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第100章 远处巍山·预兆
最快更新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认真地做好自己的事情,用心做作业,叠被子,倒垃圾,扫地后期待父亲的归来。我热衷于看见父亲惯于平淡的脸上,因我得到学校表彰而露出的夸赞;我贪恋于父亲趋于严肃的脸上,因为我对他说的每一句“辛苦了爸爸”及捧上一杯热茶的举动时,会心一笑的温柔……
     然而,冬天里的一个下午,寒风呼啸,大雪狂舞,我的脸被冻得通红,身体有着麻木般的僵硬,但我只能在门口徘徊着,我不小心将自己的钥匙丢了……
     父亲在外做着工,我懊恼自己的笨,也害怕打扰父亲,但最后我还是颤颤巍巍地拨通了那个早已熟记的号码,但没有人接,我的心没来由的一阵失落,连打几次,依旧毫无反应,我终窝在亭里,无助地自我取暖……
     所幸,父亲很快便回来了,然而他在亭子见到我时,皱着眉,眼里的冷漠平淡,却让我觉得倏然风吹,所有的寒冷便聚在我心间!
     全然陌生的眼神……
     那样的眼神,有一刹让我幻觉般领悟:我,是可有可无的吧……
     后来我依旧不改以前的生活,安静地生活着,只是会频繁地观察父亲的脸色,但父亲脸上的几乎面无表情,却总让我挫败而归……
     于是我依旧会收拾好床铺,扫地,倒垃圾……
     依旧对父亲说着不变的:
     “爸爸早点回来……”
     “路上小心……”
     “爸爸辛苦了……”
     “爸爸喝茶……”
     “爸爸父亲节快乐……”
     一切的一切,平常得胜似平常。
     但只有我知道,我所做的一切就像在一间房间里,我在里面,父亲在外面,我们背靠着背交谈,隔着一堵墙……
     直到我的手被交回给了院长。
     我依旧像往常一样微笑,对父亲告别:
     “爸爸早点回来。”
     好似对一切浑然不知,而后看着父亲的背影头也不回的离去,走远,及至不见……
     我才觉得鼻子一酸,无声的难过……
     爱玲奶奶说的没错:生命如此凉薄。
     半个月后,在我认为所有人都淡忘了这件事时,一个人悄悄地离开了孤儿院。
     冬天还未过去,我很快便在跋涉的几天里因为饥饿,寒冷,疾病而发烧,呕吐,头昏,眼花……
     踽踽独行……
     我失去了思想,失去了神智,世界陷入炼狱,而我宁可在这炼狱里熬磨,也不愿醒来,那与父亲相处的一幕一幕,如狂狼般翻涌着由心底喷薄上来……
     脑海里似乎有一个声音在告诉我:醒不过来也没关系的……没关系的……睡吧……
     这时我突然在一个电线杆上,看见自己头像的寻人启事,发起人竟是父亲!
     我不想让他担心,想告诉他我很好,不会再给他添麻烦,于是我费力地跑了回去……
     等到我终于拖着筋疲力尽的腿回到孤儿院,我想我永远不会忘记眼前的场景,不会忘记父亲在这对我说过的每一句话。
     只见父亲驻着拐杖,脚下血迹斑斑,混杂着冰雪的痕迹,显然在雪地里奔波已久……
     印象中的父亲就像一尊冷峻而遥远的雕像,沉默寡言,自制内敛,但今天的他却似泼妇骂街,和院长吵的脸红脖子粗。
     狼狈而失态。
     “你知道在这样的冬天,一个十二岁的小孩有多危险吗!你到底怎么看护他的!”
     “又不是我的错,院子里孩子那么多,那小孩自己乱跑出事怪得了谁?”
     …………
     我怯弱地敲了一下门,便两眼一昏………
     等到我醒来,便见父亲双眼布满血丝,显然几夜未合眼,头发上也有凌乱的雪絮……
     是为了寻找我吗?如果在乎我,为什么还要把我扔回孤儿院呢?
     “先生好。”
     我的语气既礼貌又疏离。
     他显然一愣。而后眼含痛楚,还有一丝慌乱,这是我从未见过的他,过去的他,好似在一瞬间面目全非………
     多年后我才明白,执空所导致的断念,较执有导致的欲念更有杀伤……伤人伤己……
     “对不起,我……丢下了你,因为……我的脚在工地里被压伤了,再上次……我在电话亭看见你差点被冻伤,我觉得……我……照顾不好你,所以我……我想离开你,让其他人更好地照顾你……对不起……对不起……我们……回家……好不好?我……不会…再…扔下你了……”
     我号啕大哭。
     为他的笨拙地表达自己,为他的几近卑微的挽留,为自己对他的误解与任性,为所有的失而复得或从未失去……
     原来,他不是没有爱的,他只是爱的太深,存心让所有人都看不见……他的心事也只能从他口中得知……
     从那以后,我们之间没有许许多多感人肺腑的事迹,也没有什么催人泪下的长情故事,但有一点它是事实:我爱我的父亲,我的父亲也爱我!
     在那个冬日,我把父爱完整的默读了一遍:父爱如山,巍山寡言,大音希声,大象无形。大爱,反藏……
     山在远处巍……
     讲到这里,人影话语里似乎有了一丝快乐。
     但很快,人影的情绪便低落了下来。
     “因为那几天的奔波,我的身上留下了病根,很快我便从我父亲身边离开了……”
     雾气几近消散……
     人影愈来愈模糊……
     “我要走了……谢谢您……”
     声音消失。
     所锦快速打开淋浴花洒,让雾气再次升腾,但是人影已然不见。
     ……
     ……
     所锦微微叹了一声……
     ————
     走进自己的房间,也许是心情作祟,空气里好似多了几分沉闷。
     小砚山没有在摆盘或针织,只是看见所锦走进之后便搂住了她。
     “在里面呆闷了吗,要出去吗。”
     小砚山摇了摇头,眼神有些忧虑:“我刚刚在织着我的衣服,我已经完工了,我想送给你……”
     “我看看……”所锦微微一笑。
     所锦抱着小砚山,来到桌上,却没有看见衣服。
     “我……织得不好看……”小砚山眼里升起了一丝悲伤与自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