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第85章 归队·无法逃离的命运
最快更新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骨同骨,无情数。
     “你必须去吗……”
     禁赌任务,急召皲木归队!
     向涡看着已经多日不见的皲木,担忧问道。
     仅仅几天下来,他已经瘦了许多,身上还有淡淡的腥气,向涡知道他身上有伤,但他刻意不让她触碰……
     存心不让她看见……
     他一向如此……
     “你母亲那个事件后,刑警的身份我已经辞去,这次出警,是因为一份职责,不会太危险的。”
     皲木紧紧抱住向涡后,便转身离开。
     他是回来知会她一声,再交代天烬他们好好保护她的,不能久留。
     向涡迅速拉住他,踮脚吻他。
     他用力将她揉进怀里,加深了这个吻。
     他抬起她写满担忧的脸,唇落于她的额头,眼睛,鼻尖,最后,再回到那小巧玲珑的柔软之上……
     走出骨宅,夜风袭来,皲木的心微微寥寂,向涡的吻带给他一种唯美纯净的美,却让他的心会有些许的疼痛……
     他还是无法化解向涡那薄如蝉翼的睫毛下,从眼眸里掠过的,带着一丝不着痕迹的忧郁……
     骨同骨,无情数。
     她,还是,对他…毫无感觉……
     他,也是……
     命运只让他们拥有了胜似爱情的亲情,何其有幸,何其不幸!
     ————
     二月十五日深夜,南方地区的静风县,冬天的风湿冷湿冷的,莫名带着一种禅静,穿过云之间隙,直达心底。
     而禁赌总队精英组的刑警们却不敢放松——因为跟踪了一个多月的案子即将“收网”。
     刑警几乎不会在早上皓日当空的时候值班,身为刑警最喜欢的当然是早晨上班之后,嫌疑人排队来自首,但可惜,那时候基本不可能。
     这一夜,来得很不易。
     从一月开始,禁赌总队便发现有赌枭嫌疑人与无蹄县的庄家联系,密谋轮渡方式聚集静风县,然后,以静风县为中心狂赌,还引起了伤人事件,于是派侦查员蹲守,时间或长或短,依靠蛛丝马迹摸清网络图。
     经过一个月的侦查,以及在当地公安机关的配合下,在二月来临之际,这个横跨两县的案件确定了核心成员,同时也被公安部定为重点级目标案件。
     接下来,就是细分任务,摸清这一团伙成员人数、分工、住址、联系范围、活动规律、武器装备等。
     这是比抓捕更艰辛的跟踪——守候和蹲守排查。设伏的车门紧闭,车窗只开一条小缝,不能启动引擎开空调。静风县天气寒冷,露在外面的手指冻得通红,侦查员手扶着枪套,靠在车里纹丝不动。
     精英组禁赌总指挥介绍,赌枭赌博交易的时间往往选择在凌晨1时至5时,他们昼伏夜出,给公安刑警的跟踪侦查带来了很多麻烦。
     为了盯紧目标嫌疑人,同时避免打草惊蛇,禁赌刑警必须不断地更换跟踪车辆和侦查员,同时一刻不停地紧盯着嫌疑人的一举一动。
     跟踪守候目标是苦活儿,为了盯死一位犯罪嫌疑人,日晒雨淋不说,口渴不敢去买水,也不敢上厕所,有时要像演技高超的演员,扮成各种角色,面对灯红酒绿,内心还要保持清醒。
     皲木在这样的恶劣环境下,咬牙坚持着。
     他便是那名侦查员。
     周围不便于隐蔽,但抓捕赌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人赃俱获,要做到这一点,就需要近距离接触。因此,每一次抓捕,禁赌刑警都面临着生命危险……
     皲木迅速查看路线,一边追击,一边提前布控交易现场抓捕。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连续五日五夜蹲守跟踪。
     二月十六日凌晨,今天是向涡开学的日子,皲木预估着结束任务,回去送她上学的时间。
     还来得及。
     目标嫌疑人在静风县汽车西站附近进行交易,禁赌大队的车辆如离弦箭矢,对赌博团伙车辆前后夹击,果断斩断嫌疑人逃逸路线。
     全军出动对全县各乡镇进行地毯式的排查、清查。同时对今年来查处的9宗赌博案件进行倒查,深挖庄家、赌头,及时打击庄家、赌头,还将严厉追究赌档场地提供者的法律责任,捣毁赌博活动的生存土壤。
     出击期间,因为当时周围有酒吧,人员也比较密集,为了群众的安全,皲木听到有其他刑警鸣枪示警,为了避免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但同时,这个举动,也让几个漏网之鱼逃脱。
     皲木看着一个赌徒从他前面跑过,他举枪击中赌徒的身上几个重要部位,既让他丧失行动能力,又不致死。
     逃跑的赌徒,他们为了钱什么都敢做,被抓后还不停的反驳自己只是帮人……
     皲木不想多看一眼这样的虚伪与无知。
     而后,他迅速撤离……
     不仅仅是因为任务的结束,也因为他已经察觉到身上的变化……
     这一片无人的荒地里,皲木弯腰半跪在地上,冷汗浸湿了他的军装,他的面前,是盘膝而坐的岳熵。
     这一次,岳熵坐得离他很近。
     “你还来做什么。”
     皲木眼里有了一丝昏黑,他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生命力在流失……
     皲木通过感知力判断岳熵的方位,盘腿坐在他面前。
     他的眼睛已经失明,他的浑身是蚂蚁钻心般的阵阵刺痛,这熟悉的感觉,在他的心中鸣起了警钟。
     骨王极刑——粉身碎骨。
     皲木知道是脉衍梭听从岳熵的命令,停止了指识古语再续前缘任务,所以他失去了本来重生的机会。
     这是他无法改变的,他会平静接受。
     他只担心明天是向涡的开学之日,有没有人陪着她去学校;
     天烬他们应该会帮她提行李,他们是可以托付终身的人,向涡最后应该会喜欢其中一个,然后和他好好过日子,自己不需要担心。
     他只担心冬天还没有完全过去,那个女孩会不会照顾不好自己,生起病来,又总是硬扛着。
     他只担心每当她看向身边,恍惚间,觉得那沙发旁,他坐过的痕迹还在,卫生间里,还有他那把备用的牙刷,镜框里,两个人的合影笑的那么灿烂时,那个傻姑娘,应该会哭的稀里哗啦,到时谁能安慰她?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