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第32章 梦境·戾气
最快更新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现实斜睨着眼,看争斗,看忙碌,就是不会提醒你打破生活的沙洲。
     现实是残酷的,阿青还是在那个学校平淡无奇的生活,虽然成绩有所提高,但离重点高校仍有一定差距。
     但阿青最大的变化便是,每一次周末和暑假寒假,都会去做志愿者活动。
     这似乎已经成为阿青生命的一部分……
     这天,阿青在和小朋友玩游戏拿奖品发奖章时,他看着小朋友得到气球时脸上的自豪,心中突然有些失落,难道自己真的一事无成吗?
     在来路也站在去路的,让我牵挂的人,可是现实之中,没有她,我也不会,变成她……
     忽而,小孩子手中的气球爆炸,一个小东西从里面滚了出来。
     一株花栽,放在一个浅浅的瓷花盆中,再铺上一层鹅卵石,倒入清水,摆在粗糙的地板上。
     花,立而不开;水,清而不流。
     那是雕刻品!
     上面还有宛似万年历的空白页。
     阿青捡起了它。
     花盆中花团锦簇姹紫嫣红,但阿青的指尖只对着花盆轻轻摩挲……
     眼前的花盆和梦里,阿蓝的万年历,一模一样……
     续缘
     造物之前,必先造人。
     多年后,30世纪的阿青已经已经院士毕业,她和她的机器人助理正在等待着第一代情感机器人的诞生……
     十年来,阿青顶着各方各界的压力,以各种复杂焦虑的心情费尽心血地研究人们嗤之以鼻的关爱型机器人。
     机器人铁石心肠,企图让其富有独立情感,多么可笑的实验……
     这些年来,阿青不断奔波四地学习关于机器人的各种知识;不断翻阅各式各样的最新科研成就论文;不断公益筹钱,国家项目申请筹资,一分不留地投入关爱型机器人的研究中;不断缩短休息时间,不断生病,打点滴,换器官……
     终于,第一批关爱型机器人在披星戴月,夜以继日的高强度工作中,艰难玉成……
     每一个机器人都是一个女孩的模样;每一个机器人的名字,都叫阿蓝。
     这些机器人的试验成功与否,决定着对阿青从形体到灵魂的的杀生予夺!
     十年,用时光机调节,不过沧海一粟的时间,转瞬即逝。
     但为了将损坏阿蓝的身体的可能性降到最低,她平静而悲伤的等待着……
     十年来,她在时光风尘仆仆的掌纹里蜿蜒出,守望大海与净土的纹路;
     十年来,她不再追逐过多的功名利禄,而喜欢上了在病房里听药用点滴的声音,一滴滴清晰,阿蓝的呼吸象水滴一般渗入她的身体……
     十年来,她爱上了一个人在空荡荡的房间里,敲着墙壁说出一些自己想表达的东西,敲出一段思念与寂寞的旋律。
     然而多数时间在沉默中度过,就像看着空旷大海的底部,那些在冷暖流中迁徙的鱼,从来不曾对话,却从未停止追随的眼眸……
     她费尽心血地追逐……
     但如今,机器人纹丝不动,如泥塑木雕般毫无反应!
     阿青在时光机外,看着时光机内的机器人,时间跨度十年,十年之后,他终于舍得再次流下眼泪……
     一攻而不得,前功尽灭……
     秋天的雨,翩翩而至。空旷无人的草坪中,有点潮湿的露珠,还有丝丝吹来的晚风。林荫道旁的古楼,密密麻麻地交织着爬墙虎,仿佛能遮住一切。就这样,阿蓝在变化中的秋雨里款款而归,她美好的身影烙在了她的心中。
     每个人心里都藏着一个不可能的人……
     阿青忽然觉得自己过去的岁月在指间开始涣散,自己的星宿从轨迹中缓缓陨落……
     她黯然失落的心房在那一刻,板结,封锁,悄然覆满青苔……
     还是听见了命运说:
     不可能的。
     阿青失声痛哭,而她的机器人助理因为没有感情,故而只是立在旁边,无动于衷……
     忽然,有一个人抱住了她。
     很多个人都抱住了她。
     很多个阿蓝都抱住了她。
     很多失败的产品都抱住了她。
     很多阿蓝的残肢断臂都抱住了她。
     很多个阿蓝用温暖的眼神看着她。
     很多个阿蓝用轻柔的语气哄着她。
     很多个阿蓝牵她的手,扶她起来,无数的残肢断臂,触碰她的脸,带着微不可感的力度,小心翼翼的呵护……
     ——粉身碎骨,我仍然爱你——
     现实社会中的小孩变回绿猫的样子,目光看向为病床的阿青盖上被子的皲木。
     “你这样让她陷入幻境,真的是好事吗?”
     “难道你觉得看着她在现实生活中郁郁寡欢,真的杀死自己才好?”皲木转头回答他。
     现实中,阿青因为太过执着于寻找阿蓝,竟然亲手割脉自杀!
     还好皲木及时赶到,把她送往医院,并且给了她一个永远醒不过来的美梦……
     只能如此相助。
     因为阿蓝确实从未在现实生活中存在过。
     世间,是有一些人,甘愿为了理想甚至幻想而奋不顾身的……也很傻,也很疯狂,但也让人自愧不如……
     “你这样不是相当于夺取了阿青的生存权利了吗”脉衍梭严肃地开口。
     皲木脸上浮现出了一丝嘲讽:“你要跟我讲大道理,说人应该有权利之类的吗?那你找错人了。我不听这些。”
     脉衍梭只是摇了摇头:“我没有这个意思,我只是觉得,你这样做应该会被天道所察觉吧。”
     皲木在用魂力制造着一个照看阿青的工作人员,听到这句话,忽然身体停顿了一下,又继续了工作。
     “谢谢。”
     脉衍梭疑惑的看着皲木,而后才明白了他奇怪的感谢。
     皲木刚才应该是以为脉衍梭所说的话是对他的行为看不惯,故而心中升起敌意,但后来明白了脉衍梭是在关心担心他会不会被天道追捕,皲木紧绷的心弦才微微松开。
     传说中的骨王,很没有安全感……
     等到一个人投入雕刻工作时,皲木才有些懊恼,又有些难受:
     当他以为脉衍梭在指责自己的时候,他听见他的动脉在两边太阳穴里如同两只铁锤似地打着,胸中出来的气也好像是来自山洞的风声。
     那是骨王的怨气,戾气,一旦没有及时控制好,便会酿成恶果……
     厌倦所有的依靠,质疑所有的温暖……
     无论经过多少千年,他还是无法平息自己的这个情绪,这一度让他失落……