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第72章 极刑·不可触及的神明
最快更新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看来,他们并不是,很称职。”
     所锦呆呆站立时,一个人从后面抱住了她,那人的手环过她的颈子轻触着她的锁骨,本该温暖如春的画面,因着男人的手中法印而支离破碎……
     她以一个孱弱之躯,被实施了极刑……
     她不敢相信自己刚逃出生天,又被偷袭了致命一击……
     所锦转头,复杂地看着眼前的男人——岳熵。
     怨奴自爆,她还不忘把天烬他们送走……
     他们的失误已经导致了她的族人全军覆没。
     如今,岳熵竟然再次覆灭了她全部希望……
     他,亲手杀了她……
     一袭青衣,染就一树芳华,两袖月光,诉说绝世风雅。
     眼前的人的心是一方砚,不空亦不满;眼是一片天,不奢亦不贪;情是一盘餐,不腻亦不淡……
     深邃梅婷花向晚,零落幻影墨里寒。谁人涂抹香薰醉,禅语萦绕紫檀烟……
     有着忧悒清远的气韵,浅笑时音容渺惘,性格里有的是从容不迫,却如微云孤月般让她疼惜牵挂……
     这个她放在心尖小心翼翼爱着的男人……
     从来不会皱眉的男人……
     他,是遥远的不可触及的神明……
     她无法质问,他的选择本是应该……即使此前他有过对她的怜悯,但终究还是,造化弄人……
     但她的心却在滴血,那血滋润着她一点点萎缩的心脏,血管里正疯狂蔓延着的寒冷,让她如此疼痛难忍……
     她身上的粉身碎骨的痛感,在提醒着她,她就要死了,就要消失了……
     生命竟然如此脆弱,死亡的感觉如此真切鲜活,深黑色的绝望卡在喉咙里,让她发不出声音。
     终于不用担惊受怕地活着了……
     她眼里的悲伤终于可以表露……
     从童年起,家庭的冷清环境还有周边人的种种刁难让她成为一个孤僻的人。
     她不懂得反抗,也不懂得表达诉说,她便独自一人,照顾着,生命历年的星辰;
     孤立无援,她做了一个寡言的人,不伤人害己,卑微渺小地承受着各种各样的脸色与嘲讽,她毫无脾气,她软弱可欺,隐藏着自己,与四周环境平衡相处;
     她变得乖巧懂事,每个接触过她的人都会觉得她很傻很天真;她很温暖很平和,但没有人明白她有着那么一个悲伤而不安的曾经……
     长大后,她也有所知觉,她的性格似乎在“异化。”
     她的内心住着两个不同的人,一个感性到泪水说流就流,一个理智偏执到近乎冷酷无情……
     即使阅历并不广深,但她多愁善感的心注定她的“大悲大喜”,在大悲与大喜之间,在欢笑与流泪之后,她体味到前所未有的痛苦和幸福。
     幸福她没能记住几分,但那许多的难过,不管岁月的风雨如何侵凌,反而愈来愈深地镌刻在她的生命里。
     从此,那些从窗前屋后走过的风景,那些靠近了她又转身离开的人们,如同光一样疾驰,抓不到手中,温暖不到心里。
     从此,她内心的天空非常的明亮。
     很蓝,很清晰的蓝。
     蓝得像一种疾病,难以治愈般的痛苦的蓝……
     温柔而寂寥,凛冽又刺骨,
     她的过去,总不过是一场无疾而终的风……
     ————
     即使岁月以刻薄与荒芜相欺,她的心还是存有一片繁华似锦的海。
     她的心里,藏着一个英雄。
     她想象着,她的英雄有很漂亮的眼睛,和无所不能的能力。
     她从小到大,始终在做着重复的两件事:爱他以及守护。
     她想他的每一天,强过在人间的一万年。
     没有人知道那种深爱是什么感觉,就像屋里突然黑了,她不是去找灯,而是去找他。
     她对他的思念不断浮现在她脑海之中,用手挥开,它有顽固的凝结,总在心上,不忍离去。
     她的思绪疾飞几千几万个光年,寻找一个叫永远的终点。
     有一天,这样的他真实出现在她面前。
     她所有的微笑,还是心中一地洁白的风骨灼灼,都惊喜着,对上天给予她被爱权利的慈悲。
     于是,她这辈子做什么事都没怎么成功过,唯独让他幸福这件事,她怎么也不想搞砸。
     她想像一位江南女子般和心上人一起参加花灯会,提画灯谜猜……
     她想和他醉漾轻舟,越过万重山,行至花深处看一场鸽影……
     她想和他一起马蹄踏过岔道,挑灯看剑,烈酒入喉……
     她想上红楼,和他喝下交杯酒,执子之手……
     她想和他一起生活,在某个小镇,共享无尽的黄昏,和绵绵不绝的钟声……
     他喜欢下棋,她等着自己琢磨棋艺,练到炉火纯青,叫他拍案叫绝,赞不绝口……
     他喜欢喝茶,她等着自己学会茶艺,泡起的茶香萦绕万里,只等他来,续最后一缕……
     她等着只要努力,就一定能得到的幸福……
     没来得及……
     ————
     他,还是,没有放过她……从身到心……破灭……
     她一腔孤勇,一生只用于一处……
     檐水穿墙,她听见有条河流在她和他之间,它比那季节更长,比天空还远,但她还是盲眼,偏贪看远道的光……
     情深无用,知与谁同……
     思念无果,终于滂沱……
     就算她在尽力疾走,终局还是回到那个悲伤的出发点。
     对于这个男人,她一直在期待,却一直在绝望……
     “骨王的身份一定经历了无数代代的主人的死亡,而且一定会跟随我到最后的吧,但如果我毁了所有的怨奴,是不是我的身份就解除了,我没有任何不必要的使命,我就可以毫无顾忌地喜欢你了,我是这样想的,像个傻瓜一样……”
     “在我毁灭我的子民的时候,我听到的,不是他们临死前怨恨的呻吟,而只是他们一直安抚我不要害怕,与我生死与共的声音,我一闭上眼就能听到那更令我痛苦的声音,这不是捂上耳朵就能听不到的……为什么……”
     说出这一句为什么,她忽然鼻头一酸……
     所锦带着微笑推开他,这一刻她冷的像冰。
     脸色惨白如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