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第101章 拐弯抹角·噩耗
最快更新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所锦用力按了按小砚山的头,有些好笑:“你在担心我不喜欢吗,我会喜欢的,拿出来吧。”
     “你不知道我本来织得好好的,闵皑那混蛋硬是把我衣服老是乱改……我发现了……其实她针织技术不怎么样……”
     “衣服是被改坏了吗,没关系,我会好好收藏的,很多东西没有实用价值,也还是有收藏价值,那会成为更珍贵的回忆。”
     虽然所锦见识过闵皑高超的针织技术,对小砚山的说辞觉得疑惑,但还是猜测着闵皑教导小砚山时可能不在状态,给他留下了这样的错误印象。
     故而所锦只是顺着小砚山的话头接下去。
     “她喜欢捉弄我,看着我小胳膊小腿,以为我拿她没办法,其实我是不想和她计较……太恶劣了,那个女人……”
     小砚山再抱紧了一些,诉说着他对闵皑各种悲愤。
     “她挺喜欢你的,你再和她好好相处,会发现她的闪光点的……”
     所锦笑得有些无奈,这两个人在她出去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关系好像处得不是很好……
     “不不不,你没看到你不在的时候,她总是嘲笑我,你回来了她脸色立马变了,你说虚不虚伪……”
     看着小砚山一副鄙视的模样,所锦忽然想知道,闵皑对他做了什么,让一向还算平静的小砚山露出如此丰富多彩的表情……
     “她还对你做什么了……”
     所锦承认,她好奇了。
     “你不知道,我有一次做了一顿饭想给你试一下,那女人说我做的饭会毒死你,哗啦哗啦都倒掉了……我辛辛苦苦做的饭……”
     “还有一次,我第一次进去你的房间看见她时,她狠狠地威胁我,不要靠近你……情绪非常激动,我怀疑她的神智不够清醒,你留她在身边,不太安全……”
     听到这里,所锦微不可见地皱了皱眉头。
     “还有一次,我对着墙面练歌,想着练好了唱给你听,她在大厅里写字,明明隔着很远的距离,她硬是说我吵到她,一把抓起我,把我丢到外面去……她在针对我……你不要被她表面现象迷惑了……”
     “她是一个非常坏心肠的女人……她迟早有一天会像伤害我一样伤害你……她不值得你对她好,不值得你留她在身边……”
     小砚山红了眼眶,让所锦怀疑他下一句就要怒吼:“有她没我,有我没她”了……
     现在的问题变得有些棘手,所锦一时之间难以抉择。
     “你会不会对闵皑有什么误会……”
     所锦试探性地问着,希望能够找出两人的怨结。
     小砚山搂住她脖子的力度再次加大,让她在微微的疼痛感中感受他的愤怒。
     “所以,你不相信我!而相信那个混蛋女人!”
     小砚山气得小脸通红,这还是所锦第一次看见他如此的情绪膨胀。
     “没有,我是觉得,你们可能存在误会,需要沟通一下……”
     “我和她没什么好沟通的!”
     小砚山忽然踩在桌子上,用力地推了一下所锦,让她一下身体失衡坐在桌子旁边的凳子上,小砚山跳到她的腿上。
     以极其亲昵的姿态揽着所锦的脖子,将她的头往他小小的胸脯里塞,让所锦微微咋舌:“你怎么了……”
     这样反常的小砚山让她心里感到非常古怪。
     小砚山忽而在所锦的额头重重地落下一吻。
     那紧紧压迫的力度还有一丝占有欲,让她震惊。
     “我可以为你做任何事,你只留我一个人好不好,忘了她,忘了所有的过去,忘了所有的人……好不好……”
     所锦怔怔地看着小砚山轻轻吻着她的脸,直到她别过脸去,他才停止动作。
     “告诉我,你到底怎么了……”
     所锦的表情严肃了起来。
     “我喜欢你。”
     小砚山的感情袒露无遗。
     “别傻了,告诉我实话。”
     所锦在小砚山的眼里看不到一丝男女之情的喜爱,只能算是知己之交的依赖。
     小砚山忽然沉默了下来。
     ————
     时间过得很久,久得好似过了一个四季。
     但是小砚山还是没有回应。
     “你不肯说那算了,我去问一下闵皑。”
     “不要去。”
     小砚山从背后揽住她的脖子,让她移不开一丝步伐。
     所锦心中叫苦,遇到的每个男人的力气都比她大……
     “你想怎么样呢……”
     所锦转过身来,用力把他抱紧。
     “你在害怕什么呢……只要你没有选择离开,我不会离弃你。”
     “她不是皲木,你要明白这一点,可是你把对皲木的温柔都给了她,这不应该……皲木已经成为过去,你不能再执着……”
     小砚山的脸色现出痛苦来。
     “她明白皲木,所以我愿意这样守护她,这样不好吗……我们之间也是知己之交,我和她的一份情谊并不影响我们之间的感情。你为何如此排斥她……”
     所锦不明所以,她知道,小砚山并不是心胸狭隘之人,也不是不识大体的人。
     他和闵皑究竟有什么过节?
     “告诉我,为什么你不喜欢闵皑好吗,凡事都能解决的……”
     所锦轻轻拍着小砚山的后背,语气柔和,试图以温柔来打开他的心结……
     小砚山还是沉默。
     所锦叹气。
     松开了他。
     “你一直说我倔,你也这般倔……”
     所锦觉得当务之急还是先找到闵皑,才能让这个让她无法理解的郁结打开。
     然而,当她走出房间门的时候。
     小砚山的声音响了起来。
     “她……死了……”
     ————
     小砚山的声音落下之时,好像整个世界都沉睡了……
     “凡人生老病死是天命,不可逆转,招魂术能借用施术之人的命脉,再加以灵力,强行拽回魂魄,从而骗过阴间的生死簿……”
     “但这终归是个邪术,是要付出代价的,代价便是以命换命,亦或是以魂换魂。三年期限后,由施术之人的魂魄代替进入阴间……”
     “闵皑将闵原的魂魄招回后,在香都已然度过了两年,来到现代,一个小时便是古时的一个月,她身上残存的骨王魂力为她续了一些命数,但终究,该还的,还是要还……”
     所锦忽然靠在了墙壁上。
     震惊过后只剩下苦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