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第67章 以歌送行·险棋
最快更新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在我那个时代,任何对个人奖赏与惩处都讲究证据,我们在一本书上明令禁行各种行为,我们管那本书叫宪法。”
     “我们任何双方有矛盾时,会协议一份调解书,协议不成功便会求助于法院各级机关,那些机关类似于天道主的存在。”
     “进行法院调解时我们需要讲求证据,我认为天道主对于怨奴的行判也需要讲究证据……”
     “判决时,被告人提出证据证明调解违反自愿原则,或者调解协议的内容违反宪法的,再或者如果人们有新的证据,可以申请再审……调节不满意时,也还能再调解……”
     所锦提出一个让岳熵诧异惊叹的主意……
     “我希望,天道的审判绝不限于个人或群体主观臆断,而是百姓们合情合理的共识……”
     岳熵最后答应她,一定做出公允处置。
     然而岳熵一离开,便又是半个月过去了……
     半个月里,祁烨,天烬,裴风都有来看她……
     ————
     裴风带着小砚山来给所锦唱歌,以缓和她不安的情绪。
     “公子,让我单独和小砚山呆一下,可以吗……”
     裴风看着极少向他开口提出需求的所锦,虽然不解,但还是尊重她的意愿,离开。
     “唱首歌给我听吧……”
     所锦头靠在树上,双手枕于后脑勺,似乎见到小砚山很愉快的样子。
     小砚山感染到了所锦的放松的气息,开始响起嘹亮的歌声……
     小砚山的歌声像山呼海啸,像江河奔腾,像催征的战鼓,像冲锋的号声……
     歌声拖得很长很长,因此能听得很远很远。兴许人还没看见,已经先听见歌声了;或者人已经转过山头望不见了,歌声还余音袅袅,不绝如缕……
     小砚山的歌声曾经给过所锦力量。每当她写文章累了的时候,听上小砚山唱的一首歌,即便一直保持一个音符,也让她感觉空谷里别有一番铿锵的足音。小砚山给了她莫名其妙的一股力量,让她有一种说不出的激动感!
     他的歌本是令她心潮澎湃的!
     但如今,不知为何,她好像失去那种热血沸腾的激情了……
     小砚山带给她的歌,只剩下空洞……
     “我来教你一首歌吧……”所锦依旧一副欢悦的表情。
     还记得初遇的那个仲夏
     你沉静着脸不爱讲话
     手下笔墨挥洒
     眼中星星闪成花
     每瞬间都珍贵无价
     愿化作你的红色满天星
     不经意间藏进你的眼睛
     拼尽全力守护你一颗真心
     好像我们距离真的那样近
     天空在黑也挡不了风景
     星汇成海照亮每处阴影
     不提地老天荒但有细水流长
     把一生珍爱当做最终信仰
     期待着你长大的模样
     不知会不会怀念旧时光
     最心动是能一起成长
     十年其实真的并不长
     我们也许有类似的理想
     为希望拼搏不怕受伤
     千千纸鹤飞翔有爱就充满力量
     未来阳光会晴朗
     愿化作你的红色满天星
     不经意间藏进你的眼睛
     拼尽全力守护你一颗真心
     好像我们距离真的那样近
     天空再黑也挡不了风景
     星汇成海照亮每处阴影
     不提地老天荒但有细水流长
     把一生珍爱当作最终信仰
     一场热血惊艳了时光
     一份执着温柔了岁月
     少年不必太完美
     奔跑太久适当歇歇
     不要太疲惫
     天空再黑也挡不了风景
     星汇成海照亮每处阴影
     不提地老天荒但有细水流长
     把一生珍爱当作最终信仰
     有你在的地方就有红色星光
     ……
     ……
     所锦的歌声宽厚而圆润,委婉而自然,像和煦的微风,拂动着深深的大海,像远方的深谷,回荡着沉沉的雷鸣,自有一股令人向往、探索、回味无穷的魅力。
     这歌声在幽静的夜晚更加清晰,像清澈的山泉,敲击着美丽的鹅卵石,沁人心脾;犹如平湖投石,水波涟漪,令人心旷神怡
     也莫名感伤……
     所锦唱完了,轻轻问着小砚山:“是他派你来监视我的吧……”
     所锦脸上表情依旧平和,但问出的话却让小砚山心惊肉跳。
     “今天过后,你就回到你真正的主人身边吧……原谅我的寒酸,只能用这首歌为你送行……”
     小砚山无话可说。
     “很抱歉让你老是扮稚童来哄我开心……”
     若不是因为主人岳熵,堂堂一代蝉神怎可能会屈尊于一个平凡女子周边……
     一开始,她虽了解小砚山的身份,却心存侥幸,轻易相信自己会有不同于他人的机遇……
     她早该知晓的……
     “世代的恩怨不是说清便能够清的,天道主很难为怨奴种群辩护……”
     小砚山平静开口,声音起伏里带着与孩童身形完全不符的成熟稳重……
     他还感念这位女子对他的疼爱,故而暗中提点,剩下的命运,便是要她自己把握了……
     “凡是美好,都是要付出代价的……我知道……”所锦笑看着小砚山的离开。
     如果小砚山能够及时领悟到所锦此刻的笑意,兴许他在未来便不会那么愧怍……
     ————
     意料中如期而至的失败还是到来……
     所锦被镣铐着押出无期林,对骨王实施极刑是民心所向,但天道主应用折中的方法让所锦可以逃过极刑。
     那就是剔除她身上所有的威胁性……从而让人们信任她……
     即自释兵权——自碎身骨。
     她身上的可怕力量是人们一致认为的“证据。”
     “我所说的证据并非这样的……”所锦无法动弹,但嘴里依旧不肯服输。
     “天道主,你和他们解释一下可以吗……”所锦有一丝无奈地叫唤着岳熵……
     “是这样的,你只有这一次机会……”岳熵此时的表情是紧绷的,包括天烬,祁烨也是手掌并拢,高度紧张的模样……
     只是独独少了裴风……
     无期林需要四位天道主同时开启,同时封锁才有成效……
     裴风是一个识大局又做事缜密的人,不可能会在此刻出纰漏……
     天道主四人在某种程度上心意相通,然而如今,他们竟然没有一个人能够联系得上他……
     唯一的可能,便是他,出事了……
     裴风醒来,看见自己的手腕被一条长链锁于一张大床上,他轻轻落地,虽然被囚禁了,却依然不减他半分高雅……
     “公子你醒了……”所锦从椅子上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