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第78章 同床的吻·无法期待的爱
最快更新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幽静夜晚,月亮像块弯弯的玉石似的挂在浓墨染过似的天空上。
     当冬虫鸣起,当微风用她纤细的指尖轻轻掠过繁荣,枯草随风轻飘。
     当月亮失去光彩时,天空就会变成星星的世界,它们像细碎的流沙铺成的河斜躺在天空中,在这静怡漆黑的夜中独自闪耀……
     一个人影还倚靠在床上,静静研习着手中的书籍。
     深夜里,一声敲门声响起,皲木抬头,眼里警惕。
     他从门的猫眼看向外面。
     骨宅的构造,已经按照现代的房屋构造来变换了。
     皲木庆幸骨宅在他失去能力后还能有这样的功能。
     极其意外地,皲木竟然看见了在门外,抱着被子枕头的向蜗……
     皲木迅速开了门:“怎么这么晚还不睡?”皲木眉毛拧了起来。
     “我想和你一起睡……可以吗……”
     皲木心中狂澜顿起。
     皲木也发现了,自从向蜗明白了他是她的另一个自己,她对他,便多了一份信任与依赖……
     皲木把向蜗让了进去。
     他看见了她眼中的光芒……
     这种光芒,已经许久不见……
     ————
     走进皲木的房间,向蜗只觉得到了雕刻展馆,一下子好像迈入了古香古色的艺术殿宇。
     漫步其间,有栩栩如生,奇绝妙趣的中国古代人物雕刻;
     有古朴雅致,自然娴静的茶具桌椅雕刻;
     有笔走龙蛇,精雕细琢的文房四宝雕刻,等等。
     看到那些琳琅满目,沉香阵阵的雕刻作品,她,心中涌起的喜悦随着皲木递过来的热水而微微荡漾……
     心中欣喜而骄傲……
     然而,这些,都是皲木曾经送到她面前被她婉拒的雕刻品……
     这些都是在过去的两千年被她一一拒绝过的真心……
     久违却是在两千年后的今天……
     她哽咽了起来……
     为自己一直一直的刻意忽视……与错过……
     ————
     乌深如潭的夜晚,向蜗与皲木同躺在在远离灯火的地方,周围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
     此时此刻向蜗忽然感到孤独,心中的那种伤感,不由得使她想起过去孤身一人的时候……
     这样的夜晚教会了我们什么呢?
     是在教我们感知与交流,只有通过交流,我们才能排解心中的苦闷与孤独,才能使自己快乐……
     向蜗忽而,抱紧了皲木。
     黑暗里,皲木身体僵硬,但很快放松了下来:“不开灯吗……”
     “不开。”
     向蜗往他怀里蹭了蹭,留恋他带给她的安稳气息。
     “我……想亲你……”
     皲木刚闭眼,便听到了她似呢喃般的轻声细语,他心中一跳,还以为自己听岔了。
     但黑暗里,温热的唇已经覆了上来……
     唇上柔软的感觉,告诉他,两千年来一直心念着岳熵的女孩,终是变了……
     慢慢地,他俯身将她轻轻压住,吻上了她苍白的唇……
     他浅浅地吻着她,轻轻地吻着她的唇,然后,更深入地探索……
     她并不反抗,只是顺从的闭上眼睛,仿佛一切理所当然……
     不想思考,她只是本能的想抱住他,紧紧抱住他!
     松开她之后,她轻轻地问他:“你……对我……有感觉吗……”
     他在她声若蚊蝇的问话中听出了一丝期待。
     期待是每个人对事物或人的一种思想愿望,并不确切存在,不过却是一种美好之中的至关重要的物质。
     期待是一种补偿,像一双手轻轻缝合了遗憾;它是一种欣慰,像一阵春风能吹开眉心间的浓重忧愁……
     期待是那么简单而重要……
     但这样小小的期待,他却无法满足她……
     他……对她的吻,毫无感觉……
     骨同骨,无情数……
     他的所生,既是她的福址,也是诅咒……
     他早已明白这一点,故而他在过去的两千年,从不敢太过于亲近她……
     她一瞬间明白了……
     在床上挪着退了一步,身体微微蜷缩了起来:“抱歉……”
     古往今来的雕塑家,往往在坟墓两旁设计两个手执火把的神像。这些火把,除了使黄泉路上有点儿亮光之外,同时照出亡人的过失与错误。
     在这一点上,雕塑的确刻画出极深刻的思想,说明了一个合乎人性的事实:临终的痛苦自有它的因果。
     小时候,她无穷无尽的渴望着一份独宠的亲情;长大了一些,她无限热衷于一份至纯的友情;之后的漫长岁月,她一直痴迷不悟地追逐一份如火般炽热,如风般纯粹的爱情……
     恒庄法师说过:随缘不是听天由命,而是以豁达的心态面对生活不过度,不强求,不悲观,不忘形,追逐甚者易伤,贪欲多者难久……
     以前的她,毁身错降到古代……
     她的过错,便是过于贪爱……
     之后生命所遇的一切,便是对她最大的惩罚……
     皲木迅速地伸出手臂,把她圈进自己怀里,紧紧拥着她,制止她想逃离他,缩回蜗牛壳内的行为。
     皲木低头看着她,即使在黑夜里他也能轻易锁定她。单手抚摸着她的脸:“那么多的不可能我们都闯过来了,为什么要丧气呢,没有什么不可能,这只是还没实现……不是吗……”
     向蜗心里难受,咬着牙不想哭,可是泪水却还是越涌越多,只想侧过脸不让他看到,却因他的紧抱,浸湿了他胸前的一片衣襟……
     ————
     向蜗很快睡了过去……
     她做着梦。
     像无数个从前一般,做着一个人的梦境,梦中看见皲木那温柔的眼眸,却是忽近忽远,若隐若现……
     皲木看着她斜斜地毫无防备地靠在他的胸膛上,一头乌发随意铺散,熟睡时仍抹不掉眉眼间拢着的云雾般的忧愁与不安……
     他心怀内疚地吻了吻她的皱起的眉头……
     被沉重的斧头砍伐后残存下来,被尖刻的雕刀凿刻后残留下来,被粗砺的砂纸打磨后裸露示人。
     她成了如今唯唯诺诺的模样……
     没有人记得她的创口,她的伤痛……
     这个世界,只有他,明白她所有的苦痛与坚韧;
     他无论做什么,始终在想着,只要生命允许他的话,他必用尽全力让她快乐……
     这个世界最不愿意看到她受伤害的便是他……
     但是,他还是不可避免地伤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