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第79章 家暴·母亲
最快更新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冬天最后的一个月飞逝而过……
     清晨的骨宅是静谧的,当第一缕晨光射穿薄雾,向蜗便迎来了她的第一个新生的春天。
     向蜗一醒,出来便看见了桌上热气腾腾的早餐,她的心在一瞬暖了起来。
     她下意识地寻找皲木,却发现他在捣鼓着一个全新的家庭医药箱……
     她看见他把碘液,酒精,创可贴,纱布,胶布,棉签,体温计,感冒药,肠胃药,外伤药……还有其他她叫不出名字的药物一一装进箱子里……
     “你要去当医生吗……”向蜗好心情地打趣他。
     但皲木一脸凝重的样子却让她的心莫名紧张起来。
     见到向蜗,皲木的脸上才缓和了下来,带着她到了餐桌前:“先吃早餐,等一下再和你说……”
     “好。”
     向涡发现,有了皲木的陪伴,自己似乎在一瞬间有了主心骨……
     这在过去的两千年里,她从未如此深刻地体会过……
     兴许是……她已经,把那个人,从她眼里,从她心里移出了吧……
     ————
     “原来的向蜗是被家暴而死的,你的到来倒退了一些时间,但是你还是必须去完成这个过程,我只能在你与事件正面接触后才能帮你……这是限制……”
     向蜗手指紧握椅子的边缘,一丝害怕萦绕在她刚刚好转的心上。
     她竟然要去与杀人犯见面,甚至可能面对面……
     即使这个杀人犯是她的父亲……
     “不要害怕,但要打起十二分的防备,我会全力护你!”
     皲木两手重重抓着向蜗的肩,给她一丝支持……
     他们未来的路,会更难走……
     皲木双手捧起她的脸,眼里写满不忍:“一定要认真记住,进去那里后,一定要注意我说的这些事项,最大程度减少伤害:
     一:远离厨房,以免施暴者用锐器伤你;
     二:靠近门窗向邻居及路人求助;
     三:注意保护头、脸、胸、腹等身体重要部位;
     四:躲进有电话可求助的房间……”
     “我会直接向公安机关报案举报这项家庭暴力问题……我也在你身上安了监控器,能录到家暴的过程作为证据最好,我手上还有装有麻醉针的枪支,我也准备了急用药物……对不起……我能想到的方法只有这么多……”
     皲木怜惜地轻抚着向蜗的长发……
     满目的歉意让眼前的少年变得柔软而具体……
     他会陪着我!
     这一点的确认让向蜗心中的无奈与担忧忽而消散,她紧紧地抱住皲木,似乎是在汲取某种信念的力量……
     “我一定要回来!”
     ————
     向蜗对这里的地理并不熟悉,但好在还有皲木为她搜罗的地图,她很快到了自己生活过的小村里头……
     只有两三家住户的小山村寂静无声,走在乡间的柏油路上,蛙鸣,鸡叫,狗吠声,让她汗毛直竖……
     不久,向蜗发现了路边有三两个村民在闲聊着,她的心才微微放下……
     她还碰巧遇到刚从山上下的套里抓到的野兔、正被村民宰杀。
     辣椒、青椒、豌豆、菠菜、春笋、韭菜、番石榴、青枣、枇杷……她知识浅薄,只辨认出了这些果蔬。
     向蜗脚步变慢,呼吸变慢,连带着思维都变慢……
     走着走着,越来越靠近她的“家”了……
     一声锐利的女人的尖叫声让她差点失去呼吸……
     对面是住了个疯子吗?
     还是住了一个被家暴的女人?
     大喊大叫的,那叫一个撕心裂肺……
     向涡心中抱怨,她差点给吓岔气……
     那被家暴的女人叫的很大声,让向蜗远远地就听到了,向蜗听到她被打的声音,她在哀嚎……
     向蜗犹豫着要不要告诉皲木……
     她很快赶了上去……
     先拍证据!
     ————
     很快向蜗便在空地上,看见了一个躺在地上还挣扎着爬起的蓬头乱发的女人……
     那女人浑身上下的皮下瘀血,叫向蜗看着都疼,她的舌头也烂了,满头的伤头都是包,手指甲掀翻断了直出血,右侧胳膊到大腿到脚,全是伤……
     向蜗迅速拍了几张照片。
     而后快速拨打了120急救电话:“你好,这里有一位大妈浑身受伤,奄奄一息,这里的地址是好招楼村村口对面,这里是一片空地,只有一棵大树,很好认……”
     向蜗正确地描述地址和电话号码,说清楚了受伤女人的年龄、性别,并描述意外事件大概情况、女人的受伤情况。
     向蜗还将周边明显的建筑物等信息告知120接线员。
     信息确认后再挂断电话,而后她便打算留守到急救人员来了,指引120救护车尽早找到事发地和伤者之后再离开……
     但此时意外却发生了……
     女人发现了向蜗,她匍匐前行,向着向蜗的方向……
     向蜗赶忙退了几步……
     不能,不可以被拖累……
     ————
     女人忽然冲了过来……
     那种速度比之现今的一千米运动员,简直有过之而无不及……
     向蜗大声呼喊着求救……
     转头慌不择路地逃走……
     却在下一秒,看见了她的父亲……
     父亲的手上拿着酒瓶,他已经醉眼朦胧……
     向蜗离他只有几米远……
     父亲的酒瓶向她迅速地砸过去……
     她在那一刻发出尖叫……
     ————
     酒瓶落地,向蜗也狠狠地摔在了地上,有人用力地推了她一把……
     她的父亲突然倒下……
     那个女人手上拿着刀。
     刀上是腥红的鲜血……
     那个女人,杀了她的父亲!
     她摇摇晃晃地靠近向蜗,向涡咬牙让自己的情绪冷静下来,小心翼翼地后退着:“不要杀我……我不会说出去……”
     下一刻,一个迅捷的身影迅速抱起了向蜗,向蜗剧烈反抗起来……
     “是我。”
     是皲木!
     “皲木……”向蜗鼻头一酸……
     皲木快速抱着向蜗离开,向蜗回头,看见女人孤单站着,她轻轻呢喃着:
     小蜗……
     向蜗头部似遭受重击一般……
     那个受伤的女人,是她的母亲!
     向蜗目不转睛地盯着女人,写满苦痛与不舍的眼睛;盯着那母亲从头到脚没有一处正常的皮肤;盯着她的母亲,深情款款地呼唤她的名字……
     向蜗看见,她母亲的嘴角,像敲开木鱼般地……笑开了……
     向蜗看着,她第一次见面的母亲倒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