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第73章 人性凉薄·意料之中
最快更新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所锦轻轻对着岳熵说:
     “如此,你觉得,一个人的情感还是天道能够随意践踏的吗?我一直在努力,希冀你能明白他们是有灵智的,放过他们,放过我,但天道竟然从来不曾打算放过我们,我一直不肯向命运低头,我是不是很傻……”
     不会再这样做了。
     她已经没有力气说出下一句话。
     纵然桂魄都圆缺,况复萍踪不去留?
     她是无根之人。
     就算月亮也有圆缺之时,更不用说浮萍难道还能一直存在么?
     天道终究难容……
     他的身份不允许他心软。
     他,便是万界境主,天道主神。
     他漠然离去……
     她蓦的睁开眼睛,痴痴的望着他离去的身影,早已在眼睑内蓄积的了许久的泪水夺眶而出,哗哗地流下苍白的面颊。
     眼泪似乎是在往心里流,变成了酸的,苦的……
     其实,最没有把怨奴感情放在心里的是她自己。
     这样自私的自己,终究得到了另一份因果的遗弃,她有什么资格去指责岳熵呢……
     人性本凉薄,又何介,谁比谁更多……
     如果你很迷恋一个人,那你一定配不上他……
     爱,若失衡,必有一方,满盘皆输……
     如是颠簸,生世亦无悔。
     所锦守住的,是仓皇而班驳的灾难,是用整个生命也敌不过的假象……
     她该庆幸的,时间无涯的荒漠里,能够遇见,已是幸运,他没有来迟,不是吗?
     她曾经以为日子是过不完的,未来是完全不一样的,现在她就能永远待在她自己的未来,她的梦想还像小时候一样遥远,唯一不同的,是她已经不打算实现它了,也不必再追赶了……
     她记得他对她的评价:“太傻了……让人下手都没意思……”
     她很想知道,当她的傻乎乎的名字滑过他的耳朵,他的脑海中会闪现些什么……
     已经,不得而知……
     所锦砰然倒地……
     冰天雪地囚禁了她最后的声音……
     ————
     岳熵很快便找到了小砚山。
     小砚山还待在所锦初次被关的地方,身上的伤已然康复。
     “我们回去吧……”岳熵开口。
     “我只知道她有罪该罚,却未料天道如此无情……”
     小砚山没有听话,依然静坐,小小的身躯,却是满影沧桑……
     岳熵没有再开口。
     他答应了所有的人,会保全她,他们也信任了他……
     但是在后来天道无法诛杀所锦,只是勉强打成平手,天道向他下达诛杀指令,趁着所锦实力大减……
     他毫不犹豫地,杀了她……
     “我想,这首歌是她唱给你听的……”
     小砚山开口哼唱起所锦教他的那首歌:
     愿化作你的红色满天星
     不经意间藏进你的眼睛
     拼尽全力守护你一颗真心
     好像我们距离真的那样近
     ……
     ……
     “小时候,我很喜欢一种叫满天星的花儿,满天星,一种非常不起眼、经常用来点缀、映衬别的鲜花、近似野草的花。她很可爱、玲珑、美丽……”
     “满天星很容易养,你只要把它插进花瓶里,每天早晚换一次水,就能维持它的生命……”
     “满天星的样子朴素无华,这种平凡无奇的装扮,令人一时难以说出它到底美在哪里……”
     “后来我知道了,它美在爱着太阳,所以它的样子才能超越世上的任何一束花,成为我心中百看不厌的影子。”
     “公子,如果有一天,我死在你手上,希望我能像这样一朵不起眼的小花一般,因为痴情,被你百看不厌,永远铭记……”
     无期林坚硬的土地上,镌刻着用手指一笔一划写下的话语。
     岳熵看见过,那是所锦被关在这里时的描描画画……
     但岳熵不知道,她写下的竟是遗言……
     她竟然早就料到,她会死在天道主岳熵的手上!
     甚至她写给裴风,祁烨,天烬的信还在路上……
     她早就知道他会杀她的命运,只是一直寻找着让他和她能共存的办法,不抱希望地挽留宿命因果……
     她,早就知道……
     因为,她是一个作家啊……
     她的到来最重要的原因便是她是一个疯狂的书魔,对书中人物的过度执念,让她进入到了她书中的世界……
     解铃还须系铃人……
     要结束一切,必定是由她痴爱的岳熵来结束……
     她在被关期间,一直在近乎冷酷地假设其他可能,却还是预料到,她,在劫难逃……
     只是她和其他人一样,选择相信了岳熵,相信天道……
     浅薄的土地上,画出了她所有的命轮,描描画画的,都是明知的结局……
     一笔一划,都入土三分,带着深入骨髓的深情……
     岳熵指尖轻触这些被刻意用尘土掩藏起来的话语,寂寂无言……
     ————
     岳熵回到了所锦倒下的地方。
     但原地已经没有她的身影……
     只有一段伏地爬行过的轨迹……
     遍体鳞伤的她,竟然倔强地爬离了原地,鲜血涂染了整个无期林……
     这是她最后的尊严……
     在这样如熊熊烈火般的光焰中……
     岳熵忽然觉得天道的胜利开始败色……
     他想起她刚来写遗书时的懵懂无知……
     她看见他第一眼的羞赧惊喜……
     她不敢深睡的不安,防备……
     她梦中背诗的温柔欢悦……
     她听着他的教诲时目不转睛的欣赏敬仰……
     她不知所措时抓狂的女儿情状……
     她直呼其名的固执,而后放下身段叫唤公子的卑微无奈……
     她暗中为他准备小礼物的默默无闻……
     她一点小事就能感动的轻易满足……
     她托腮发呆的胡思乱想……
     她雕刻纽章的认真执着……
     她拒绝婚事的倔强勇敢……
     她暗中训练的不甘认命,恐惧忧虑……
     她不断努力传达善意,乞求天道与骨王和平相处的隐忍与感伤……
     她总是道谢的悲伤失落的伪装……
     她下定决心要族人换她一命,自责的泪流满面……
     她赤裸裸的疯狂爱恋……
     她终于舍得流泪的倔强脆弱……
     岳熵才发现,他对她发生的一切,原来也是在意的,甚至能够记住其中微不可见的细节……
     岳熵还记得,他牵起她小小手心时,掌心冰冷的温度……
     岳熵才知道,那个简单而复杂的女子,竟是这样让他牵肠挂肚的……
     所有的好与所有的坏都集在她身上……故而深入人心,叫他过目不忘……
     “公子可以多穿一点衣服,这样冷的天气不宜出门……”
     “外面的局势是不是让公子很为难……”
     “公子,怨奴难道不是民吗!”
     “你知道我是有感情的人,你早知道的,是吗?可是你一直给我一种,把我看做野兽的假象,是在借此逃避我无聊至极的感情,是吗?你早知道,我喜欢你……是吗……”
     ……
     ……
     从此,对她的记忆,是永远回不去的阴影……
     太偏执的感情和太强烈的悲喜都是执念,正是因为放不下才有了那么多苦痛。
     命运,犹如一场奢华的盛宴,每每盛装出席,结果却总是满杯狼藉。
     我们,无人幸免……
     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