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第86章 棋逢对手·漏洞
最快更新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暮景桑榆,暮景残光,皲木很喜欢这两个成语,总可以带给他一种行将就木的安心感觉。
     皲木,皲木,残败之木……
     皲木久久没有听到岳熵的回应,他艰难站起身来:“你不想说就算了,我先走了。”
     离别的招呼熟稔似多年挚友,又似萍水相逢。
     “其实,你才是真正的骗子。”
     岳熵古井不波的声音响在他周边,离他极近。
     皲木起身的动作一僵,又坐了下来,只是稍稍坐得离岳熵远了点。
     “何以见得。”皲木知道今日这劫自己是难以躲过了,故而也不介意与他一向排斥的男人做最后一次谈话,以弄清楚岳熵对所锦是什么心思。
     “你有着所锦的全部记忆是因为你夺走了她的思想,借由她的魂力与骨王身份苟且偷生,才让她终日处于一种恍恍惚惚的神态之中。”岳熵的表情极冷,他的神力带着惩罚性地攻击皲木。
     皲木被击中,只是硬扛着,才不至于摔得难看。
     在所锦了解到天烬可以闯进骨宅时,她做了一系列的防护准备,她的最后一招逃生是用所有的怨奴的牺牲保她一命,不仅如此,她还参透了“骨同骨,无情数”指的并非活人骨的救死扶伤,而是另造一个骨王……
     有两位骨王同时吸收天地怨气,怨奴种群自然强大得超越历史;平时的所锦,则毫无魂力,那是因为她把魂力转移给了另一个骨王,也就是现在作为皲木的他;在所锦第一次承受极刑之时,因为两位骨王魂力互相补充,所锦活了下来。
     所锦的本意是想让另一个骨王成为她续命的工具,但是岳熵对她的重挫让她万念俱灰,所锦的绝大多数情感被下意识地转移到同为骨王的他身上,当时他有了自己的意识时才发现自己几乎吸食了所锦所有的思想,因为“骨同骨,无情属”的古法会让强大的骨王吞噬弱小虚弱的骨王,他自碎身骨停止了自己不受控的行为……
     思想不可逆,虚弱的所锦从那醒来以后便一直处于恍惚的状态……
     这一直是他所愧疚的……
     ————
     岳熵对他两千年来的追踪他当然知道,他只是一直不明白为何自己藏得足够隐秘却还是总能被岳熵追踪到,如果不是他的魂力足够强,岳熵也不可能等到他主动迎击时才上门抓捕他……
     他怀疑过岳熵在他或者所锦身上设置了什么古法,但他很快发现岳熵只能追踪他而无法追踪所锦时,故而他从来不敢太靠近所锦,生怕暴露了所锦的行踪。
     在岳熵对他施以极刑后,他才领悟到岳熵所做的手脚竟然是在他还没有自己独立意识时回到所锦身边的碎骨,他得到了所锦的思想,故而碎骨回到了作为真正骨王的他的身上……最终受刑的也是他……
     他考虑过岳熵所做的手脚会让他受到一定阻碍,却没有料到岳熵竟狠心至此,留下的是让他毫无还手之力的极刑……
     “两千年前,所锦并未真正成熟,计划不够缜密,我不明白怨奴的强大,我不明白所锦的弱小,我不明白为何她明明已经受到极刑的惩罚,怨奴还在肆虐……”
     “明明感觉漏洞百出,却硬是找不出破绽,她的小小的局,我解了两千年……”岳熵从皲木告知所锦的话语中才明白根源所在……
     “她是你永远无法读懂的。”皲木轻蔑一笑,他的思想所得来自于所锦的断情的心愿,岳熵竟然推测是他为了苟且偷生而夺取的,横竖是一死,皲木懒得多费口舌去解释,反正岳熵也不一定相信。
     他作为骨王而死,以后所锦便不必因为这个身份被同为对敌的岳熵他们追杀了,这是他唯一欣慰了了……
     ————
     皲木转身离开……
     他可以死,但他不会死在岳熵面前,这是他的尊严。
     两千年前的所锦如此,两千年后的他亦是如此。
     但下一刻,他便止住了脚步。
     此时此刻,他最不想出现在他面前的人,除了岳熵,还有一个。
     那是另一个她——向涡。
     皲木之所以来参加缉毒行动,便是因了,岳熵上次告诉他终止情缘任务的通知,终止情缘他必死无疑,故而他便想在缉毒行动中,找个合适的理由,死去。
     让一切变得情有可原。
     如果自己作为骨王,败于天道,必须死去,向涡会为着他的那一份,真正意义上地生存下去。
     轮回,是天,也是一面镜子。
     这镜子里的自己,就是轮回。
     他也想过让向涡喜欢上他,他做过尝试,遗憾地失败了,他们之间,没有情缘的存在,故而不能开启指识古语再续前缘任务。
     他也想过去假扮所锦,他有着所锦的所有记忆,演起戏来,天烬的偏执深情应该可以让他幸免于难。
     但是,他,什么也没有做。
     ……
     ……
     ————
     “皲木……”皲木听见向涡的声音从她面前传来。
     皲木听见即将去上学的向涡,放下行李箱,奔跑过来的声音。
     皲木知晓这又是岳熵的另一个局,让裴风他们把向涡带到这里来,“看清”他的真面目……
     对于自己的思想被他所夺的事,向涡一无所知。
     但如今知晓了,向涡还是不管不顾地向自己奔赴而来,这也许是自己想护着向涡,希望余生有她作陪的原因……
     皲木心中闪过这样的念头。
     皲木伸出手想接住向涡。
     但他们的手,相错而过……
     皲木伸出的是右手,而向涡伸出的也是右手。
     皲木忽然明白自己被岳熵识穿他是由所锦怨气衍生物的漏洞出于何处。
     皲木的面孔是所锦灵魂的镜子。
     这面镜子照出所锦过去的一切。照见她内心深处,在平时生活所隐藏的一面与心灵的阴暗面。
     皲木的性格与过去的所锦,一模一样,“骨同骨”的镜变能力的弊端,让所锦在过去两千年里总是处于恍惚状态,故而皲木只能不断磨砺自己,与所锦活成了截然不同的模样,以更强大的姿态,守护在她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