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第110章 人工呼吸·不会是他
最快更新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②此时最重要的就是屏住呼吸,放松全身,去除身上的重物,同时要睁开眼睛,观察周围情况。如果身体沉入水中,就让它沉,因水有浮力,且浮力与水深有关,水越深液体压强就越大,浮力也就越大,故沉到一定程度,多数情况下,没有负重的人体就会停止下沉并自然向上浮起。
     ③一旦身体停止下沉并上浮时,落水者应立即采取如下动作:双臂掌心向下,从身体两边像鸟飞一样顺势向下划水。注意划水节奏,向下划要快,抬上臂要慢;同时双脚像爬楼梯那样用力交替向下蹬水,或膝盖回弯,用脚背反复交替向下踢水,这样就会加速自身上浮。当身体上浮时应冷静地采取头向后仰,面向上方的姿势,争取先将口鼻露出水面,一经露面,立即进行呼吸,同时大声呼救。
     ④呼气要浅,吸气宜深,尽可能保持使自己的身体浮于水面,以等待他人救护。还可实施踩水技术,以避免自己下沉。
     ⑤不会游泳及踩水的人不要试图不让自己再次下沉,更不能将手上举或拼命挣扎,这样不但消耗体力,而且更容易使人下沉。如果再次下沉就照原样再做一次,如此反复。
     ⑥一定要全身放松,这一点非常重要,这样才能保存更多的体力,坚持更长的时间。
     ⑦如果在水深在2~3米的游泳池或在底部坚硬的水域或河床发生淹溺,由于底部坚硬,落水者可在触底时用脚蹬地加速上浮,浮出水面立即呼救,同样不要害怕再次下沉。如此反复,坚持到救援人员到来。
     ⑧用踩水的方法防止下沉。
     ……
     ……
     所锦一步步照着她早已熟记在心的知识,迅速做着动作,想办法抓住漂浮物来自救……
     屏住呼吸……
     手和脚均匀的滑动……
     却还是于事无补……
     渐渐失去力气的所锦,最后低头看了湖下究竟藏了什么……
     下一秒她忽然全身振奋起来……
     极力往水下“游去……”
     那个人影,她化成灰都能轻易认出……
     岳熵……
     ————
     等到所锦费尽周折地游到“岳熵”身边,“岳熵”已经失去意识,身体有了一丝上浮……
     照现代的时间算来,溺水一般2二到三个小时后浮起……
     死亡后,一般需要三至七天的时间,人体死亡后身体内的细菌开始分解,细菌分解后会产生水和大多二氧化碳等气体。这种气体使人的比重变小进而慢慢的浮上来……直至浮到水面……
     “岳熵”的情况还有得救治,但是已经非常危险,所锦眼里有了一丝着急……
     所锦将他拉近,吻住他的唇,缓缓把气渡给他……
     紧急转移……
     紧急转移!
     所锦心中默念着,很快她和岳熵被传送到骨宅,能够紧急转移,故而方才所锦在溺水的时候并没有太过慌张……
     她平安到达骨宅,这是让她庆幸的,但看到“岳熵”的容貌迅速衰老,她又立刻扶着“岳熵”回到岚母城。
     古代与现代的时间鸿沟有多大,她比任何人都清楚……
     所锦最终用了最原始的方法救治“岳熵。”————人工呼吸。
     ⑴将一手置于伤病者的前额,向下按,使头后仰,在保持呼吸道开放的同时,压前额的手拇指、食指捏紧双侧鼻孔,另一只手的食指和拇指置于下颌,将其向上提。
     ⑵吸一口气,用口唇严密的包住病人的口唇,平稳的吹气,注意不要漏气,在保持呼吸道通畅的操作下,将气体吹入病人的口腔至肺部。如果吹气有效,伤病者胸部会膨起,并随着气体的排出而下降。
     ⑶吹气后,口唇离开,并松开捏鼻的手指,使气体呼出。同时侧转头吸入新鲜空气,再进行第二次吹气。
     ⑷吹入肺部,吹气时间:成人为2秒,儿童1秒到1秒半。年龄越小频率越高……
     ……
     ……
     ————
     所锦按照学过的急救步骤一步步地进行,但“岳熵”毫无反应的模样让她心中有了一丝害怕……
     她重来一次……
     再重来一次……
     终于有了成效……
     只见“岳熵”拼命咳着把腹中的水吐出……
     所锦的心稍稍放下了一些……
     她靠近岳熵,微微用力地拍着他的后背……
     “感觉还好吗……”所锦还算友好地开口。
     但她满头都是血的模样还是让“岳熵”惊恐地退后了几步……
     所锦心里一阵不舒服,并不是因为“岳熵”对她的排斥,而是“岳熵”下意识做出的动作,像极了女儿情态……
     所锦暗自猜测:这也许便是向涡的邀请函内所说的“好玩……”
     只一眼,所锦便确定了眼前的男人,不可能是岳熵。
     “我叫所锦,敢问公子芳名……”所锦开口,这样的男女颠倒时代让她难以接受……
     尤其眼前柔柔弱弱的人竟然是岳熵……
     “奴家月时,月盘之月,时辰之时。”
     月时温和开口,没有所锦想象中的楚楚可怜,让所锦勉强接受得了“岳熵”的变化。
     “公子如何会在这里被人投河所害……”
     对月时是否为岳熵还抱有怀疑,所锦打算刨根问底。
     月时的脸色一阵苍白,显然心有余悸……
     让她心中愧歉。
     “是我唐突了,我去为公子买身衣装换下湿衣服。”
     “小姐等等……请让我一同前去……”
     月时快速拉住所锦,脚下不稳,把所锦也拉倒了下来……
     电光火石间,所锦迅速护住了他,自己往下撞去。
     后背传来一阵疼痛,所锦快速将他拉起。
     “公子还好吧。”
     “对不住小姐,奴家自幼腿脚不便,连累了小姐……”
     月时脸上,一阵青一阵白……
     写满各种情绪……
     这样的月时,不会是他……
     “不碍事,公子腿脚不便?”
     所锦轻轻呢喃,似在感慨,似在怀疑……
     “是的……”月时失落开口,为了让所锦相信,他一瘸一拐地走起路来……
     所锦看见他的一条腿关节伸不直,另一条腿不能弯,右腿大腿根的骨头位置有种错位的感觉,走起路来一高一低,就像路不平一般,整一个走路的过程只写着“难看”二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