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第99章 狼人野性·浴室怨奴
最快更新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天烬手指用力地挑起所锦的下巴,看着她依旧冷淡,只是皱紧眉头看他的模样,他一瞬间有了想毁灭她的欲望。
     “你发疯解决不了事情……”
     当天烬单手把她两只手按住,宽阔的身躯压上她的时候,所锦开始有了一丝挣扎……
     她的脸色开始有了一丝羞赧的变化。
     骨王力大无穷的能力在眼前男人手下,不堪一击。
     他不是宠物,他身体里流淌的是野性血液,两千年后的今天,这个女人让他明白这一点。
     他是野兽,他要身下的女人服从,要和这个女人在一起,要让她接受他的天性。
     狼,野性不必掩饰,贪婪无须伪装,他愿意承受她的憎恨与诅咒.....
     只要她,属于他!
     一切不容置疑。
     “我要你爱上混蛋!”
     男人很认真地在所锦耳边讲出这句话,一阵****般的吻落在所锦的唇上……
     心里的郁闷,像山一样地沉重,他重重地欺负着所锦……
     天烬扔掉自己的衣服,笔直的身段,强毅的脸庞,全身充满爆炸性的肌肉,眼睛散发出无边的杀气……
     他的全身上下,都在叫嚣着:
     不要再控制自己了!
     一点都不要控制自己!
     “天烬……我等你很久了……”
     天烬忽然停住了轻咬她耳朵的动作。
     他看到她弯下头颅,亲吻他的下颚,一副臣服的姿态。
     他忽然冷静了下来……
     “够了!”
     天烬迅速起身,找到衣服披在她身上,自己也披回衣服。
     他将她抱起,紧紧拥入怀。
     “为什么不继续……”
     他听见她轻轻地发问。
     语气里的一抹沉寂落寞,冷却了他全身的滚烫。
     他用力,把她按在自己胸膛上,听着他从胸腔里发出的:“对不起。”
     ……
     ……
     当爱情需要有一方迎合对方时,缘,就尽了……
     ————
     所锦从意识中的骨宅重新拿出衣服穿上后,才和天烬来到了老师的办公室,当然免不了一阵狂训,但两人的心思都不在上面,只把老师的话当了耳旁风……
     ……
     ……
     骨宅里。
     闵皑在自己房间,故而所锦去了向涡的房间沐浴。
     宽大的主卧室内有宽大的步入式储衣间,双卫生间,双面台,单独的浴室,私人空间充足而不受干扰,舒适而自得其乐。
     一个浴室套间,有浴缸和淋浴、单独梳妆台和一个洗手池。
     浴室的照明设计属于浪漫的情调,复古的墙地砖在多层次灯光洋洋洒洒的照射下,带来了古典的美,而局部的投射光则能将人引入深邃。
     浴室的水声响起。
     很快,浴室便被白蒙蒙的水汽笼罩着。
     远近的水汽,成丝的,成缕的,成卷的,轻快的,迟重的,浓灰的,淡青的,惨白的,在静定的朝气里渐渐上腾,渐渐地消隐,似香炉里飘出来的烟氤……
     像夜间的雾一样,流动着,像纱一样缭绕四周……
     所锦的眼顿时迷惘一片……
     洗完澡,她没有急于穿上衣服,只是将拧干的毛巾披在自己后肩上。
     静静呆着。
     那一刻的温暖,让她有一丝安全感。
     她记得小时候,大夏天睡在凉席上时,无论天气如何的炎热,她总会用被子裹紧后肩。
     那是她的另一个肩膀。
     过去的记忆可以通过很多不同的方式指导人们现在的行为……
     蔚蓝的童年被稀薄成了白色螺旋状的烟雾,她的温暖记忆所剩无几,这是其一。
     ————
     忽而烟气呆呆地悬浮在了空中,似乎被人为地静止。
     凝聚成团。
     好像冻结在冷空中的柱子一般,不晃也不动。
     再出现一只横空疾书的白色鹅毛巨笔……
     “阿锦,去看看孩子们……”
     向涡的邀请函没有再显示出来。
     所锦知道,原因是她眼前的怨奴怨气不足。
     她看不见眼前的怨奴,却看得见雾气不断在变化,看起来就像一个不到她肩高的人影在急躁地走动……
     显然为没有完成王交代的任务而自责……
     “有什么我能帮忙的吗。”
     所锦披上衣服。
     人影依旧如故的慌张。
     王的邀请函是怨奴不可能重新带过来的。
     ————
     “你不用担心,邀请函还可以有下一份,我并不急于一时。”
     ……
     ……
     所锦尝试不同的理由劝解人影不要慌张。
     但都无法说通。
     人影只是一根筋地跪下磕头……
     “你犯了不可饶恕的大罪。”
     人影忽然安静了下来。
     “你让我不能得到游玩的机会,不能学习更多知识,不能认识更多的人,你是个罪人。”
     所锦一番恐吓的话下来,人影都有了一丝发抖。
     “我会狠狠地惩罚你,我一定要让你明白你做了多愚蠢的行为,让我损失惨重的行为。”
     所锦已经感觉人影在啜泣。
     “你要补偿我。”
     “我要听到你的故事,虽然你的故事一定不吸引人,但我现在非常无聊,你的故事可以让我打发时间。”
     人影对所锦的嫌弃深信不疑,更欢心于自己有改过自新的机会。
     看到雾气欢快的跳动,所锦忽然觉得眼前的人影一定有着一颗纯美的童心。
     这是小砚山做不到的,即使他一直在努力让自己变得蠢萌来取悦她……
     人影五体伏地,让她轻易感受他对她的尊敬。
     而后,人影抓着她的手,轻轻碰着他的脸颊。
     那时,所锦才明白,皲木已经把指识古语的能力早就送给她了的。
     她可以通过和怨奴的接触聆听他们的心声,却不必担负为他们再续前缘的任务责任……
     在指尖的触摸下,所锦听到了眼前怨奴的最深的情感……
     ————
     我是一个孤儿,整个孤儿院年纪最大的孤儿。
     当我的手被眼前的一个男人牵住时,我便知道我被领养了。从此,他,是我的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