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第68章 面具·一石二鸟
最快更新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看到本该在无期林内禁闭的所锦,突然出现在面前,而自己已经神力尽失,裴风吃惊之下已是了然……
     一个有着温暖的笑,柔软的眉眼,倔强而勇敢,从来不肯轻言放弃,就算被欺骗也选择相信,就算被伤害也努力去爱的,有血有肉,有情有义的傻姑娘,最适合去扮猪吃老虎,给人致命一击了……
     “和我说说你的策划过程吧……”裴风重新坐在了床上。
     “小砚山虽然重伤,但没有性命之忧……”所锦先给裴风吃了一颗定心丸。
     毕竟,裴风此次会中招的原因便是小砚山的重伤非常紧急,但岳熵要主持骨王的自刑仪式,抽不开身来帮小砚山。
     小砚山对岳熵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岳熵不可能让手下或其他人轻易知晓消息,贸然前去寻找小砚山,故而最后方法便是,将这个重任交给唯一信任的知心好友——裴风,让他代替岳熵寻救小砚山。
     小砚山必然也没有料到所锦的魂力比之他的神力而言,有过之而无不及。
     故而所锦隐藏实力,装出弱者姿态,装得很愚笨,吸引他的注意力,引他上钩,让他轻敌后轻松将其拿下。
     甚至小砚山都没有把她视为对手或敌人过……
     “我本来想着平平凡凡过一生,但是有太多阻碍让我不安……”
     “所以我暗中召集所有的怨奴,一点一滴地教他们思想……”
     “天道主不能进入骨宅,这是我的最好助力,在你告诉我可以通过拒绝与天烬的情缘时,我早就已经关闭了这个情缘任务,原因便是不能让天烬进入骨宅发现我所做的一切……”
     “我的本意是希望天道主看到怨奴的变化,从而用非暴力的手段教化他们……”所锦讲到这里时忽然沉沉地叹了一口气。
     “在训练怨奴之前,我翻阅了很多关于军队管理的书,了解到军队管理是通过计划、组织、控制、激励和领导等环节来协调人力、物力和财力资源,以期更好地组织目的的过程。我从来没有真正训练过军队,我一开始很担心自己做不好……”
     “具体的操作,我了解到军队管理第一步是制定计划。“夫庙算胜者,得算多也;庙算不胜者,得算少也。多算胜,少算不胜,而况于无算乎?”《孙子兵法》中强调了计划的重要性。这本书给了我很大帮助……”
     “养兵之日,在于如何让增强军人的战斗力,必不可少的是武器的研制与配发,伙食的配比,军饷的发放,思想教育等。”
     “武器属于技术层面,在此不言。伙食的好坏,直接影响军人的身体素质,甚至工作积极性,是重要的一个元素。同时军饷的保证也是战斗力的一方面;军饷按时发放是稳定军心,凝聚军力必然要做的工作,历史上,很少有以民族大义、人民利益为奋斗动力而愿意放弃军饷的……”
     “思想教育更是统一人员理念,指引前进方向向目的靠近的重要力量,很多时候更是决定性的……”
     “但最后我发现,我的怨奴子民们这几个方面完全不用我担心,他们不需要我策划组织,不需要伙食,军饷,不需要武器,更不需要我来感化他们拥护我,他们随时准备为我牺牲……”说到这里,所锦表情有了一丝温柔。
     “所以我就只需要把思想智慧教给他们便足够……在一只军队里,智慧放在第一位虽然有些勉强,但比较而言,在紧急关头,其余四个难登此位。”
     “战争是一份拿性命换性命的工作,并且对于一个人来说,生命不可再生,不是这次吃了亏下次可以赚回来的,因此对于一个军队而言,把智慧放在首位,也不为过……”
     “最基本的智慧我分为两点:第一是怨奴们能够按照自定的计划将行动中需要进行的各项行为认真进行,以期达到预期目的;二是在行动过程中能够在情况有变的条件下,在当时特定的环境中作出较为合理或最为合理的判断,并由此及时调整出相应的行动,保证最终目的的顺利到达。”
     “那么长的时间里,我只教会了怨奴们隐,忍二字。他们会按照自己的周身环境制定保护自己的计划,隐于暗处;同时在出现意外时暂时忍耐,伺机而动……他们做的很成功……”所锦眼里浮现一丝自豪。
     “但很可惜,有很多怨奴,我来不及教会他们思想,他们只知道为我死忠,拼尽全力来救我,落得个悲惨下场……”所锦最后的话语写满痛惜……
     所有的真相所锦娓娓道来,很少有情绪波动的时候,似乎她做的只是一件不起眼的小事……
     似乎变了一个人……
     欲想夺之,必先与之……
     好一个洞悉人心的女子……
     “你真的很强,不是你终于动手,兴许我还把你一直当傻瓜错看……”
     裴风眼里复杂……
     “也许我本来傻傻的,所以演起来没怎么费力,而且我觉得做比较傻的那个,还比较随心一点……”
     “你怎么会傻,你知道夺取一位天道主的神力,便能阻碍无期林的阵法启动,故而你重伤小砚山诱骗我至此,既让我失去神力,你少了无期林启动这个克星……”
     “还因为我的缺席,无期林的那个作为替身的你必然得到缓刑,百姓必然没有二话,一石二鸟,还让所有人蒙在鼓里,没有人会把矛头指向你……你可进可退……强大如斯……”
     “亏我担任参谋多年……惭愧……”
     裴风想起,他在背起伤痕累累的小砚山,看见眼前所锦蒙面的黑衣人时,他竟然在她手下,走不过二十招……
     她怎么会变得这么强!
     裴风把疑问问了出来。
     所锦的答案便是:苦练。
     “如果你天天生活在自己很快将被杀的忧患中,你就不会懈怠任何一项训练……”
     裴风对于这样一个,时刻不在淬炼变强的女子,心服口服……
     但想到她竟然无时无刻不在恐惧的挣扎成长,裴风忽然觉得,心中一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