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第80章 刑警·知己
最快更新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章第二十条为了使国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财产和其他权利免受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而采取的制止不法侵害的行为,对不法侵害人造成损害的,属于正当防卫,不负刑事责任。”
     “樊萍女士在反抗过程中无意中一刀捅死了丈夫,这属于正当防卫,法院判处樊萍女士无罪……”
     向蜗听到法院传来的判决消息,蹲在地上,只觉得心脏缩进的辛酸与快乐……
     而这已经是一个月之后……
     当时,公安机关接到皲木报案后及时出警,赶到了现场,按照有关规定调查取证,急救车也赶到了现场,协助向蜗的母亲,樊萍女士就医、鉴定伤情。
     但樊萍女士却一直处于昏昏沉沉的半失去意识的状态……
     向蜗掌握了她的父亲家暴的证据,却因为直系亲属不能代替被告人出庭,故而向蜗与她的母亲的家暴案便被延期开庭审理,一直拖到了现在……
     所幸,她的母亲还在……
     ————
     向蜗温柔地扶着一瘸一拐的樊萍出外散步……
     母亲在床上躺了一个月,向蜗便屏息凝神,全神贯注地照顾了她一个月……
     一个月里,向蜗总会看着眼前的平凡母亲,怔怔出神……
     无端眼眶蓄满眼泪……
     即使当时皲木已经给她的父亲射击了麻醉针,她的父亲已经不具备危险性,但她的母亲毫不犹豫推开向蜗的举动,依然让她心中动容……
     母亲二字,是唯一没被命运除名的一道清魂。
     从此,所有的母亲,在向蜗眼中,都是神圣的……
     ————
     “妈妈,我……想去读书……”
     樊萍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难堪与愁苦。
     “妈妈没有钱供你读书……”女人的眼中写满愧疚。
     “没关系的,妈妈,我有一个男朋友,他会供我读书……”
     “男朋友!你什么时候有了男朋友!”母亲反应极大,让向蜗心都抖了两抖……
     一个遭到过男人暴力的女人,还会再相信男人吗?
     答案自然不会。
     “立马分开!我的孩子不需要那些混蛋养活!”
     向蜗这些日子是摸透了母亲极好的脾气品性的,才敢开口……
     她万万没想到,她一向柔软的母亲,竟然也有如此强硬的一面……
     “我知道了,妈妈……”
     ————
     “妈妈盛怒,我不读书了,自己也能学好的……我不去学校了吧……”
     骨宅里,向蜗坐在椅子上,有一丝烦恼地对着皲木倾诉……
     “不要傻,你有很多需要学的,一定要去校园学习,我陪你去。”
     皲木在她对面坐着,一口回绝了她的退缩。
     “看来十几天拘留还是没有改变你一丝脾气……”向蜗无奈也有一丝戏谑地逗他……
     自从有了皲木的陪伴,向蜗变得开朗了许多,并且已然能够像朋友,像亲人一般,知心交谈……
     无关风月……
     皲木上次家暴事件,他私自买卖麻醉药后,麻醉药与枪支便被收缴后严厉警告,再被罚款,再行政拘留……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二十八条第一款的罪名为非法持有、私藏枪支、弹药罪。该款规定:违反枪支管理规定,非法持有、私藏枪支、弹药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向蜗虽然庆幸他被关了几天便放了出来,但还是心有疑惑。
     “你是如何可以提前出狱的……”
     “我是一名刑警……”
     原来皲木去入征当了兵,被各种考量文凭,专业,身体素质后成为了一名警官。
     “但是,一名普通警官,不是需要在当了一定的年限军人后,才能申请转业到刑警大队去,成为一名刑警吗?”
     “还有另一种渠道……”
     原来,皲木早已参加公务员招警考试——那就是市的公务员考试,那是一个入门槛考试,国家会按照招考公告选择合适的刑警岗位。只有顺利地通过公务员考试后,再加上其他条件符号,才能成为一名刑警……
     “刑警在正当防卫中是可以使用枪支的,所以你不用担心……”
     不用担心?
     刑警的生活需要24小时手机开机待命、洗澡睡觉随时被召唤、跨省多日出差犹如家常便饭、冬日里连续熬夜蹲点守候、假日里无暇顾及父母亲朋、整日与各色坏蛋斗智斗勇、加班加到地老天荒、饥一顿饱一顿而胃溃疡肾结石的状态工作,有可能工资卡上的数字少的可怜……一生碌碌无为一无所获……
     这样的生活,他只轻飘飘对她说一句:不用担心……
     看着向蜗又气又心疼的表情,皲木心下一暖,再解释道:
     “在我们国家大部分地区是没有重案组的,一般是在发生大案要案时,领导会从警队中抽调,精英组成重案组,包括刑警,法医,司法警察,都会被借调来,当案破起,重案组消失,各路人马,返回所在警队!我是在精英组的刑警,平时不用经常出任务……我还答应你要陪你好好读书呢……”
     向蜗没有问他为何要去参军,还是成为具有如此高度危险性的军人……
     没有人比她更清楚他的目的……
     他只相信,强大才能更好地保护她……
     “未来的路还很长,我还要守护你走完呢……不要把一切想的太糟……”
     皲木重重揉了揉向蜗的头发:“还有,不要忘了,我死不了……”
     “砰!”
     一声狠厉的拍桌声响起,向蜗怒了!
     “不许说死字,我不允许你死,听到没有!混蛋!欠揍!”
     向蜗因为身高的局限,只能跳起来勒皲木的脖子,以示惩戒。
     但好在力气还不小,硬是把皲木拽得弯腰矮了下来……
     “好的,我错了,过去两千年闷得像葫芦,最近怎么像母老虎一样,舍得发脾气了……”
     向蜗似一刹被触动记忆,她重重地把自己撞进皲木怀里……
     因为……
     因为她终于发现了,一直站在她后面,不曾退后过,不曾打扰过的如静风般的少年……
     有一种友谊不低于爱情,有一种关系不属于暧昧,有一种倾诉一直推心置腹,有一种结局总是难成眷属……
     这就是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