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第89章 香都·三少追随
最快更新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第二天,所锦走进了香都。
     所锦了解到邀请函上的地点有真有假。打开骨宅的红木门,走进的任何地点,可能是她所处时代的周边景点,但更多的是在现代夹缝里的不知名界面。
     她走进的地点,所处的这个界面并不是现代的一面,那是一个繁华的时代,类似于民国的时代,新潮与古旧并存。
     她处于其中一个小城中——香都。
     香都,顾名思义,以制香闻名于世。
     她看见一个大家族的存在——闵家。
     她可以参与他们的生活,但是他们看得见她,却不会在意她,因为她的到来不能干扰原有人们的生活。
     她是天外之客。
     这样的身份,让她轻松……
     闵姓家族便是香都内数一数二的制香的佼佼者,也是书香门第。
     她作为一个丫鬟,和闵家大宅的工人们一起学起制香来。
     制香就是将香料原材加工成用于宗教祭祀、薰香计时、美化妆容、调养生息的薰香料或化容料。
     被加工后的薰香料或化容料的形态主要有:线香,盘香,香饼,香煤,香炭,香篆,香粉,香丸,香珠,香膏,香脂、香露、香泽、香汤等。
     时代的繁华,让人们更追求精神层面的养息,故而焚香成了这个时代的一种风尚。
     焚香读书、焚香静坐、焚香弹琴、焚香听雨、焚香拜月、焚香祈福,焚香沐浴,凡此种种。
     香是人心的明月,是幸福吉祥和清静逍遥的信使。
     这时代的人们在焚香时都有着一定的要求:
     第一:心净、身净、香具环境净。心净是一件庄严殊胜的事情,欲要达到的焚香的目的与效果,净心是一件根本的要求,心不净则焚香是走过场、是应付,不会有好的效果,谈不上沟通……
     所锦似一座沉思的碑石般,静静听教。
     所锦将衣柜门轻轻关上,一瞬间,有一只手将她迅速扳过身来。
     “砰”的一声,她已然被抵在衣柜面前。
     “你总是逃,总是逃……”
     声音落下的下一刻,闵原被带入一个有着炫目的香气的怀中。
     祁烨稍微粗暴的动作,让所锦一头乌黑闪亮的秀发微微凌乱地散落,几绺头发飞散在外边,铺就了所锦那一排额发.使她具有一种狼狈的风姿。
     所锦看着眼前笼罩着阴森与压抑气息的男人。
     她轻轻缕了缕头发。
     即使,所锦现处的社会还算为上流社会,但现实生活中,没有哪一家人会很严肃的被称呼为“少爷”,“小姐”,“大少奶奶”,“二少奶奶”,“老爷”......当然夜总会里面的小姐少爷不算。
     故而所锦只是尊称祁烨一声“先生。”
     “祁先生,重新见面固然令人欣喜,但太热情反而降低自己的身份,随意认定一个人也会让人看低了你,先生觉得呢。”
     祁烨听着她毫不在意的话语,心里有一丝怒气。
     眼前的女人,嘴唇紧闭,下颏稍显尖削。
     两汪清水似的凤眼,虽有说不出的明澈,却总是淡淡的看人。
     在那稀疏的眉毛下,眼眸里间……
     如柔美的月光一样的欢乐……
     如清烟一般的惆怅……
     如鸷鸟的眼一样的锐利……
     如秋天的雾一样的孤落……
     都已化为乌有……
     只剩下七分灰冷,三分迟滞。
     祁烨忽而抱紧了她,那样的力度,带着歉意。
     “把你的恨发泄在我身上。”
     “滚开!”
     天烬总是她的半路杀出的黑马英雄。
     两千年了,这一点,总归没有变。
     但所锦已经少了那份感动。
     ————
     祁烨与天烬争斗着。
     被无视的所锦便乐得清闲。
     她走出房来,在宽阔的庭院里选择了一条长廊,轻轻走着。
     没有叶子的树干,在凛冽的寒风中摇曳着,垂头丧气的站立在两旁,树干之间,便是蜿蜒绵长的长廊。
     长廊又叫画廊,长廊很长,一眼望不到头,长廊的顶有二百七十三个五彩间隔,每个间隔里都画着五彩的画。
     这每一间的横涧上画着人物、花草、风景,在这几千幅画中,没有那两幅是相同的。
     每幅画都有一个美丽的故事。
     传说,在一个安静的清晨,空中云雾迷茫,你穿着尽显妖娆的旗袍路过长廊,长廊在雾气中显得十分幽静。走进长廊,你会在云雾中偶尔看见一点绿色。
     倚著阑干弄柳条,你抚摸着枝条,吸着新鲜的空气,感受着秋天似的凉爽。
     这时,如果,你转头看见了,一个向你半跪着求婚的男人,你一定要抓住他,因为,他会作为你的心上人,伴你终身。
     传说终是传说。
     现在已是正午时分,没有雾;也因为正处秋天,没有春天的绿色;所锦也没有身着衬出身段的旗袍,只是穿着一件厚重的裙袍……
     但她面前,确实半跪着一个男人。
     那男人,没有穿着这个繁华年代普遍贵公子喜欢的装束:墨色的缎子衣袍,绣着雅致竹叶花纹的雪白滚边,袍内露出银色镂空木槿花的镶边?……
     他仅着一身长衫,但男人像白杨树一样高挑挺秀的身材中,让他的雅致,清逸,一分不少。
     “还好,还能猜中,你会来这里。”
     眼前笑容颇有点风流的少年,正是已久不见的裴风,只是那笑容里少了太多的佻达明媚,笑过之后,便又是一副冷峻严肃的表情。
     “但也只能算知你半分,我以为我早已看透你的心……”
     裴风声音里有一丝沮丧,他错过她,太多太多的……
     秘密。
     “我并没有什么好了解的,闲人一个罢了,公子不必在我身上花心思。”
     也许可以去做一些正事。
     所锦对裴风,心中也是埋怨的,但尖锐的话,终是不愿说出口,并且依旧如故地尊称公子。
     对裴风,她依旧敬重。
     所锦将裴风扶了起来,他有些气息不稳,显然已经久跪多日。
     “公子下次莫再伤身坏体了,也许以前我会动容,但如今只觉得公子失了几分理智。”
     走过漫长时光的回望,总是带着一种冷静的思考,那是经历人情世故之后,脑海里对于人生里程的重新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