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第39章 弱小·不平等
最快更新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如果你们是聪明而知理的人,天道把像你们这样的人派遣到人世间来,是要你担负一定的责任的,而不是让你们轻视生命,张口闭口管一个人叫畜生的!!
     看不顺我就让我回去,狗日的天道!社会的……”
     败类二字所锦没有骂出口,她看向岳熵。
     败类二字所锦之所以没有骂出口,是因为还有一个岳熵并没有对她言语或者人身攻击。
     对岳熵,她并不想多加指责……
     这是她对他由来已久的偏爱。
     所锦当然知道自己说出这些话的风险性。
     她已经通过骨王的记忆,了解到骨王是可以重构重生的,只要不被以极刑正法。
     但这些男人摆明了把她当成毫无思想的畜生一般的骨王,直截了当就要拖走正法。
     当别人杀上头来的时候还不会还手反抗,那自己真的是傻瓜了!
     所锦喊那一段话,就是希望他们认识到她是有自己情感的,和以前的骨王不一样,从而用和以前不同的方式处理她。
     忍耐的女人,男人很少看在眼里,还有可能要轻视。
     但所锦凶巴巴的母老虎架势倒是真的把四位男子唬住了几秒。
     他们面面相觑。
     好似在交流怎么处置所锦这个不合常理的骨王。
     所锦心里暗自戒备,如果他们还是一意孤行想杀她,那就不要怪她和他们鱼死网破了!
     和他们打起来,虽然会重伤,但起码她还能逃走,继续活下去!
     所锦的突破口定在天烬身上。
     她誓死第一个攻击他。
     骨王实力并不弱,但所锦可以明显感受到天烬对骨王的不屑一顾。
     轻视对手的人,一定会付出代价。
     要知道在这场博弈里,没有弱者。
     当別人不把你放在眼里,与其生气,不如争气。
     她会用行动证明自己,她不是个任人摆布的懦夫!
     但是她还是尽量表达着自己的理性和友善。
     “我从很远的地方穿越过来,我并不是所谓的骨王,我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天赋,我不知道为什么上天让我来到了这里,我也没有杀过任何人,你们能够理解我吗?你们知道穿越的方法吗?请让我回去吧,拜托你们了……”
     “我是一个正常人……”
     “呵!”一声讥笑制止了所锦的长篇大论……
     一阵强劲有力的掌风打在所锦身上,让她立马毫无形象地撞到客栈隔间的桌椅上……
     “畜生,狡猾!弄虚作假!”
     所锦艰难爬起,又在这个时代吐出来一口老血……
     眼神恼恨地看向天烬。
     魔道主祁烨一双骨节分明,修长白皙的手优雅的滑开骨扇,一张魅惑众生妖冶夺目的脸上眉头一皱,掩去了满面惊华。
     所锦头发凌乱,浑身不堪入目,宛如乞丐般的惨状让祁烨这个有洁癖的人几乎想退避三尺。
     祁烨眯眼,从袖间滑出一瓶净手露来,优雅而迅速地倒遍他的周边:“真脏……”
     她浑身颤抖地站起来:“不能死,不能死在这里!”
     她鼓励着虚弱的肉体。
     她咬牙,压下心中的翻涌气血。
     是的,现在的自己还不够分量,故而他们对她嗤之以鼻!
     你得有足够的实力,你的原则和底线才会被人尊重。
     弱小的人是会被时代轻易抹去的,犹如尘土。
     弱小让你明白,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
     她很早就听过这些真理。
     可是她还是想追求平等,因为她生而为人……
     但实话说来,平等不过是弱小者的庇护借口而已。
     她以前从来没有为生活中的平等发过声。
     她只是在社会的夹流间小心翼翼地伪装着自己,适应着时代。
     她受了欺负退一步海空天空时,别人说她懦弱;
     她要拼个你死我活时,别人又说她鲁莽;
     当别人指着她的痛楚大笑时,她生气,别人说她开不起玩笑;
     她陪笑别人又以为她是个软柿子好捏;
     她一直在为别人而活,却不可能让所有人满意,故而她心里常常疲惫……
     当她发现说真话容易犯错,便不再说话……
     当她发现愤怒、轻视与得意时都会影响人际关系,便省略表情……
     当她发现手舞足蹈会影响形象,便不再做任何夸张动作……
     当她发现受到不平等对待的人不是自己,她便从来不会去担心受害者的命运,甚至冷眼旁观……
     她按照父母,老师,社会,国家的标准,不偏不倚地去成为一个“成功”的人……
     而后她终于活得如同一部人类学行为规范书一般,去掉了表情,隐藏了情绪,不带一丝人气,成了橡皮人。
     当不平等的命运终于降临到自己身上,她才感同身受不平等所带来的无奈与伤害……
     “她具有情感,留待考察吧。”
     岳熵冷静开口,带着不容反抗的威严。
     万界境内,岳熵,天道之主,为万界之首,有处决万物的绝对权利!
     所锦心里只想涕泗横流!
     终于遇到一个正常人了!
     岳熵带走了所锦。
     ————
     “今天,真的非常感谢你,不过请允许我询问你一句,你能够帮助我让我回去吗,这件事情对我非常重要,请你再发发好心……我将万分感激……”
     所锦极其慎重地保持一个良好公民的形象,每字每句都细细斟酌,言语之间情真意切。
     和岳熵一起的感觉,让她有一种和男神做朋友的飘飘然,但是她也并不是花痴女,她知道自己最重要的工作——回到现代!
     如果能够在回去现代的过程再把岳熵扛上,那会是她人生的大圆满……
     “我可以送你回去,不过你还是要回来,毕竟你在现代能够容纳你的肉体已毁,并且我要你答应我,从此让你的魂力为天道效力。”
     “好。”
     岳熵神力施动,一瞬间,所锦回到了现代,但她只可远观,自己死后的景象。
     能够回去固然惊喜万分,但岳熵已经让她看了她入葬后,父母依旧平静过日子,没有因她的离去而哀形于色;朋友也没有为失去她,生活轨道失衡的事实。
     她其实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人。
     她的离开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
     这个觉悟让她觉得悲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