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第35章 逃兵·怨奴
最快更新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远古战场——
     一位约莫十七八岁年纪,有着一张清瘦瓜子脸,眼如点漆的清秀女子,与四周暗沉的环境显得格格不入……
     所锦疑惑地看着自己的装束:
     身披一副铁叶攒成铠甲;
     腰系一条金兽面束带,前后两面青铜护心镜;
     上笼着一领绯红团花袍,上面垂两条绿绒缕领带;
     下穿一支斜皮气跨靴。
     俨然一副将军模样!
     抬眼望见四处,皆残破不堪。
     乔木荒凉,斜阳残照。
     时候正处深冬,阴冷的气息渐近,天气又阴晦了,冷风吹进,呜呜的响,从荒草间向外一望,苍黄的天底下,远近横着几个萧索的荒村,没有一些活气。
     再细看,才发现残戈断剑横于大地,入目皆荒凉。
     血迹腐烂入草木,花枯水断,生机涅灭。
     黄昏将至,狼嚎渐起。
     有人忽然哀歌,许多人忽然哀鸣……
     所锦看到有两派人在大道上对峙着,看来这两帮人免不了有一场较量了。
     他们用眼神压着对方,那眼神使人畏惧,在这个安静萧条的地方,人们的神情有的冷漠、有的无助……
     已干涸的鲜红让她茫然无措
     摇摇晃晃站起来似懂却不懂地避开血迹……
     她有一种预感:这些血迹,是她自己的……
     她的面前站着一位老者:
     咄咄逼人!
     他黑苍苍的脸上长满了密匝匝的络腮胡子,像一丛被踩过的乱糟糟的茅草。他的胡子足有半尺长,就像那老榕树的根须,在风中飘动。
     他忽然掌心凝聚了什么东西往所锦身上攻击。
     所锦看不清老人的动作,只看见他扬起的长长的银发……
     继而不可思议地往天上飞起,撞到地面上,她只感觉到五脏六腑几近移位!
     “噗”
     所锦难以控制地吐出一口血出来。
     在吐血那一瞬间,所锦心里有个令人啼笑皆非的念头:
     原来,吐血,这么,容易的吗?
     汗一滴一滴从脸颊上落下,打在干涸,有些苍白的嘴唇上。衣服也因摔了跟头的缘故,显得有些破烂。
     但她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
     向前跑,向前跑,她身上的痛感告诉她,这不是梦!
     并且潜意识不断告诉她,一定要离开那里,一定要离开那个鬼地方!
     老师教诲过她说:遇到自己处于不利地位的情况,一定要先逃,不要试图和对方讲道理……
     她以前做梦也是这样,遇到不能掌控的梦境,只管逃跑就是了……
     两军对峙,她成了逃兵。
     渐渐的,她跑不动了……
     有人带走了她,正确来说应该是一具骷髅的身体带走了她,硌得慌,力气之大,只叫她晕了过去。
     ————
     眼前的环境颇有《三峡》里描述的“重岩叠嶂,隐天蔽日”之感。
     两岸群山巍峨绵亘、夹江对峙。势雄伟壮丽,山峰直插云霄。茫茫水雾镶嵌。
     整个山谷沉寂,寒星悬浮于天幕之上,仿佛点点光斑,如同棋布。
     参天大树挺拔,令人望而生畏。忽而,一声鸟唳划破了夜色中寂寥的山谷,凭空多了一点生气。
     这时候,天边的尽头飞来无数鸟群,寒鸦万点,络绎不绝。
     她遍体鳞伤地蹲坐。
     茫然若失……
     打量着四周,虽然醒过来了,却头痛不止……
     再看向她身边聚集着的人们。
     是不是思想变态了???哈哈哈……看到每个人都像骷髅……活骷髅……会说话的骷髅……会走路的骷髅……无血无肉的骷髅……
     她很快就从脑海中无端浮现的记忆中明白这些人的身份——她的手下,骷髅奴,也叫怨奴。
     由怨气聚成的骷髅尸体。
     唯一的目的就是报复社会!
     虽然有一丝庆幸,怨奴没有想象中的正在大快朵颐的丧尸,猛的抬起头,满脸全是粘稠的血液的狰狞面目……
     但是一大群骷髅围观她的处境还是让她,头皮发麻,毛骨悚然……
     但下一刻怨奴似感应到她的想法一般,开始“变形。”
     萧萧肃肃,肃肃如松下风。
     蒹葭皎如玉树临风前……
     朗朗如日月之入怀,颓唐如玉山之将崩……
     眼前的怨奴们不再是一副骷髅的样子,而是变得极其艳丽。
     天庭饱满,面如冠玉,举手捉足间处处散发着一种雍容华贵的气息.
     他们脸上带着善意而无害的温笑,似乎渴望能够得到别人的友情与信任,但是久经沉淀已经在们的骨子里刻下最深刻印痕的高傲与华贵,却让所锦都不由自心的在内心涌起一种排斥心理,下意识地想和他们保持相当距离……
     不知为何,所锦心里只从他们身上感觉出了四个字:行尸走肉……
     怨奴男人们除了一板一眼地回答所锦的问题外,剩下的只有缄默。
     所锦很快初步了解了情况:
     这里是骨王境域。
     自己便是这里的王——骨王。
     前面几任骨王都没有思想,由怨气凝聚而成,他们两千年前攻击天道,残暴不仁,暴戾恣睢地令人发指。
     杀死的人多得象乱麻,他们残害百姓,违背天理。
     他们过分践踏生命,甚至对人赶尽杀绝的残忍狠毒的种种罪行引起了万界境内的轩然大波,至今仍争议未休…
     怨无大小,生于所爱;物无美恶,过则成灾。
     这些怨奴原本也是人……
     他们的怨气或是“奈何青云士,弃我如尘埃,珠玉买歌笑,糟糠养贤才。”的怀才不遇
     或是“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子。四海无闲田,农夫犹饿死”的农夫疾苦……
     再或是“玄文处幽兮,蒙瞍谓之不章;离娄微睇兮,瞽谓之不明“的匹夫结愤,六月飞霜的种种哀怨……
     这些怨气,有各式各样的原由,没有思想,只为报复,为了报复,流尽身上最后一滴血汗……
     天道的漏洞衍生了骨王。
     从烽火戏诸侯到争霸春秋,从战国时代到楚河汉界,从三国争雄到南北对峙,从安史之乱到蒙古铁骑,从火烧圆明园开启到帝国主义覆灭……民怒传承未断,战火便永无终止……
     只要天道生杀轮回不尽,人道不仁,天道与骨王的矛盾便永远存在,无法消失。
     天道何时可以成为大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