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第122章 初次交锋·青梅竹马
最快更新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三:网恋的虚伪性。网上的虚伪是不可置疑的,有些人上网的目的就是“故弄玄虚、自以为是、自命清高、不食人间烟火”的飘飘欲仙、无所事事、醉生梦死。他们喜欢好人为师、颐指气使,更有的人还爱“打肿脸充胖子”的变成“吹牛大王”,一和你们“勾搭”上聊就情不自禁地海阔天空的自吹自擂、“黄婆卖瓜,自卖自夸。”虽然他们是滔滔不绝、口若悬河的,但他们又是一派胡言、吹毛求疵的……
     四:网恋的玩弄性。常言道:“十个男人九个坏。”一点不假,说到“玩弄”,大都数是那些“心怀鬼胎”的男人比较喜欢使用的伎俩与手段……
     五:网恋的毒害性。经常上网的人都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就是身体的透支,这样如果自己不能够把握好自己的话,很有可能也会把自己的身体搞垮。特别是青少年容易受损健康的身躯。也有些不良的人士在网上四处传播一些“丑陋现实、歪曲事实、扭曲灵魂”等的毒害信息,给那些自控能力稍差的人们起到“推波助澜、捕风捉影”的负面作用……
     六:网恋的堕落性。如果一个人过度过分的痴迷网恋的话,那么他(她)就比较容易走向“堕落”。
     因为网上是比较虚拟的,广阔无边的网络自由的世界,任由人们的纵横驰骋。如果人们自己没有牢牢抓住“网马”的缰绳,那就会象是匹脱了缰绳的“野马”一样到处奔跑。从而,人们的思想也会随着飘飘然起来。
     特别是一些弱势的人一旦遭遇坏人的陷害时,他(她)就仿佛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般再没有上进心了,有的会陷入自认为的“烂泥扶不上墙”却长期的厌恨懊悔中……
     七:网恋的颓废性。一个人哪怕失业、失恋、失足了都不是十分可怕的事情,可怕的是他们从此一蹶不振、随波逐流、同流合污、意气用事等。对于一些人来说,网恋就象是吸毒一样上瘾,假如有一天不能上网再和自己的“心仪”的“情人眼里出西施”的人聊天了,他们就会好像是吸毒的人没有毒品吃似的痛苦不堪……
     他们没有奋发图强的干劲、没有自强不息的耐力、没有勇往直前的果断、没有心平气和的沟通等等,他们老是杞人忧天、愁眉苦脸、无精打采、自作自受的颓废。更有的人一辈子麻木不仁的变成了植物人一样……
     八:网恋的危险性。凡是不安全和不健康的东西都是蓄有危险性的,当人们在进行网恋的时候触摸性爱的底线,甚至导致各自的婚姻、家庭的破裂,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等恶劣后果……
     也有的人随便地对别人进行无理取闹、侮辱谩骂等人身攻击,出口成“脏”,让人难堪……
     也有网恋双方的交谈通常局限于平淡、无趣、庸俗的东西,很难深入了解透彻双方的彼此心坎,所以很容易产生天各一方彼此相距较远的恋爱,这也就使网恋转至网下转向婚姻成为困难,就造成了网恋的暂时性与短命性……
     这种失恋,也会有伤害。而且这种伤害不会比现实中的恋爱轻多少。网恋者大多是内向胆小的人,这样一来这种伤害也就有其巨大的危险性了。这就会导致对现实生活失望,影响现实工作,影响其正常人际及其身心健康……
     所锦趁着要等的人还没来,在手机里,一点一点地补充论文的笔记……
     “你比想象中,冷静呢……”
     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子从黑夜里走出……
     雪白的瓜子脸,细长的眉毛下闪动着一双乌黑发亮的眼睛,流露出平静,恬淡的光芒……
     她秀雅绝俗,出尘如仙有着说不尽的温柔可人,美丽清雅……
     这是岳熵的未婚妻……
     贝琴筝……
     ————
     “能够告诉我怎么回事吗。”
     所锦先开口。
     羡慕,失落,悲伤,沉痛,无奈,痛苦,担忧……
     一瞬间,眼前的女子眼里各种复杂的情绪,看着所锦……
     “在天烬他们之上,还有真正的天道规则……天烬和祁烨喜欢你,这是天道规则绝不允许的,天道规则勒令天烬他们放弃这个念头,但是他们第一次反抗了天道……”
     “天道规则甚至开启了前所未有的婚配制度,把我还有其他几位上仙许配给天烬他们,还有岳熵和裴风,那样强大优秀的四位天道主,几乎所有的女人都已爱慕良久……这样的许配先例也让所有女人疯狂……所有人都在等着一个皆大欢喜的结果……”
     “但还是没有改变他们的想法……反抗的后果是非常严重的,他们现在已经到了非常危急的时刻……”
     “我没有任何能力,能帮上什么忙。”所锦语气冷淡地陈述一个事实,似乎并不打算做任何挣扎。
     所锦自觉地忽略了在贝琴筝口中没有说到的“裴风。”
     裴风那样的男人甚至比岳熵还要无欲无求,怎么可能会为她反抗天道,对她的好也只是出于补偿的心理罢了……
     琴筝有些恨铁不成钢地看她一眼:
     “之后,天烬和祁烨他们竟然逃婚了,这无疑在挑战天道规则的威严,天道规则勒令五天之内他们不回来他们的天道主地位将被撤销,你和他们交情不浅,又有骨王的怨奴大军,请你告诉我他们的踪迹。”
     尽管琴筝娓娓叙来,但那眼眸一闪而过的担忧还是暴露了她对于他们的牵念……
     所锦像听到笑话一般轻轻一叹气。
     “琴筝小姐,你不会没有听说过我是一个已经被废的骨王了吧,还是天烬他们下的手,你让我去帮敌人?”
     琴筝脸上一阵苍白,两千年那一次战役,天道主对外的宣称消息是保留有思想的骨王,除掉失去理智的怨奴……她想着天烬如此珍重和所锦的情意,所锦必是会,也是有能力出手相帮的……
     “也许你可以去找新一任骨王帮忙,希望你能成功。”
     所锦转身,不带留恋地往骨宅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