏住贝琴筝纤细的脖子,力度逐渐加大,贝琴筝极力反抗着,眼里的泪花闪着乞求……
     就在贝琴筝以为自己躲不过此劫时,岳熵竟然松了手……
     她浑身发抖,但她在岳熵眼中看见了比她更深的恐慌……
     岳熵反应过来,想重新抓回贝琴筝时,已经被她逃脱……
     ……
     ……
     岳熵迅速赶到书房,他看见一直观测着所锦的闻情杯芳香四溢甚至香气凝结,无子棋显现出棋子并且棋面显字……
     这代表着所锦此刻的感情非常浓郁……
     岳熵挥袖看向所锦的近况……
     只见画面里所锦手中拿着一张相框……
     岳熵看清楚了,那里面和所锦合拍的人,是皲木……
     “骨同骨,无情属,明明不可能的……”岳熵眉头少见地皱了起来……
     小砚山进来时,便只看见了闻情杯和无子棋杯盘狼藉滚落在地的惨状……
     小砚山诧异挑眉,暗自猜测着阿锦应该发生了一些事……
     也不知道主人总是因为阿锦情绪波动幅度越来越大,越来越多是好事还是坏事……
     ……
     ……
     “阿锦,你在找什么。”裴风看着所锦回来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眼里有了一丝担忧……
     “没有。”所锦并不确定皲木的死活,她不敢向作为天道主的裴风他们透露……
     最近皲木的面孔总是会在她的脑海里浮现,似乎不曾死去……
     “跑了那么远,先喝口水吧。”祁烨端来一碗水递到所锦面前……
     所锦点头致谢后,随手端来喝下,但下一刻却晕倒在祁烨怀里……
     “等你醒过来,一切都会是美好的模样。”祁烨打横抱起所锦,轻轻蹭了蹭她的脸颊,而后将她放在床上,为她盖好被子……
     弥漫的黑夜里,所锦的身影忽然愈见消失……
     ……
     ……
     如果所锦此刻醒来,她一定会非常震惊,她竟然在岳熵的床上安然入睡……
     而岳熵便久坐在她身旁……
     岳熵无比确认,从他将无子棋和闻情杯扫落在地后,只有现在她在他身边时,他才心情安定了下来……
     这是……喜欢的感觉吗……
     “皲木……在哪……”所锦的叮咛声有些呜咽……让岳熵皱起眉来……
     岳熵大手覆在所锦的额头上,探着她的体温……
     他知道前些日子,她生病了……
     所锦忽然睁开了疲惫的眼……
     四目相对之下,所锦只是毫无所觉地重新沉睡了过去……
     似乎,潜意识里认为岳熵会出现在她面前是完全不可能的,故而她只当了在梦中……
     醒来,所锦看着自己所在的房间,眼里有着疑惑……
     淡淡的檀木香充斥在身旁,镂空的雕花窗桕中射入斑斑点点细碎的阳光,细细打量一番,身下是一张柔软的木床,精致的雕花装饰的是不凡,身上是一床锦被,侧过身,一房古代女子的闺房映入眼帘,古琴立在角落,铜镜置在木制的梳妆台上,满屋子都是那么清新闲适……
     房间内还连接了一个小型的书房,书房里摆满了各种藏书,有各种名人的传记,书写的字贴。桌上摆着文房四宝,紫毫笔挂在笔架上,在白纸上还写着无数的“皲”字,这“皲”字每一笔都是那么有力,刚强俊逸……
     所锦一再确定了她现在就在岳熵的书房里……
     昨天她好像看见岳熵了……
     难道昨天不是梦……
     ……
     ……
     ————
     “没想到,再次回到无期客栈会是以这样的方式。”
     所锦走出门外,她才发觉自己现在所在的地方,便是两千年前第一次接触古代,第一次接触到岳熵的地方……
     无期客栈……
     只是无期客栈从她离开之后,再也没有接过客……
     她第一次看见无期客栈的全貌……
     无期客栈的后院,那是一个巨大的空间,在苍色的山岩的脚下。宅后一片竹林,鞭子似的多节的竹根从墙垣间垂下来。下面一个遮满浮萍的废井,已成了动物们最好的隐居地方。在那几乎没有人迹的草径间,蝴蝶的彩翅翻飞着,而且有着别处罕见的红色和绿色的蜻蜓……
     人身处其间,既怯惧那僻静,而又感到一种吸引……
     就好像自己也就和那些无人注意的草木一样,静静地生长……
     门口长着一排泡桐,它们都已栽下若干年,门口还栽了无数棵黄芽树和万年青,树干挺拔,扶摇直上青天,凌空展开粗臂,粗粗壮壮,敦敦实实,远眺像极了沉默的巨人……即便是肃杀的寒冬,也还可以见到那吐露着一片生机,迎接万物春天的“绿”……
     这样的葱茏繁茂让所锦想起这里曾经的名字:无期林。
     当她把林子走尽,她再往前迈出一步,便再也动不了了……
     亦如两千年前,她被囚禁在无期林里了……
     ————
     “岳大少爷,您又在打什么算盘,我不想陪你玩这么幼稚的游戏。”
     所锦转头看向不远处的岳熵。
     一瞬间,岳熵竟然就到了她的眼前,叫她心下震惊,岳熵如今深厚的神力……
     岳熵将她打横抱起:“刚一下床,就到处晃悠,如何这般不顾身体。”
     岳熵的语气有着一丝严厉,却充满怜惜,让所锦浑身不自在……
     岳熵话里有歧义,让所锦不自觉地看了看自己的衣服……并没有被撕扯过的痕迹,但是,她的身体确实浑身不舒服……只是忍着没有表露出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