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第51章 怨念·秘密
最快更新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把希望寄托在他人身上,总难免会失望……
     即使血浓于水的家人也不例外。
     祁烨看到小小的所锦,把一件件微小得可笑的小赠品送给家人,渴望他们的夸赞与疼爱……
     但无数次她从各个角落看到自己的“礼物”被随处丢弃,那时她没有说话。
     只是默默地把各个小东西从臭沟水,杂物堆,荒草丛,门前墙角,或是父母的鞋底上抠落,捡起……
     而后,把自己仅有的重新偷回的小物品放到小水缸里“保质”,神情里有几分肃穆的深刻的令人颤栗的哀伤,茫然若失的眼睛盯着清水变浊,好似埋葬了自己的一颗颗心脏,看着它,腐烂……
     她是如此的厌恶被挑剔……
     她不恨家人,不恨手足……
     她责怪自己的无能……
     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
     等到攒得多了,她便不再送了,似乎在恍恍惚惚间明白家人并不喜欢那些廉价的物料……
     在困惑烦恼夹杂着沮丧中,顿悟家人并不喜欢……她……
     在每个人的成长道路上都要经历许多的磨难与挫折,不同的喜怒哀乐,与此同时,也会在心灵的某个角落悄悄地生起一个小小的心愿,但它也会随着岁月的流逝而渐渐凋零……
     心愿,就像一阵风,来得快,走得无影无踪……
     也许是现实的残酷使得我们变得脆弱,也许是生活的无奈让我们心酸流泪;也许是世事变迁让我们觉得难以接受,故而与世俗,分道扬镳……
     从此,她的童年记忆一直呆在那儿……
     从此,她性情大变……
     从此,她爱上了幻想……
     望着星空,一片漆黑,轻托两腮,幽怨自叹,叹出一片跌落不起海,叹出一波波水纹,消散于无尽沉海中,一圈一圈,消散于广阔的寂寞中……
     如果雨落在白天,就湿了心中的尘熙,一份莫名的忧伤在清凉的风里,写意成淅沥的诗境。
     一切都静了,喧哗都被锁进了密不透风的胸腔,一切都流走了,只有纷飞的了不再落幕的雨。
     于是就走出去,不想带伞,让所有的绝望在脚下流淌。
     那时,就进入幻境了……
     在幻境里,所锦有与她同共生死的朋友,有把她疼至心尖的父母,有和她胡打胡闹长大的兄弟姐妹……
     但她,并不经常,梦到他们。
     亲情,友情,这种种情感,已不足以满足,她心里渴望疯狂的血盆大口……
     她焦躁不安地寻求庇护……
     游荡着度过一天又一天,她冷淡的看着自己,有时苍白,有时黑暗,一颗心随着世间的流失遗落在触摸不到的角落,最终连她自己都遗忘了它。
     她的情感似乎缺了一角,但她的生活一样在继续。
     而后,她通过写作,刻画了她心中最完美的男人。
     这是她,心里,唯一的秘密。
     秘密不能太大,大了不易收藏,容易暴露目标;也不能太小,太小了极易藏丢了.最好的尺寸是刚好让别人忽略,又正好够自己揣着偷笑。
     她的愿望,已经不再告知他人,而那些未被发现的话语,便成了时间的秘密。
     无从述说的秘密……
     心底经久不散的秘密……
     再简单不过的秘密……
     却只有当一个人用心去看,才能看到真实。
     每个人都有着太多的秘密,每个秘密都不想被人了解,它盛开在幽暗的角落里,独自芬芳,想守住秘密的人永远都会比想知道秘密的人痛。
     为了生存在这世间,必须要做的使命之一是保守秘密,保住秘密就要说谎,由一个谎言引起另一个谎言。
     谎言就是生命。
     她自欺欺人地爱着一个不该爱的人。
     她执迷不悟地爱着一个明知道没有结局的人。
     她飞蛾扑火地死不改悔地,爱着一个连存在都是虚无的一无所有的人。
     她如痴如醉,她孜孜不倦,她废寝忘食,她乐在其中,她神魂颠倒,她走火入魔……
     和其他同龄人一般,她的生活平淡无奇,一切如常。
     但同样的校服下,跳动着的是不一样的心……
     已然变质的心……
     其实,她比任何人都知道这一场谎言的真相,比任何人都清楚这一真相大白的虚假无实……
     如果能够因此而活,何必去在意真假……
     她曾止步于街边小摊主升起的孔明灯。
     双眸里映着的孔明灯的昏黄,那里充盈着对未来路途的迷茫,就像这黑夜中再怎样明亮的光亮也划不开四周的浓雾。
     是往前还是沉迷于当下,她不敢更无法去决定。
     有微风吹来,却不经意将女孩眼角上的珍珠拂落在地,溅落一地缺憾……
     她的小时候,抱有太多遗憾……
     她有时候也在想,如果有可能,她一定要跑回去,告诉童年时候那个孤单的女孩子:
     “别难过了,别幻想了,快点从心房里走出来吧,走出来之后,你遇见我了,我给你温暖,不会让你失望……”
     怨念木已成舟,根深蒂固……
     她无力回天,只能通过幻想来挽留心中最后一抹夕阳……
     任何的拯救都必将徒劳无功……
     ————
     魔泉里的影像继续飞转着,所锦的经历继续上演着……
     祁烨看向站在魔泉旁边的所锦,她的表情很浅,似乎观看自己的前半生对她来说并没有太多触动。
     只是她愈加发白的脸色,告示着,她,其实,并不轻松……
     人们说的七宗罪(天主教教义中的七个原罪)应为七罪宗,七宗罪是错误的说法,宗为来源、根源的意思。
     天主教教义中提出“按若望格西安和教宗格里高利一世分辨出教徒常遇到的重大恶行”。
     “重大”在这里的意思在于这些恶行会引发其他罪行的发生,罪行按严重程度递增依次为傲慢、嫉妒、愤怒、懒惰、贪婪、**和暴食。
     这些罪行,所锦竟然条条皆中!并且已经到了病入膏肓的严重地步,故而受到天道的审批之箭!
     这佛光闪闪的高原,三步两步便是天堂。
     却仍有那么多人,因为心事过重,而走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