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第107章 翻案·希望的星光
最快更新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一次疏漏,田萍从医生父亲家中逃了出来,找到一位法官,便向他哭诉着救她,但在医生父亲出示了她的抑郁症证明时,法官便没再追究,只当田萍在自虐,那时田萍才知道自己早就被设计了!
     在被医生父亲抱着离开,将她的头狠狠的按在肩上时,她忽然安静了下来,眼睛直直地盯着那位法官,用口型说出:好不公平!
     回家后田萍便受了比以前更激烈残酷的痛打,熬过去的田萍本打算放弃,但医生父亲却研究出了一种速长药,欲做黑心生意……
     经过周旋,田萍幸运的得到了医生父亲研究的药剂,不顾一切地喝下了药剂,身体迅速肿大起来,把衣服都撑胀开来,样貌变老,让哥哥以为是医生父亲的情人,鄙夷的看了她一眼,便放走了她……
     有着十七八岁的身体,却只有十二岁的智力的田萍,似乎在一夜间长大,艰苦地在社会挣扎了十年后,终于成为一位知名律师,改名为天平。
     所以她必须吃可缓解抑郁症的药;
     因药效的不稳定她的肩会有一丝不平;
     在见识到了法官的有眼无珠时,她便认识到了:只有自己可以拯救自己。
     她疯狂学习着法律,亲自审判这个不公平的世界,所以她一直压制着自己爱玩爱听故事的天性,拒绝了漫辰的好意......
     漫辰有一丝诧异,天平所说的一切,但更多的是对天平遭受不幸的与心痛。
     因为自己家人开车伤害了天平这件事,漫辰眼里更显歉疚……
     ……
     ……
     那之后天平与漫辰的相处渐渐变得温馨起来,但几天后,天平又突然对漫辰冷淡下来。
     原来天平的哥哥依旧纠缠不休,正当天平打算将自己的秘密公布,接受人们异样的眼光与田汉打官司时……
     却发现田汉早已被法院收集各种犯罪证据,收监入牢,这件事巧得让天平疑惑起来,便带着一丝不安的质问起漫辰,漫辰说出是自己告的密,但天平没有相信,并讽刺说到:
     “漫辰一开口便可以让十年前的案件翻案呢,真是让我甘拜下风。”
     漫辰知道不讲出真相,他和天平的交情也就到此为止了……
     才犹豫着说出,原来漫家早已与法院有关系,甚至漫辰的父亲便是十年前天平所遇的的法官!
     只有漫辰知道,他父亲并不是因转行而郁郁而终,而是始终对当初错判的天平心怀愧疚,但在明白真相,父亲欲寻找天平时,却发现她早已不见,甚至可能已经死去……
     那之后漫辰的父亲将天平的医生父亲关进牢后,便在满心后悔中抱憾而去……
     漫辰在看见被撞的天平时,便感觉她与父亲留给他的小女孩照片极像,便主动与天平聊起她的身世,套出天平的话,然后确定了她的身份。
     那时漫辰便已知道天平那一句农民医生法官律师是什么意思,并且早已收集了潜逃的田汉犯罪的证据,而在田汉因他的医生父亲临终猜测田萍吃下速生药并在来寻找田萍时,将其收剿入刑。
     漫辰看着不发一言的天平,有一丝心慌的解释:“不说出我父亲是法官,是因为我怕你排斥......”
     但天平只是让他出去,看不出一丝愤怒或其他情绪,直到漫辰离去,天平才露出失落的神情,她把自己的一切和盘托出,漫辰却只是对他的父亲轻描淡写。
     甚至没有提一句,他的父亲便是十年前那个他恨之入骨的法官……
     漫辰的隐瞒,让天平似乎恼怒于再一次的不对称,狠狠的哭了起来......
     之后便见天平花费大价钱买来了天文望远镜,没日没夜的看起星星,来打发未伤愈的时光……
     但漫辰却知道天平是不想眼中出现他的身影……
     漫辰没有打扰天平,只是在劝天平转移病房无果后细心地为她开了一扇窗,让她不必侧躺着,通过旁边的窗户看星星,生怕她伤到身体……
     漫辰总是默默关心,天平的脸毫无动容之色,只是天文望远镜的镜面无端盈起一片湿润……
     很快天平便到了伤愈出院的日子……
     久未搭理漫辰的天平,突然将从天文望远镜接上单反后得到的相片送给漫辰……
     天平做不到运用赤道仪跟踪天体和高端天文望远镜再加上高端单反长时间曝光,拍摄肉眼观测看不到效果的星云、银河、彩练……
     她那真实的图片,其实就是天空的点点繁星……
     她一张张的照片里映着的都是浩瀚无垠天空点缀着的颗颗闪亮耀眼的星星,唯一特别的是,照片从细处拍起,每一张的星星都排成了不同的形状,却总有一个点能将古怪排列的星星对称起来……
     漫辰低头一看,他从未想过对称的美,原来可以美得如此震撼人心,而今天是他的生日!
     漫辰不禁心中一暖……
     “喜欢,吗?”
     天秤的问话依旧显得冷淡,却奇异地暖到了漫辰的心窝里去,
     “喜欢,好喜欢!”
     漫辰眼里有无尽的惊喜,一个十四岁少年的爱恋心钟在这一刻被轻轻敲响……
     但天平却转身离去。
     “那我,们山,高水,长各,走一,方吧。”
     天平的声音平静的没有一个音节的跌宕。
     漫辰一听她的话,不禁皱起了眉头,一把拉住她的手,眼睛深深的看着天平的眼,似乎要看透她的心:
     “姐姐可以送给别人一片美丽的星空,为什么不给自己一点希望的星光呢?”
     原来漫辰早已知道天平的被撞并非意外,而是早已算好的一张必死的角度,幸好当时在副驾驶座的星辰,猛力把方向盘一撞才勉强拉回了即将踏入死亡的深渊的天平,但天秤刚刚又打算离开漫辰后再度寻死,被看穿的天秤瘫坐在病床上,用发颤的声音,不再间歇性的喊出:
     “重度的抑郁症,让我每次看到的都想杀人,对对称的极端追求更让我对这残缺不全,毫无真正的公平的世界充满绝望,畜生药的后遗症也早已慢慢显现,我清楚的知道我骨头在萎缩,我又将变回那个手无搏鸡之力的田萍,或者再也回不去了。从此我将再也无法相信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