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第47章 对立面·心魔
最快更新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所锦很快便转移了阵地,把岳熵带到酒馆,等到把岳熵亲力亲为地招待好之后,所锦回到了老房子。
     老人依旧在门口招呼所锦进门,但在老人触碰所锦的手,把他想说的话传递给所锦时,所锦忽然心里一阵心慌……
     心惊肉跳……
     老人说他其实早已死去,所锦看见的不过是他的尸骨残留的灵魂。
     老人说他住的这间破旧的房子叫骨宅,是由死后的骨王的尸骨垒成的怨宅。
     老人说他的名字叫骨王。
     老人说他的名字不配叫骨王,因为他曾身为骨王,因得意于自己拥有一丝独立意识,一心痴爱雕刻,隐居一方,不顾怨奴的生死,导致多数怨奴被天道灰飞烟灭也无法发声,超度。
     老人说骨王一旦有对天道产生威胁的实力,便会立即受到斩杀,历史从无例外。
     老人说他自身便是被天道主所杀。
     老人说他在之后的岁月里建立了骨王与天道势不两立的誓约,来赎罪,并且在所锦进入骨宅时便已被立约……
     老人说骨王必须全心全意地为怨奴子民阻击天道不正当的惩罚。为了这项事业,骨王应奋斗到最后,直到死去。
     老人说如果做不到,后果便是粉身碎骨,将骨王之任交给下任……
     老人说骨王不接受与天道任何形式的和平!
     老人说能够来到骨宅的人必用情至深,岳熵,他没有情,不可能进入骨宅。
     说到这位年轻有为的天道主,老人突然面目可怖,怒火中烧;
     老人说有一次一名男人尾随所锦进了老房子,那位男子是人道主天烬,无论是哪一道,都与骨王世敌,如果他明白了这所老房子是骨宅,骨宅必定覆灭。
     所锦无言以对……
     她的命运被决定了?
     开什么玩笑?
     所锦不想失控,但她难以抑制自己的生死被任意安排时涌起的怒气!
     所锦知道老人所言不假,才会怒不可遏!
     老人跪在所锦面前,五体投地,请求所锦的制裁。
     前任骨王最后的一项任务便是把所有使命告知下一任骨王,而后自裁……
     这是骨王世世代代的血脉规则。
     老人因为是被天道者斩杀的,并非自然消散,故而拖延了告知所锦情况的时间。
     尊师则无论其贵贱贫富丑恶矣。
     所锦很快就平静下来了,把老人扶了起来。
     心情极度复杂地望着这位亦师亦友亦亲的老人。
     老人不复过去的慈祥和蔼,脸上只有前任骨王恢复记忆的满脸恨意,以及泥塑木雕的色若死灰。
     老人把那枚古兽纽章恭敬地交至所锦手上。
     那是骨王的身份象征之物——麒麟古章,可对任何怨奴“”一呼百应。
     初见这枚古章,所锦只觉豪情万丈,再见这枚古章,却觉得束缚万分。
     所锦想起屈原的一句词。
     麒麟可得羁而系兮,又何以异虖犬羊?
     意思是即使得到了麒麟,但如果把它关起来,和得到狗和羊又有什么两样呢?
     骨王的身份与权力,恩怨与使命,如果她不想要,又有什么作用呢?
     “我为什么会到这里来……”
     老人恭敬回答:“因为王有心魔……”
     “什么心魔?”所锦大吃一惊,她从未怀疑自己有心理问题。
     “骨王管辖怨域,王的心魔并非全为怨气,心魔归于魔道主所管,王只能请求魔道主……”
     ————
     所锦来到了魔道域。
     四周环境优美,却极度封闭闷热。
     像极了记忆里去过的日照,海滩撒的都是晶莹发白的利剑一般的日光,太阳就像钻石般耀眼,那是地狱般的白热………
     不过所锦还能受得了………
     所锦漫无目的地走着……
     时间在这种压抑的气氛下流逝,本来恍如仙境的美景,在她眼里也变成了一幅乏味的死板刻墙一般,莫名的想快点儿逃离这个地方,哪怕是刀山火海的地狱,至少她还知道自己在面对什么...……
     魔道域。
     地狱围栏,失落之城……
     几天过去了,魔道域主祁烨透过魔泉看到所锦依旧跋涉的身影,精致的眉宇划过一丝不耐烦。
     “这女人为什么还不滚……”
     ————
     你的爱如繁花,却开在地狱黑色的悬崖。
     所锦在只有一个人的茫茫境域里走走停停,无计可施。
     一种孤独感油然而生。
     每个人在某个阶段里,不得不孤独地面对一个相对寒冷的冰天雪地,面对自己的地狱,迈过心里的一个又一个坎儿。
     终于累了,静静坐在地上。
     她从袖间拿出了她雕刻的另一枚古兽纽章,轻轻抚摸着。
     这是她打算送给岳熵的古章。
     她想将这亲手将其成型,干燥,焙烧的古章送给岳熵,连词都想好了:“好工难求,所以如果遇到一件喜欢的钮,美丽的石,就收了吧……”
     但如今她即将站在天道的对立面……
     如何得以缘风情?
     凉风习至漫沙起……
     她忽然关心起她所谓的子民——怨奴。
     怨域的众生最多,也最苦。
     她了解到,一位老者怨奴作为这个时代的最底层人民,不但没有得到应有的尊重。在为了朝代的发展,倾其一切地劳作,甚至损坏了自己的身体,但还是在地主剥削下,人财两空……
     她了解到一名妓女怨奴在酒肆瓦窑间夹缝生存,陪笑陪酒,误入情缘,但负心郎一去不返,回来与她接触的一次,竟是贪污腐化潜逃,叫她白白受了冤枉牵连,尸首异处……
     不是爱风尘,似被前缘误。花开花落自有时,总赖东君主。去也终须去,住也如何住,若得山花插满头,莫问奴归处。
     她也了解到因为双亲离异,小孩被饥寒交迫而死;
     她也了解到小孩被掳夺,父母心力衰竭,夜夜以泪洗面甚至于轻生的惨剧;
     她也了解到商人利欲熏心贩卖毒物,有秀才在考科举时,误食毒物而死……
     她也了解到因为战乱,日夜思乡的士兵被卷入战乱,无辜致死,死后无名……
     佛菩萨以慈悲为怀,自然非常重视众生。
     著名的地藏王菩萨就发愿:地狱不空,誓不成佛,众生度尽,方成菩提,给予众生以极大的关注。
     唯有怨灵是不被关注的。
     因为怨灵没有思想……
     不可渡……
     只可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