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第106章 车祸·倾斜的天平
最快更新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只看她的秀发已经沾满血迹,嘴角隐隐还有鲜血流出,原本清秀的脸,现在已经变得无比苍白,上半身还隐隐在抽搐,只见她的双腿已经离开了上半身,变的血肉模糊,还能看到丝丝白骨露出,鲜血如泉水一般涌了出来,这“泉水”随着雨水……晕开……
     她手指轻轻的动了动,紧紧地抓着手中的书,缓缓举起,用尽所有的力气,沾着点点血迹的书倒影出妖艳的光芒,抛了出去。
     落在了所锦的脚边。
     那是一本法律书。
     所锦的心一瞬间绷得紧紧的,她看见许多人迅速往各个方向跑去,脸上露出恐惧而忧虑的神情……
     而闭眼死去的女孩,脸上带着笑容。
     接下来是从目睹车祸现场到被警察问话做见证,笔录之类的转移……
     再期间重新搭车回学校,
     向辅导员请假……
     向宿管阿姨解释进门……
     等到所锦回到宿舍,已经是凌晨三点……
     她累得沾床便睡……
     浑身湿透的衣服还来不及换……
     睡梦期间,傍晚死去的怨奴的记忆传送到了她的脑海间……
     ————
     天平。(女)
     一位二十七岁的清秀女孩,新生知名律师,人如其名,极度追求完美公平以及对称。
     从吃穿到住的房子无一不再讲究着对称,甚至在行的方面,开小车时也需要两个司机在前排,自己坐在后排正中央来,达至匀称。
     没有坐车时,她便喜欢沿着马路中线静静走着,走多了危险的中线,她终于在某一天出了车祸。
     幸运的是她活了下来,但腿却至少要休养两个月才能好,醒来时天平便看见了一位身着西装的男人,一位贵妇和一个十四岁左右的军装男孩。
     了解后才知男人是女人和小男孩的司机,也是撞到她的车主。
     他们真诚的道歉及赔偿,并希望能照顾天平到痊愈,看着男人只有一个口袋在胸襟处的西装,贵妇只带了一只手镯的手都不符合她心中的对称要求,她便只留下了穿着整齐平军装的小男孩,他的名字,叫漫辰。
     相处下来,漫辰渐渐发现了天平的奇特,就像他为她买了包子早餐,她会先从包子中心咬起……
     按她的话说来,便是手撕难以达到两半一模一样的精准程度,于是星辰便体贴地为她备了丸子类的食物,看她眼含惊讶的一口吃下,竟然有几分可爱的味道……
     但那一瞬间被感动的表情,天平很快便收敛了起来……
     当漫辰问起天平的身体状况时,她只会两个字两个字,语速极快的回答;
     好奇之下,他便问起了她的家庭情况,但她却显出一丝冷淡:
     没有家人。
     察觉到她不愿多说,漫辰便讲起自己的事情:漫家为军官世家,因重伤无法续任军官的父亲很快便郁郁而终,他便继承父亲遗志,现正在军校中努力训练拼搏。
     天平看到絮絮叨叨的漫辰,讲的如此之多,便皱着眉从嘴里蹦出:
     农民,医生,法官,律师。
     用这几个词语来与漫辰所说的均等。
     这几个词语让漫辰百思不得其解,但也真正的领略到了天平对对称的极度追求。
     天平身上还有一些秘密吸引着漫辰,像她在看他打拳时,听他讲军旅生活时,眼中明明有着惊奇艳羡的情感,却在他希望为她买故事书消耗时间时,扳起脸来一丝不苟地看着手中的法律书,毫无悲欢……
     就像细看下她的肩膀并不是相同的高度……
     就像她总会在深夜时偷偷吃着不知名的药……
     她未说,他也没有逾矩的发问……
     渐渐痊愈时,却生起了变故,一位自称是天平的哥哥的男人田汉(男),以家属的身份向漫辰一家索要医药费,然而在天平将一段田汉虐待她的录像给他时,便见他脸色发白,而后便见天平说出:
     “如果,你再,来纠,缠我,我会,告你,告到,倾家,荡产!”
     似乎咬出来的字眼,让漫辰第一次清晰地从她眼中看见深重的恨,与冷漠。
     但田汉只是恶狠狠的将录像机扔还给天平,说出:
     “到时你的秘密也会公诸于世,你会失去你所有的一切!”
     田汉甩门而去。
     那天晚上,漫辰便看见天平不断的压着自己不平的肩膀,甚至大力捶打着,快速抓住她的手,他便看见了她眼中的脆弱和无助,如一只困顿的兽。
     那时,漫辰明白,她,并不快乐。
     “姐姐想哭的话,我借你一个肩膀……”
     天平看着小男子汉般的漫辰,不禁把头靠在他瘦弱坚实的肩膀上,轻轻哭了起来,一点一点的把那句农民,医生,法官,律师补全。
     原来天平本名叫田萍(女),她被她的医生父亲在贫困时卖至农村,在一个农民家庭中长大,非亲生的田萍自小便被勒令着干着各种农活……
     记得,八岁的田萍在桌上笨手笨脚的收拾着碗筷,看着在旁边排排坐的四个兄弟姐妹,心中怆然,却还是乖巧听话的咽下所有的苦,极力学着做各种各样的活……
     但即使在如此不公平的对待下,依然要求不多的田萍,却还是被农民父亲倒卖回给了富裕起来的医生父亲。
     但那里却成为了她人生中的梦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