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第90章 怜惜·祭祖
最快更新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很多当初不明白的事情,在多年后的记忆晾晒中,逐渐的豁然开朗……
     ……
     ……
     “你接下来的时间里打算如何呢……”
     裴风掩下心中失落,微微发问。
     他已经不再热衷于猜测她的心思,她的心太难摸透,不如直接了当地发问。
     “平凡过一生。”
     这不是你们希望的吗?
     所锦连这句话都不想再发问质疑。
     “公子接下来打算如何呢?”
     “要你收留我。”
     “你家境显赫,有什么需要我收留的吗?”所锦一时难以改口,便直接省略称呼了。
     在现代,已经极少人为吃穿住行而发愁了,更何况在任何界面都自带优越的天道主。
     当然,在人界的时光,天烬他们为了赔罪,才开始学着融入平凡世界。
     “我怀念在骨宅的日子……”
     “怀念你……”
     裴风像个哥哥般,轻轻将她拥入怀,带着小心翼翼的珍惜。
     “跟着我没有什么前途,我也在各个时代骗吃骗喝。”
     “你一定要如此看低自己吗?”
     裴风的言语依旧温润,但所锦却知道,他生气了。
     “我只是讲实话。”
     “我不想骗你,我只想一个人呆着。”
     裴风眼里有了一丝震惊。
     过去的所锦,不会如此不留情面的拒绝他,绝不会。
     江南风骨,天水成碧,天教心愿与身违。
     他们作为天道主,粉碎了她全部的渴望与幻想。
     无数个荒凉昏夜里,她独自一人待到天明。
     春有风筝,夏有鱼,秋有青鸟,冬有雁,一来一往间,日子就这样过去了。
     他们,就这样,失去她了。
     裴风看见,所锦和他再次见面,她没有笑。
     这不是故作姿态的冷漠报复,而是万念俱灰的真实的难以再笑出口。
     对他笑才显得虚假。
     她对他的真实,让他心中塞然。
     所锦转身离开。
     却在下一刻被打横抱起。
     “脚痛医脚,不要这样逞强。”所锦听见裴风的叹息。
     所锦自从做回女子之后,便喜欢上了穿高跟鞋,但因为以前没有穿过高跟鞋,自然穿着不合适,高跟鞋磨脚。
     高跟鞋之所以磨脚,主要是因为那鞋子的尺寸大小和她的脚的大小存在一些差异,还有便是鞋子使用的一些硬胶质或皮革材料,造成鞋子不够柔软,所以第一次穿的时候,不能够很好合脚的形状,从而导致磨脚的情况。
     但这些天,所锦没有停止过穿高跟鞋的举动,只是不停地走着,走着。
     脚起泡了,阵痛袭来了,那痛是那么的厉害,仿佛千万根细针扎进了心头,好似蚂蚁咬过时泛起的痛,犹如在刀尖上跳舞一般,每走一步都是锥心刺骨的疼痛。
     又算什么。
     所锦甚至觉得这些小事,没有说出口或去记住的必要。
     但在在乎你的人们面前,却会把这些小伤害无限放大,比如裴风的“傻乎乎”的怜惜。
     ……
     ……
     “我以为你会抬头看我一眼。”裴风的语气有一丝无奈和头疼。
     现在的所锦似乎有点木讷,从他抱起她之后,她便两眼一闭,在他怀里躺着了。
     这样软硬不吃的女子,叫他又爱又恨……
     ————
     “放我下来吧。”所锦已经听到有女人的声音了,还不止一个两个。
     闵家是一个书香世家,却也极其保守封建。
     看到他们搂搂抱抱,各种家法加嫌弃指责,应是少不了的。
     她目前的身份只是闵家的一个下人。
     所锦懒得去应对麻烦,故而只挣扎着从裴风怀里下来。
     “一个贱蹄子女人,还未出阁便四处勾搭男人了,这种下人怎么还腆着脸留在闵宅里!”
     尖酸刻薄,无情嘲笑。
     这来自于闵家的二小姐,闵冉。
     “小冉,这种话能乱说的吗,不要一开口就叫人看了笑话!”
     一声训斥声接着响起。
     这是闵冉同父异母的大姐,闵皑。
     以一家之主,以女儿之身,守住整个闵家家业的人。
     清秀绝俗,雅致清丽。
     有美一人,婉如清扬。
     她身着一件紫红色旗袍,朱粉不深匀,闲花淡淡香,这样的人,远远望去,既端庄,又高雅。
     所锦看着她宛如深潭的眸子里闪着柔和的光彩,温和地叫人不能言语,有风柔柔吹过,牵动她乌黑的发丝。
     她对所锦微微地笑了,她说:“不要放在心上。”
     这是一个让人一眼便能产生好感的女子,但所锦也只是声音微弱地道了一声:“谢小姐。”
     闵皑微微皱了一下眉头,眼前的丫头似乎,让她心里有了奇怪的感觉。
     她轻摇了一下头,抛去脑海里的一抹思绪。
     ————
     闵皑是闵家长女,集所有优秀与高雅于一身的女子,光芒万丈却仍内敛向上。
     平时人们很少能见到刻苦用功的家主,闵皑的回来,是为了盛大的祭祖传统。
     一个宗族有没有势力先看祠堂,凡是宗族里出人头地的人都以修祠堂为荣,都认为可以福萌子孙。
     生活在香都,你随处可见闵家家族祠堂。
     另一个体现宗族意识的就是祖坟。祖坟越风光越好,道理同祠堂。
     闵姓祭祖宗族意识这方面是外边的人比不了的,甚至在香都其他地方也是望尘莫及的。
     所锦参加祭祖的时候,也发现闵家的势力之广大——来参加葬礼的人竟然拥挤了半个山头。
     但让她疑惑的是闵家的祖坟却是极其朴素。
     那样的祖坟,只是一个长方形的土堆而已,只能算是一个很普通的样式。
     无人守护,无人管理,只有几株大树荫蔽,满目疮痍有的坟的上边还没上碑……
     好一些的祖坟,便有标配草坪,还有些是两个拱手围着好几个碑的……
     如此朴素无华的坟墓,却让所锦受到一丝摄人心魄的震撼,只因为上面雕刻着的两个字:皲木。
     “花上雪。信手捻来成。屑不就琼英。昨朝已见诗成卷,今朝又试曲成声。更催催,莫不做,水仙兄。终须待、晴时携斗酒。更须待、老夫吟数首。休更叠,娉婷。已无翠鸟传花信,又无羯鼓与花听。更催催,迟数日,是春生。”
     祭完祖后,所锦看着开始聚会的闵家女人们,心中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