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第63章 掌心温热·怜悯
最快更新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正祭是每年冬至之日在国都南郊圜丘举行。“圜丘祀天”与“方丘祭地”,都在郊外,所以也称为“郊祀”。圜丘是一座圆形的祭坛,百姓认为天圆地方,圆形正是天的形象,圜同圆……”
     “祭祀之前,天子与百官都要斋戒并省视献神的牺牲和祭器。祭祀之日,天子率百官清早来到郊外……”
     “天子身穿大裘,内着衮服(饰有日月星辰及山、龙等纹饰图案的礼服),头戴前后垂有十二旒的冕,腰间插大圭,手持镇圭,面向西方立于圜丘东南侧。这时鼓乐齐鸣,报知天神降临享祭。”
     “接着天子牵着献给天神的牺牲,把它宰杀。这些牺牲随同玉璧、玉圭、缯帛等祭品被放在柴垛上,由天子点燃积柴,让烟火高高地升腾于天,使天神嗅到气味。这就是燔燎,也叫“禋(yīn)祀”。”
     “随后在乐声中迎接“尸”登上圜丘。尸由活人扮饰,作为天帝化身,代表天神接受祭享。”
     “尸就坐,面前陈放着玉璧、鼎、簋等各种盛放祭品的礼器。这时先向尸献牺牲的鲜血,再依次进献五种不同质量的酒,称作五齐。前两次献酒后要进献全牲、大羹(肉汁)、铏羹(加盐的菜汁)等。”
     “第四次献酒后,进献黍稷饮食。荐献后,尸用三种酒答谢祭献者,称为酢。”
     “饮毕,天子与舞队同舞《神门》之舞。最后,祭祀者还要分享祭祀所用的酒醴,由尸赐福于天子等,称为“嘏”,后世也叫“饮福”。天子还把祭祀用的牲肉赠给宗室臣下,称“赐胙”。后代的祭天礼则多以神主或神位牌代替了尸。”
     “皇皇上天,照临下土。集地之灵,降甘风雨。各得其所,庶物群生。各得其所,靡今靡古。维予一人某敬拜皇天之祜,薄薄之土。承天之神,兴甘风雨。庶卉百物,莫不茂者。既安且宁,敬拜下土之灵。维某年某月上日,明光于上下。勤施于四方,旁作穆穆。敬拜迎于郊,以正月朔日迎日于东郊。这是大致的祭文……”
     一份恣意,几番从容。一席良音,几瓣书香……
     有斯良人……
     所锦极力隐忍对岳熵的崇敬……
     ……
     ……
     ————
     “我们走吧……”
     所锦眼里的一丝期待让岳熵错觉她好似出游的少女,而非迈向未来的荆棘之路……
     所锦对他全身心信任与依赖让他在这个冬天觉得温暖了起来……
     岳熵向她伸出了手……
     所锦惊异之下,受宠若惊,想迅速把手放在岳熵手上……
     却是退了一步……
     难为情地开口:“我的手脏,莫污了公子的手……公子前面引路便可……”
     所锦心中叹息,刚刚去挖土的时间太不是时候了……并且因为骨王力大无穷,她直接没用任何的工具,只是徒手挖……
     然而,岳熵却仍旧牵住了她的手……
     岳熵的手很大,很暖。
     所锦以为他是想握一下她的手表示鼓励,很快便松开,但他只是将她的小手握在掌心,恍若不觉有何不妥的样子,牵着她往前走着。
     数九寒天,冰封雪地,皓然一色,山尖全白了,给蓝天镶上一道银边,山坡上,有的地方雪厚点,有的地方草色还露着……
     所锦走在他身边,看着此时此刻的冬景,踏着晶莹如玉的雪花,心中忽然生出一个古怪的想法:
     为什么会存在冬天呢……
     也许,是在等待一刻可以让凛寒冬散尽的掌心温热吧……
     冬天就是这样:既有粗犷的外表,又有内在的秀巧。它在告诉我们:人生在世,只有经过严峻的考验,才会获得最美好的东西……
     雪……
     纷飞的雪一片片从所锦头顶落下,她感觉到一阵阵轻松,好似每一根神经,都在欢快的跳着跳着……
     花开花落几番晴……
     她似乎看见流水有情,听见石缝花开的声音……
     花开的瞬间,一粒灰尘轻浮,飞蝶的翅膀恰好在此时起舞,灰尘轻轻落入花心,她便是那粒灰尘,在一次原本平淡的飞翔中,偶遇飞蝶的翅膀,今生便有一世花香……
     岳熵牵住她的手时还不忘给她传输神力温暖身体,缓和冻得通红的手指头……
     “谢谢……”她诚挚道谢。
     岳熵才忽然发觉,她似乎对于所有人对她的好都会道谢,即使是一件小事。
     “为什么要谢呢……”
     她微微诧异他的反问。
     她其实也不知道答案。
     她总在会快乐的时候,感到微微的惶恐;在开怀大笑时,流下感动的泪水;她无法相信单纯的幸福,故而她对他人任意一丝好意,既欢喜又不安,她想以一声谢谢来减少一丝负罪感……
     喜欢着夏天,却害怕夏天的温度;讨厌着冬天,却迷恋冬天的肃清,她是一个极其矛盾的人,在心中自画的牢房中,兜兜转转……
     “因为你对我很好啊……”她掩饰性地笑答。
     所锦有一瞬间感觉在他眼中看见了一丝怜悯。
     “你可以再给我讲一下祭祀时我该注意点什么吗……”
     所锦忽略他的眼神,扯着话题转移他的注意力。
     这已经是最好的时刻了,心怀期待,虔诚敬仰,坚定信念,向世界抬头,淡淡微笑。
     不要太贪心……
     岳熵握着她的手忽然加大了一丝力度,依旧耐心回答她,但她的神思却有一丝飘远,不怎么把他的话听进心里……
     她也感觉他越走越慢,似刻意放缓的速度……
     她晕在他怀里……
     原来不是岳熵放慢了速度,而是她越来越虚弱,拖沓了他的步伐……
     如果这条路永远没有尽头。如果一生一世就这样慢慢走下去,该有多好呢……
     好想,只想,牵你的手,看你的眼,光著脚丫子,在海边漫步,只有你,只因你……
     好想,留住你的温度,温柔,凝住今日这样好,拽紧生命浓度,坦白流露感情和态度,可是,不知为何,没能说出口……
     所锦的千言万语熄灭在失去的意识中……
     闭上的眼睛,只留下浮光掠影飞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