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第87章 左撇子·喜欢的何止一点
最快更新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骨同骨”的镜变能力,可以轻易模仿深入骨髓的性格,却无法得到外表上的变化。
     皲木不断检测着向涡的外表和性格,但他还是忽略了,他与向涡的外显习性完全相反,
     他一直知道镜子内外的人必是行为一致的,固有的观念束缚了他。
     因为“骨同骨”的镜变能力,他与向涡的所想竟是完全相反的。
     就如走路时,向涡第一步跨出的会是左脚,而皲木跨出的会是右脚;
     就如做任何事时,向涡伸出的总是左手,而皲木伸出的却是右手,故而皲木没能及时发现向涡在自己右手指尖刻下的漩涡痕迹……
     岳熵两千年来,一直破不了所锦所下的镜变另一个骨王的棋局。
     但两千年前,他牵过她小小的手时的感觉,却一直在他心上,挥之不去……
     直到有一天,他有了这个大胆的猜测,而后,他假扮了天烬,在一次向涡转身时,他做出想抓住她的凶恶模样……
     在面对具有威胁性的人或物的时候,人往往会做出让自己最有安全感的动作,那便是最常用的动作。
     而向涡,在那一刻,伸出了左手……
     当时岳熵还想继续试探,却看见向涡右手的涡痕。
     一个稍微内敛的人,如果常用一只手,她不可能会在上面雕刻任何图案,光明正大地摆出,叫人轻易看见。
     唯一的可能,便是,向涡是个左撇子……
     而牵过所锦的手的岳熵知道,所锦是左撇子……
     但是在之后几次试探里,向涡都是右撇子的模样……
     再如现在,皲木伸出的是右手,向涡伸出的还是右手……
     真假,在那一刻,见了分晓……
     并且站在他们面前的向涡手中并没有涡痕……
     现在的向涡根本不是真正的所锦……
     “阿锦在哪里!”天烬往皲木身上揍了一拳,皲木弯腰支撑着。
     皲木轻轻笑了:“她在你们找不到的地方。”自从他答应裴风他们和向涡见面,但他们没有打动向涡时,他就已经将真正作为所锦的向涡送走了……
     所以他才会经常让他们和向涡隔着一道铁门防止假的所锦的身份被识破……
     未料唯一一次的近距离接触向涡的机会也让岳熵钻了空子……
     ————
     “我无数次动用砚蝉神力来追踪你的奔程,却还是摸不准你的心迹……”
     最后一句话并非出自岳熵之口。
     眼前一片漆黑,皲木只觉得一只手在轻轻触碰着他的脸。
     那是小砚山的声音。
     但很快站在皲木面前的人,却是真正作为所锦的向涡!
     皲木触碰到向涡的手时,便感觉身边浮起了一阵光芒……
     失明让他看不见任何东西,她的心莫名烦躁。
     “你来做什么,不是让你离开了吗。”
     皲木第一次冷下语气质问向涡。
     “完成我的使命。”向涡温柔地把皲木拥入怀。
     “你听着,你没有任何使命,有的话也只是好好活下去。”
     皲木板起脸来严厉说道。
     但失明的他对着一团空气在说道的样子,还是让向涡笑了出来。
     向涡的身体渐渐变得透明……
     她在把自身的魂力输送给回皲木。
     她微笑着,在魂力的流失中毁掉自己。
     “你样子好傻啊……”
     依旧像往常一般的调侃,但向涡眼里却流出了泪。
     “我也好傻,你对我那么好,我怎么还是不能喜欢上你呢,如果能喜欢上的话,我们肯定不用留下另一个孤孤单单……”
     向涡做不到皲木临死还在布局的理智清醒,她现在只想和他啰啰嗦嗦讲出自己的心里话。
     “你以后不要总是那么孤僻,要多交朋友,多唱唱歌,多出来看风景,好好睡觉,不要什么都想硬抗苦撑……对不起……”向涡哽咽着,已然说不下去……
     皲木剧烈反抗着光芒的束缚,却挣脱不开,一阵阵力量疯狂涌入他的体内。
     “熊孩子,不要乱动!”向涡摆出姐姐般的气势训斥着皲木。
     “我还没说完……”
     皲木停止了挣扎。
     却听不见下文了……
     我想说,下辈子,我一定要对你一见钟情。
     其实一见钟情真的很简单,可能是因为你的唇角微微翘起的弧度,刚好显现出了你是一个非常有内涵的人的假象;
     可能是因为你鬓角散落的碎发凌乱却又美好,有一点高冷的帅气;
     可能是因为你脸上一次不易察觉的轻皱眉头显出的一抹担忧;
     可能是因为你对我默默站在我身后,不为任何利益保护的一点心软;
     仅仅是这么一点点的吸引力,就足够让我喜欢上你,然后岁月匆驶,荒草成灰,待我察觉时已是爱得不能自拔。
     就算有一天,你失去所有的笑容,你会把头发整理得一丝不苟,把自己包装地牢不可破,你会隐藏起所有的表情,你会变得心如铁石,我还是会照样喜欢你……
     因为到那时,我喜欢你的,又何止那么一点点……
     ……
     ……
     ————
     小砚山的蝉声响起,依旧行云如流水,依旧如澎湃又如骇浪,依旧如狂浪掏沙拍打人们心底沉淀的情绪……
     但本该是了却忧虑,悠游自在的歌声,却让人在顷刻之间,觉得那蝉声攫走了人们紧紧连在心里的欢乐,只剩下凄入肝脾的哀绰……
     他不是岳熵,他做不到岳熵的冷心冷清,近距离地接触过所锦,他看见她的温柔与善良,他懂她五分的艰难与坚韧,这五分的相知,便足以让他对她,升起一份恻隐之心……
     但是他没能保护她……
     故而,在过去两千年里,所锦一步步走远,从此他低吟浅唱的都是愧疚哀叹的作茧自缚……
     那是人琴俱亡的蝉蛹挽歌!
     砚可笔墨踪迹,蝉可歌透魂力,砚蝉神力,这是小砚山的能力。
     笔墨踪迹并无大害,但歌透之力,却需要动用无数神力,一旦出现纰漏,便是元神尽毁。
     岳熵皱眉,看着小砚山的“自作主张”,却无法为他补充神力。
     “何必……”
     小砚山没有去看岳熵。
     在歌透魂力之下,所锦和皲木的本来样貌渐渐显现……
     摇晃着靠近所锦,而后硬生蜷缩在她的臂弯里……
     亦如两千年前初见那凶恶与霸道,灵性与野性的小野人……
     皲木的脸色苍白,眼中还带着好些血丝,嘴唇因长期干燥而裂出了口子,头发有些微乱……
     小砚山紧紧拽着他的军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